涂涂私人影院:简介我国青铜器文化一[130P]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20/04/04 13:10:57

简介我国青铜器文化一[130P]

2008-12-25          一位在青铜器研究方面做出了极大贡献,一生为我国考古研究工作鞠躬尽瘁的学者马承源先生。

马承源先生为浙江镇海人,生于1927年11月3日,在学生时代即投身革命。1954年12月到上海博物馆工作后,靠勤学苦钻,学养日深,终于成为驰名全国的文博专家,并将毕生的精力奉献给了新中国的 文博事业。

  马承源先生1985年3月起任上博馆长,1988年10月起任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1999年3月起任上海市文管委顾问、上海博物馆顾问。他曾任中国博物馆学会副理事长、上海文物博物馆学会理事长、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中国古文字研究会理事、中国考古学会第一、二届理事会理事。1991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6年荣获美国亚洲文化委员会授予的洛克菲勒奖,1998年荣获法兰西共和国国家荣誉军团勋章。

  正是在他的主持下,上博开始进行现代化改造;也是在他和同事们的呼吁和努力下,新的上海博物馆才能矗立在上海市中心人民广场,使上海增添了一座标志性建筑……在他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下,上海博物馆才能跻身世界先进博物馆之列,对上海及全国文博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作为一名文物工作者,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也不忘保护文物。在上世纪50年代的大炼钢铁热潮中,他凭慧眼抢救和征集了许多珍贵文物。70年代,又和收藏家们结下了不解之缘,使一批批得到保护的文物落实政策发还以后又或捐赠或征集重新成为博物馆的收藏。在他和同事们的全力抢救下,上博已先后抢救回归青铜器、陶瓷器、金银器、石刻造像以及丝织品等各类文物珍品300余件,其中包括晋侯稣钟、战国楚竹书等国之瑰宝。尤其是战国楚竹书的抢救入藏和经典解读,具有多学科、多领域的重大价值,全面地反映了多重文化学术意义。该批楚竹书内容涉及哲学、文学、历史、宗教、军事、教育、政论、音乐、文字学等,字数之巨、跨越领域之广、所涉书篇之多、提交版本之早,都极为罕见,许多经典论点的首见,将对哲学史、思想史、文学史、教育史、音乐史等产生深刻影响。

  作为知名文物考古专家,他在中国古代青铜器、古文字学研究领域独树一帜,硕果累累。他撰写并出版了《上海博物馆藏青铜器》、《中国古代青铜器》、《青铜礼器》、《中国青铜器研究》等学术专著;主编有《商周青铜器铭文选》、《中国青铜器》、《中国文物精华大辞典 青铜卷 》和十六册之巨的《中国青铜器全集》、四卷本的《中国玺印篆刻全集》等。其中,《中国古代青铜器》被牛津大学译成英文,在世界许多国家流传;文物教材《中国青铜器》已成为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的课本;《中国文物精华大辞典 青铜卷 》收集中国历代青铜器1300多件,影响广泛;十六册《中国青铜器全集》被誉为是20世纪以来最完整、最系统、最权威的青铜器图录研究大全。在许多方面,马先生都有独到的研究,具有理论突破,在国内外文博界引起高度重视和赞赏。他的努力与创新,不仅使自己的研究在海内外学术界产生了重大影响,也使上海博物馆的青铜器研究水平处于该领域的前沿,为学术界所广泛瞩目。在文物界“马承源来看过了”,是表明一件青铜器物或战国竹简真假和价值的最有力的证据。

  

  我认为没有马承源上博就没有祖国文物收藏半壁江山的美称,本贴介绍的青铜器基本为上博和故宫两家馆藏器物,希望通过以下的介绍能增进大家对青铜器方面知识的了解。



青铜器是指以青铜为基本原料加工而制成的器皿、用器等。青铜,古称金或吉金,是红铜与其它化学元素(锡、镍、铅、磷等)的合金,其铜锈呈青绿色,因而得名。史学上所称的"青铜时代"是指大量使用青铜工具及青铜礼器的时期。保守的估计,这一时期主要从夏商周直至秦汉,时间跨度约为两千年左右,这也是青铜器从发展、成熟乃至鼎盛的辉煌期。由于青铜器以其独特的器形、精美的纹饰、典雅的铭文向人们揭示了先秦时期的铸造工艺,文化水平和历史源流,因此被史学家们称为"一部活生生的史书"。中国的古文明悠久而又深远,青铜器则是其缩影与再现。

青铜器简史

中国古代的青铜文化十分发达,并以制作精良,气魄雄伟、技术高超而著称于世。奴隶主把青铜器作为宴享和放在宗庙里祭祀祖先的礼器。青铜器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它作为一种权利和地位的象征、一种记事耀功的礼器而流传于世。

青铜文化在世界各地区都有发展,这是因为青铜作为工具和器皿的原料有其优越性:

首先,自然界存在着天然的纯铜块(即红铜),因此铜也是人类最早认识的金属之一。但红铜的硬度低,不适于制作生产工具,所以,在生产中发挥的作用不大。后来,人们又发现了锡矿石,并学会了提炼锡,在此基础上人们认识到添加了锡的铜即青铜,比纯铜的硬度大。经过测定红铜的硬度为布林氏硬计的35度,加锡5%,其硬度就提高为68度;加锡10%,即提高为88度。而且经锤炼后,硬度可进一步提高。

在中国古代人们已经能够准确的掌握青铜的含锡铅比例。可根据铸造期望的不同,按比例加锡、铅。《周礼__考工记》里明确记载了制作不同的不同合金比例:

六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钟鼎齐(剂)。

五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斧斤齐(剂)。

四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戈戟齐(剂)。

三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大刃齐(剂)。

五分其金而锡居二,谓之削杀矢(箭头)之齐(剂)。

金锡半,谓之鉴燧(铜镜)之齐(剂)。

一般加锡越多,铸好的青铜器就越硬,但同时青铜也会变的更脆。其次,青铜溶液流动性好,凝固时收缩率很小,因此,能够铸造出一些细部十分精巧的器物。最后,青铜的化学性能稳定,耐腐蚀,可长期保存。此外,青铜的熔点较低,熔化时不需要很高的温度。所以青铜器用坏了以后,可以回炉重铸。考古证明中国青铜器源远流长,其历史可以上溯到公元前三千年左右。大约二千年以前,自奴隶社会的夏代开始中国进入了青铜时代,到春秋时代结束。经夏、商、西周、春秋到封建社会的战国、秦汉,每一时期都有着前后承袭的发展演变系统。我国古代青铜器种类繁多、形制多样,包括:礼器、生产工具、兵器、车马器和其他用具。其中礼器又包括了时期食器、酒器、水器和乐器。

礼器:青铜礼器十分发达是中国古代青铜文化区别于其他国家古代青铜文化的一个显著特点之一,这也是中国古代青铜文化的本质特点。礼器的发达是由中国古代奴隶社会异常强大的“宗法血缘”关系决定的。人们对祖先、对神灵的崇拜远远超越了对于自身的认同。夏代已出现了青铜礼器。到了商代,特别是商代晚期青铜礼器已十分发展成熟,主要的器类都已具备,主要有食器、酒器、水器、和乐器。鼎是青铜礼器中的主要食器,在古代社会中,它被当作统治阶级等级制度和权利的标志。《史记--封禅书》记载:“(夏)禹收九牧之金(铜)铸九鼎”,从此九鼎成为王权的象征、传国的宝器。后来,“桀有乱德,鼎迁于商。”周灭商,成王又迁九鼎于洛邑(今洛阳)。春秋时期周定王元年(公元前606年)楚庄王伐陆浑之戎,陈兵于洛邑附近,定王派王孙满前去慰劳,楚庄王乘机探问九鼎的“大小轻重”,遭到了王孙满的有力驳斥:“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左传·宣公元三年》)。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问鼎”故事。目前考古发现的时代最早的青铜鼎是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的商代早期的青铜鼎。1939年安阳殷墟武官村出土的商代晚期后母戊(司母戊)鼎长方斗形腹,口沿上有两个直耳,腹下有四个圆柱足。腹部四周饰以兽面纹和夔[kui葵]纹,耳外侧饰以双虎食人头纹,足上部亦饰以兽面纹,并皆以云雷纹为地纹,神秘而繁缛。腹内壁铸有铭文“后母戊”三字,据此可知为商王祖庚或祖甲为祭祀其母戊而作。形体巨大,高达1.33米,大长1.10米,宽0.79米,1994年经中国历史博物馆科技部与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进行标准计量,实测重量为832.84公斤,不仅是中国古代、也是世界古代最重的青铜器。制作精美,系用多块陶内范和外范拼合浇铸而成,代表了中国古代青铜冶铸业的高水平和中国古代人民无以伦比的智慧与创造力。青铜鼎是在新石器时代广泛使用陶鼎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目前发现最早的青铜鼎出现于商代早期,即商二里冈文化期,历经各个朝代,一直沿用到两汉,乃至魏晋,是青铜器中行用时间最长的,因而变化也很大。属于商代的有圆鼎、鬲鼎、扁足鼎、方鼎等。商代用鼎制度,中、小型墓陪葬的一般是一具或二具。无论是殷墟或殷墟以外地区大都如此。但是王室的陵墓则悬殊甚大,商晚期殷墟妇好墓出土方鼎二、扁足方鼎二,大小不同的圆鼎三十二具,还有少数残破的碎片,可见中、小型墓和王室墓等级差别的森严。表现等级秩序明显的,是西周的列鼎制度。宝鸡竹园沟西周早期1号墓已出现大小相次三具一组列鼎,和另二具配合的鼎。奴隶主贵族等级愈高,使用数愈多,就是说享受肉食品亦愈丰富。据礼书的记载,西周时:天子用九鼎,第一鼎是盛牛,称为太牢,以下为羊、豕、鱼、腊、肠胃、肤、鲜鱼、鲜腊;诸候一般用七鼎,也称大牢,减少鲜肉、鲜腊二味;(但东周时诸侯宴卿大夫也可用九鼎);卿大夫用五鼎,称少牢,鼎实是羊、豕、鱼、腊、肤;士用三鼎,鼎实是豕、鱼、腊,(士也有用一鼎的,鼎实为豕)。

发展时期青铜器

商代早期、中期

公元前16世纪一公元前13世纪

商代早期和中期的青铜器是中国青铜器艺术趋于成熟的发展时期。以酒器为主的礼器体制初步建立,兵器种类增多。普遍装饰兽面纹样,构图渐趋繁密,线条峻深劲利。分铸技术的应用已较娴熟,制范、合范技术相当进步。这一时期的青铜器在黄河、长江的中游地区多有发现,奠定了青铜艺术鼎盛的基础。

鼎盛时期青铜器

商代晚期 西周早期

公元前13世纪—公元前11世纪

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青铜艺术辉煌灿烂。商代礼器的重酒体制臻于完善,满布器身的纹饰大量采用浮雕和平雕相结合的方法,精美绝伦。运用夸张、象征手法表现动物神怪的兽面纹空前发达,既壮严神秘又富有生气。纪事何铭文在商末出现。周初礼器沿袭商制,出现了向重食体制转变的端倪。铸记长篇铭文是西周青铜礼器的重要特点。

转变期青铜器

西周中期、晚期 春秋早期

公元前11世纪末—公元前7世纪上半叶

西周中晚期的青铜器形成重食的系统。列鼎制度、编钟制度和赐命作器之习已经形成。新器类出现,器形端庄厚重,纹饰多为动物变形,或流转舒畅,或朴质简率。作器铸铭盛行,多见有长篇铭文的重器。春秋早期的形制和纹饰是西周中晚期的自然延续。各诸侯国普遍建立青铜铸造业,水平不一,有的范铸技术略显粗疏,大国之器仍较精严。

更新期青铜器

春秋中期、晚期 战国

公元前7世纪下半叶—公元前221年

春秋中期至战国,青铜艺术的发展再次出同高潮。列国青铜器趋向成熟,区域特征明显,北方晋秦、东方齐鲁、南方荆楚的青铜艺术交相辉映。器物的生活实用性加强,礼器的功用逐渐消失。形制的创新,出现了许多谲奇精丽之器。以龙为主题的纹饰细密繁缛,人物活动的画像创造性地作为主纹出现。失蜡法和印模块范拼合法产生,镶嵌工艺绚丽工巧。铭文字体亦注重美化。战国晚期,青铜艺术趋于朴素平实。

秦、汉为青铜器发展史的余辉。

青铜器主要分酒器、食器、水器、乐器和兵器五大类。

酒器

爵 爵用于饮酌酒之器皿,是最早出现的青铜礼器。 爵的一般形制为:前有流,即倾酒的流槽,后有尖锐状尾,中部为杯形,腹侧有鋬(pàn),下配以三足。流同杯口之间有柱(柱可能为过滤之用)。



角 (音 jue) 饮酒器。无柱、流,两端皆是尾。角同爵的容量比为四比一。目前发现最早的青铜角当推上海博物馆所藏的二里头文化期的异形管流角。



尊 高体,大型或中型容酒器。按其形体可分为:有肩大口尊、觚形尊、鸟兽尊等三类。

壶 盛酒之用。使用时间从商至汉代或更晚。 铺首:衔门环的底座,多为虎头、螭、龟、蛇等,起装饰壶身的作用。

卣:(音 you) 盛酒器。盛行于商晚期及西周。

觥:(gōng)盛酒器,真正器名尚不可知,称觥是约定俗成。出现于殷墟晚期,沿用至西周早期。

彝 方彝(yí)乃盛酒器。一般呈方型,出现于商代晚期。



食器

豆 专用于放置腌菜、肉酱和调味品的器皿。青铜豆出现于商代晚期,盛行于春秋战国。山西保德县出土的商晚期带铃铜豆,是目前已知最早的青铜豆。 豆也属礼器的一种,通常成对出现。对于用豆数量的多少,古代也有一定的典章制度。《礼记·礼器》所载"礼有以多为贵者,……天子之豆二十有六,诸公十有六,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但是,出土和传世的青铜豆都较少,这可能和当时人们多用陶豆、漆豆和竹、木质豆有关。

鼎 青铜鼎有烹煮肉食、食牲祭祀和宴享等各种用途。目前发现最早的青铜鼎出现于商代早期,历经各个朝代,一直延用到两汉,乃至魏晋,是青铜器中使用时间最长、变化最多的器皿。作为饪食器,鼎并无特殊功用,但作为礼器,它却是统治阶级等级制度和权力的标志。古代社会,对于用鼎的数目,有相应的制度,称为"列鼎制"。据文献记载,西周时期天子用九鼎,第一鼎盛牛,称"太牢",以下盛羊、豕、鱼、脂、肠胃、肪、鲜鱼、鲜腊;诸侯一般用七鼎,也称大牢,减少鲜肉,鲜腊二味;卿大夫用五鼎,称少牢,鼎盛羊、豕、鱼、腊、肤;士用三鼎,盛豕、鱼、腊,士也有用一鼎的,盛豕。



甗 (音yan )为蒸饭器,全器分成上下两部分,上体用以盛米,古称"甑"(zhèng);下体为鬲(lì),用以煮水,中间有孔通气。青铜甗在商代早期已有铸造,但为数甚少。到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已较多,西周末、春秋初尤为突出。甗是绝大多数殉葬铜礼器的墓中必有之器。

簋 (音guǐ)盛放煮熟的稻、粱等饭食的器具。青铜簋出现在商代早期,但数量较少,商晚期逐渐增加。

商周时期,簋是重要的礼器。特别是在西周时代,它和列鼎制度一样,在祭祀和宴飨时以偶数组合与奇数的列鼎配合使用。据记载,天子用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元士三鼎二簋。出土的簋也是以偶数为多。

敦 (音duì)是盛放黍、稷、稻、粱等饭食的器皿,由鼎、簋的形制结合发展而成,产生于春秋中期,盛行于春秋晚期到战国晚期,秦以后消失。其基本形制是上下内外皆圆,盖与器相合成球体或卵圆形体。

鬲 (音lì)为炊粥器,青铜鬲最早出现在商代早期,大口,袋形腹,犹如三个奶牛乳房拼合而成,其下有三个较短的锥形足。袋形腹的作用为了扩大受火面积,较快地煮熟食物,但商代晚期以后,袋腹逐渐蜕化,且多数青铜鬲有精美的花纹,不宜于火煮,当为盛粥器。

水器

盘 盛水器,青铜盘出现于商代早期,盛行于商代晚期。

匜 (音 yi)与盘配套洗手用,一人捧匜 一人捧盘盛水。

鉴 (音 jian)大型水器 ,盛水也可盛冰

乐器

钟 打击乐器,盛行于西周和东周。斜挂的钟称为甬钟,直悬之钟称纽钟。

鼓 打击乐器。由于商周时期的鼓绝大部分是木质的(难以保存),所以青铜鼓为数甚少。

铙和钲(音 zheng )同为打击乐器

兵器

戈(gě)是商周时期兵器中最常见的一种,古称句(gōu)兵,是用以钩杀的兵器。

矛 用于冲刺的兵器。矛体分锋刃和骹两部分。锋又分前锋和两翼;骹为插入木柄处。

钺 钺(yuè)是具有征伐权力象征的权杖器,其中的异形钺为少数民族或北方传入。

戟 戟(jǐ)是一种既可刺又可勾杀的双重性能兵器。

剑 古代贵族和战士随身佩带,用以自卫防身进行格斗、可斩可刺的兵器,出现于西周。剑一般由剑身(有血槽)和剑把两部分组成,并配有鞘。史学上所称的玉具剑是指摽、首、格、剑鼻四处皆佩玉的剑。

以前的老古董商鉴别铜器,靠眼看、手摸、耳闻、鼻嗅、舌舔来加以断、推理,辨别其年代与真伪,这完全凭长期积累的实践经验。而现在的专家则拥先进的科学仪器,甚至可用激光测定。

可是作为一般的古铜爱好者,要识别一件青铜器的真假,到底该从何入手呢?应该掌握古铜器鉴别的要点。即锈色、手感和声响、花纹与款识、铜质与器式。

(一)锈色铜器经过几千年流传,至今大致有三种方式:入土、坠水、传世。行家们说:“铜器坠水千年,则绿如瓜皮,而莹润如玉;未及千年,虽有青绿而不莹;未入土水之传世铜器,其色紫褐,而有朱砂斑,甚至其斑凸起。”一般说来,流传至今的大多是出土铜器,由于铜质差别及各地土质、水质的差异,入土铜器的锈色也不尽相同,常见有绿锈、红锈、蓝锈、紫绣等。拿到一件铜器,先要用眼看,若锈色与器体合一,深浅一致合度,坚实匀净,莹润、自然,则为自然生成的锈色。若锈色浮在器物之上,绿而不莹,表皮锈,而且不润泽,刺眼,就是伪锈了;这时再做进一步的审定,把手搓热触摸器物,用鼻嗅手,定有铜腥味,因为千年古铜的无铜腥味的;还可用热碱水洗刷,伪锈就会脱落,若刷洗不下,再用火烤就脱落了;或者用舌舔,若有盐卤味,也是伪锈。

(二)手感和声响

用手掂量,若过轻或过重就要引起注意了,当然,这全凭经验。另外还可用手敲击实物,听其声响,若声微细而轻脆则可;若声浑浊,发出“嗡”音,则需提高警惕了。

(三)花纹和款识

这是鉴别铜器的一个重点,夏代铜器花纹简单;商代花纹则华丽繁缛,且多遍体生花;西周大致与商同,但后期趋向素朴;春秋战国的花纹则清新活泼,富于生活气息,秦汉重实用,花纹少且不及前代精细。另外,还可以从不同时代纹饰图案内容的改变来推断、判别。至于款识,则主要可从其字体加以辨别。商代字体规整,笔势遒劲大方,优美洒脱,后期多典雅秀丽的波磔体;周朝早期沿袭波磔体;春秋时书体有肥体和瘦体,还有形似蝌蚪的“笠斗文”,以及图案化的“鸟虫书”;战国金文字体大金不考究,但也有字体竖笔引长下垂,末端尖锐的“悬篆”雏形;秦朝统一了文字,通用小篆。掌握了这此若一件号称三代时的铜器上却出现了小篆字体,那就笑话了。另外,还可根据铭文字数的多少、内容来判定。

(四)铜质与器式

铜质的鉴别较简便,翻看铜器的是底,若出黄铜质地,则是伪品;足底若已伪制了铜色,用热碱水刷洗就能看到其本来面目。除要记清楚铜器的器式、名称外,还要了解什么年代铸什么铜器、什么样式的铜器是什么年代铸的。例如钫,钫是方形,盛器,是国末期出现的,若其按三代作工、锈色制,为伪品。再如鼎,各代皆有,但若有盖、短的鼎则不大可能是三代物品。

鉴别铜器,是一件繁琐而艰难的事,但只要掌握了要点,多看、多记、多思、还是能鉴别出真假的。

青铜器主要纹饰介绍

夔纹 表现传说中的一种近似龙的动物,说文:“夔……一足”。图案多为一角、一足、口张开、尾上卷。 有的夔纹已成为几何图形化的装饰。多作为器物上的主纹。

  龙纹 《说文》“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图案取传说中龙的形象。基本上有三种形式:屈曲形态,几条龙相互盘绕,头在中间分出双身。

  蟠螭(chi音吃)纹 形状象夔,张口,卷尾,《国语·吴语》“为虬弗摧,为蛇将若何”。韦昭注:“虬小蛇大”。图案以蟠屈的小蛇(虬)构成图形。

  鸟纹 有的长翎垂尾,有的长尾上卷,头前视或作回首状。也有的鸟头上作仰起或下垂的高冠,这种形状的鸟纹,也通称为凤鸟纹。鸟纹多作为器物上的主题纹饰。

  蝉纹 大多数在三角形中作蝉体,无前后足,四周填以云雷纹。也有作长形,并有前后足的,中间再填以云雷纹。

  蚕纹 头圆,两眼突出,体屈曲状。多饰于器物的口部或足部。

  象纹 图案表现象的形态,有长鼻构成明显的特征,也有单以象头、象鼻为图案的。

  鱼纹

图案表现为鱼的形态,有的鱼形象较呆板,有的形象生动。脊鳍与腹鳍各一个或两个。鱼纹常饰于盘内,反映器物装饰和器物的造型是密切结合的。鱼纹也常施于铜洗和铜镜上。

  龟纹 其状一般是刻画出龟的全形,在铜器中见到的不多,多施于盘内。

  贝纹 形状作贝壳状,将单独的贝壳连接起来组成图案。

  云雷纹

青铜器上的一种典型纹饰。它的基本特征是以连续的回旋形线条构成几何图形。有的作圆形的连续构图,单称为云纹;有的作方形的连续构图,单称为雷纹。云雷纹常作青铜器的地纹,用以烘托主题纹饰。也有单独出现在器物颈部或足部的。

  勾连雷纹 由近似“T”形互相勾连的线条组成。

  乳钉纹 青铜器上最简单的纹饰之一。纹形为凸起的乳突排成单行或方阵。另有一种,乳钉各置于斜方格中,称为斜方格乳钉纹





以下按照年代展示各个朝代的青铜器

夏代



管流爵 夏

夏代晚期(公元前18世纪-前16世纪)

敞口弧沿,双翼上展,狭长的器身下设有假腹,上有数圆穿,假腹下接三棱形的足。器身一侧带有管形流,流上有2曲尺状装饰。腹饰简单的乳钉纹、弦纹。

爵和角都是用于饮酒的容器,但爵有流而角的造型则无流而具有若尾的双翼。此器形似角而带有管状的流,属于特殊形式的爵,非常少见。



镶嵌十字纹方钺 夏

夏代晚期(公元前18世纪-前16世纪)

钺是古代的兵器。此器方形平刃,阑旁有两方孔,似用于皮条捆扎。器物中心有一圆孔,其周围用绿松石镶嵌卉纹六组,纹饰较为特殊。此方钺大而且重,使用不便,还有绿松石作镶嵌,当是仪仗用具。

商代青铜器



戉箙卣 商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高33.3厘米,口横15厘米,口纵13.7厘米

重6750克

卣为容酒器。隆盖高缘,鼓腹下垂,圈足。劲纵向置龙首提梁,提梁饰龙纹。自盖到圈足置棱脊四道。器及盖上饰浮雕大兽面。器体兽面双目特别巨大,手法甚为夸张。盖沿、器颈、圈足上分别饰以不同形态的龙纹和鸟纹。

提粱纵向装置,与一般横向装置不同,利与盖的两侧挑出双角,以增强形体的气势。盖内有铭文“戉箙”两字。



兽面纹尊 商

商代中期(公元前16世纪-前13世纪)

这件尊口部侈大,超过肩径,肩部丰圆突起,圈足较低,是商代早中期常见的式样。此尊的肩部有三个牺首,体现了商代中期铸造技术的发展。肩腹部兽面纹精丽工整,结构紧密,兽目及躯体上与方整齐排列的羽状纹饰更见绵密精细的气质。但整个图象仍有强烈的抽象感和神秘感,兽面的主干和地纹没有明显的区别。





X壶 商

商代早期(公元前16世纪-前13世纪)

壶是古代盛放酒的容器,沿用的时间很长,从商代直至汉代或更晚,其造型的变化也极其丰富复杂。这件小口长颈的壶是商代中期盛行的形式,壶肩上有两个穿,可见原来连有活动的提梁。器身有华丽繁密的纹饰,除盖上的卷体龙纹外,壶的肩腹部布满婉转流畅的纹样,极见精美。壶的圈足内有一个X形的铭文,为作器者的氏族徽记,十分难得,是青铜器中发现最早的铭记之一。





镶嵌兽面纹戈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戈是商周兵器中最常见的一种,古称钩兵,是用于钩杀的兵器。其长度根据攻守的需要而不同,所谓“攻国之兵欲短,守国之兵欲长。”戈是东周时期才发展起来的,因此留存至今的以戈头部分最多见。这件戈的头部为三角形援,长方形的内部以绿松石镶嵌兽面纹,精丽工致,应当是礼仪中使用的兵器。





兽面纹铙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铙是我国最早使用的青铜打击乐器之一,又称钟或执钟,流行于商晚期。它的形体似铃而大,口部呈凹弧形,器体横截面为阔叶状,两侧角尖锐,底部设中空短柄,可置木段以便手执。根据文献记载,铙是一种军乐,在退军时指示停止击鼓。



徙卣 商

以两个相背的鸮(猫头鹰)合并为器形,盖为鸟首,首上有双耳,两侧的角作鸟喙,器腹作鸟身,饰有羽翼,器足为鸟足。器盖对铭1“徙”字。



小子省壶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小子省壶是晚商时期十分著名的器物,它直颈,鼓腹微微下垂,仅在盖、颈和圈足上用单或双线勾勒出十分简单的龙纹,风格简洁质朴,与商代晚期繁纹缛饰、华丽至极的时尚迥异其趣。而壶的盖上和器内,却铸有内容相同的二十二字铭文,表明小子省受赏作器以资纪念。商代晚期青铜器上铸有铭文并不少见,但一般铭文都较短少,铸造长篇记事铭文是周人的习惯,并往往因之不饰花纹。小子省壶的出现,表明较长的记事铭文及其在纹饰上的相应简化并非周人的首创,只是在注重奢华外表的商代格外罕见而已。





兽面纹壶 商

椭圆形壶,长颈,深垂腹,双贯耳、圈足。颈饰弦纹,身饰虎首、牛首二组兽面纹、龙纹,足饰云纹。





鼎方彝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青铜的方彝出现于商代晚期,通常作长方形,带有四阿屋顶形的盖。此器的器盖各有1字铭文“鼎”,盖身装饰有多层浮雕的兽面纹,盖部的兽面纹呈倒置状,配合器身上大下小的造型,和谐贴切,体现了商人高超的设计思想。





执簋 商

侈口,束颈,鼓腹,两侧有兽形耳,高圈足。口沿下前后中央各一浮雕兽首。口沿下、腹、足各饰蝉纹、鸟纹、兽面纹、雷纹。耳内各铭1字。





戈父丁簋 商

敞口,卷唇,深弧腹兽首耳。口沿下饰雷纹,前后中央各1浮雕兽首,腹、足各饰乳钉纹、雷纹、鸟纹。腹铭3字“戈父丁”,系戈氏为父丁所作之器。





兽面纹鬲 商

鬲是炊粥器,亦可盛放肉食。青铜鬲最早见于商代早期,其形式自陶器发展而来。鬲侈口,唇边加厚,长颈,深腹袋状,下有圆缀形中空足,双立耳。颈饰兽面纹,上下皆饰连珠纹。腹饰卷角型兽面纹,兽目特巨,图案条纹粗旷,结构复杂,具有高度的象征意趣。





戈鼎 商

双耳厚大,方唇,深直腹上有6条扉棱,柱足。腹饰兽面纹,足饰三角云纹。腹内铭文“戈”是器主之族名。



史鼎 商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双耳高大,柱足粗壮,气势十分雄健。腹部饰精美的鸟纹和兽面纹,突出的扉棱既遮掩了铸造的痕迹,又具有相当的装饰性。鼎腹内壁铸有铭文“史”,表明其为商代的大族史所拥有。



鸟纹鼎 商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小立耳,方唇,深腹,圜底,三柱足。口沿下饰一周回顾式鸟纹,器形厚重,花纹精细,具有晚商铜鼎的典型作风。





龙纹斗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一前11世纪)

微敛口,平底,曲柄,尾部宽大,镂铸成两头龙纹,精美而别致。





爻斗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斗是用于取酒的挹酒器,多作带有曲柄的小杯式样,如北斗星之形。这件斗微敛口,圜底,长曲柄,是商代晚期的形式。杯部饰直条沟纹,柄饰横条沟纹。柄背有1字铭文。







先壶 商

器形扁圆,微侈口,收颈,颈两侧有贯耳,垂腹,圈足。颈、腹、足各饰兽面纹。腹内底铸1字铭文。





旅爵 商

敞口,长流,流口处有伞形柱,长尾,卵形腹。





亚其爵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这件爵的造型和纹饰都极为精美,器形高大瑰伟,器壁厚重均匀,足部粗壮,具有端庄凝重的气派。除了腹部的兽面纹,流、尾部等部位都装饰精细的雷纹,装饰幅度很大,与雄伟的形制构成奇妙的对比,给人以华丽夺目的美感。





父乙觯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觯是饮酒用的杯,初见于商代晚期,沿用至东周时期。它的形制有扁体和圆体的两种,往往带有盖。这件觯为扁体,纹饰精美,盖、腹、圈足均饰兽面纹,颈部为三角雷纹,其下还有鸟纹。盖和器身四周都有突出的扉棱,这是为了掩盖范缝美化器物而特设的附饰,是独特而巧妙的艺术构思。







兽面纹觯 商

扁圆体,盖上有伞形柱,侈口,长颈,垂鼓腹,圈足。盖、颈、腹、足各饰鸟纹、兽面纹、雷纹。





龚子觚 商

敞口,长身,圈足。身有扉棱。颈、腹、足各饰蕉叶纹、雷纹、龙纹。足内铸二字铭文。





黄簋 商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簋是盛放煮熟的稷、稻、粱等饭食的器具,它出现于商代早期,但数量较少。商代晚期,饪食礼器的重要性日益显露,鼎簋之属均有增加。这件簋的造型采用当时流行的无耳簋式样,侈口,束颈,鼓腹,圈足外撇。颈饰3兽首,颈、腹、足各饰蕉叶纹、鸟纹、乳钉纹,精细秀美,腹内底铸1字铭文。







兽面纹鬲 商

小立耳,三袋状锥足。颈、腹饰兽面纹、雷纹。







父戊方鼎 商

宽立耳,方唇,折沿,敛直腹,柱足。腹、足饰扉棱、鸟纹、乳钉纹、雷纹、兽面纹。腹内壁铸二字铭文。





羊鼎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殷墟晚期鼎的造型中出现了一种束颈、曲壁的新形式,此鼎即是其典型的代表。鼎的两耳三足安排十分妥帖,整个造型富于稳定感。在器物的颈腹部分别装饰对称的回顾式鸟纹和兽面纹,衬以细密的雷纹。纹饰线条深刻劲锐,范铸极精,使粗犷的兽面和精细的雷纹水乳交融,夸张而不失之狂野,精密而不流于琐碎,呈现出端凝、优雅的美态。





兽面纹鼎 商

薄立耳,深直腹,柱足稍细。口沿下饰兽面纹,腹饰三角雷纹。器形不失稳重之感,纹饰精致典雅。





刘鼎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商代晚期,除了酒器有比较大的发展,在礼仪中起重要作用的鼎和簋也在青铜礼器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制作格外雄伟精丽。此鼎体积虽小,但适应当时瑰伟雄壮的审美风尚,制作尤为厚重端庄,气度不凡。腹内壁铸一以钺斩人首形的象形字,为“刘”之本字。



斜角雷纹觚 商

敞口,粗身联圈足,圈足有十字形镂孔。口沿腹间有一牛首。







兽面纹觚 商

敞口,长身,束腰,高圈足。腹饰兽面纹、联珠纹。圈足有十字形镂孔,底有折棱。





兽面纹牛首尊 商

敞口,内收颈,折肩,弧腹,圜底,圈足。肩饰透雕牛首铺首。腹饰外卷角形兽面纹,圈足有圆形镂孔。







兽面纹爵 商

长流,短尾,流口处有1对较高的伞形柱。椭圆形腹,圜底,三刀形足外撇。是商早期爵向商晚期爵演变的过渡形式。腹饰兽面纹、联珠纹。





兽面纹扁足鼎 商

厚唇,折沿,口沿上一对小立耳,弧腹,圜底,下有三抽象的龙形扁足,龙口侈张托鼎腹。腹饰兽面纹、弦纹。





云纹鼎 商

敛口,厚唇,小立耳,深弧腹,圜底,腹下有3空锥足。腹饰1周粗疏的斜角云纹。





父乙觥 商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这是一件器形和纹饰都很别致的盛酒器。觥盖前端为一昂首而出的兽首,后端作牛首形,中脊为一小龙,前端兽耳后部各有一小蛇。器身周体饰凤纹,主凤特大,长尾逶迤,形态优雅。整器装饰手法纯熟灵巧 ,是商代晚期中较为独特的作品。



四羊首瓿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前11世纪)

瓿是一种食器.此瓿大口,短颈,广肩,深腹。肩部置羊首四具,间隔一鸟。腹部饰乳钉纹.圈足饰兽面纹,并有三方孔。整器体积宏伟,颇为壮观。







黄觚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一前11世纪)

觚是饮酒器。此器喇叭口,高圈足,中间细腰可以把手。头部饰三角形变形兽纹,中腹部饰两组对称的龙纹。尤为特殊的是在圈足上的曲角龙纹采用透雕的样式,装饰性极强,同时也显示出极为高超的铸造技术。圈足内铭有“黄”字,是作器者的氏称。







龙纹扁足鼎 商

商晚期(公元前13一前11世纪)

鼎是青铜礼器中的大类,在古代社会里曾被用来"明尊卑,别上下",是统治阶级划分等级和权力的标志。鼎有烹煮肉食,实牲祭祀和宴享等各种用途。扁足鼎,传世和出土均很少。此鼎立耳、方唇、浅腹、圆底,下置三个龙形的扁足。每一个扁足既薄又宽,且两面都有繁密而遒劲的龙纹,龙尾斜卷成落地的支撑点,使整个鼎有稳定感,从而增强了造型的气势。鼎的腹部饰长鼻兽纹,图案结构别致协调。这件鼎从整体到局部的设计都很和谐,没有其它不必要的装饰堆砌,具有相当高超的工艺水平。

高30.9cm,口径16.3cm,重1.26kg。

觚高体细腰,大口外侈,圈足。颈部饰蕉叶纹,腰部上方饰蚕纹,腰与足饰兽面纹。圈

足上方有十字孔。

足内刻 “癸”二字铭文。“”代表某一氏族的族徽,表明此觚是族为其父辈名“癸”者

所做的器物。



亚簋

亚簋,通高22.4cm,宽26cm,重3.16kg。

簋圆体,有盖,盖顶正中有一圆握,上有二穿孔,握两旁各有一系钮,与二穿孔在平行

线上,深腹,腹两侧各有一兽耳,圈足较矮,且外撇。盖边、颈部及足上均饰夔纹组成的兽

面纹,颈部正背两面各饰一浮雕牺首。

盖、器有对铭,3行16字:

己亥,王赐贝,

在阑。用作

父已尊彝。亚(音贯)。

铭文记述,己亥这一天,王赏赐贝,在阑地。因此为父已做祭器。做器者的族名是“亚

”。

此簋造型普通,纹饰简单,但商代带盖的簋较少,传为河南洛阳出土。章乃器先生捐献





乳钉三耳簋

乳钉三耳簋,通高19.1cm,口径30.5cm,重6.94kg。

簋圆体,口沿外折,鼓腹,腹上有三兽耳,高圈足。颈部饰目雷纹,腹部以鞭形雷纹作

衬托,饰乳钉纹。耳上兽首采用浮雕手法,雕刻精致,突出了装饰性,使三耳格外醒目。足

上以六夔组成三组兽面纹。

  商代三耳簋较为少见。



癸簋

癸簋,通高12.7cm,口径12.8cm,重1.78kg。

簋侈口,鼓腹,圈足。通体以雷纹作地,口沿处饰蕉叶纹,颈部饰浮雕兽首及夔龙纹,

腹、足部饰兽面纹。

器内底有“癸”二字铭文。“”为族徽。铭文表明此器是为族名为“癸”的先辈做的祭

器。



亚鸟宁盉

亚鸟宁盉,通高31cm,口径12.5cm,重3.86kg。

盉圆口,深腹,下有三袋形足。盉盖与颈有链相连,盖顶有一菌形钮。器身前有一管状

流,后有兽首鋬。盖、颈部饰兽面纹一周,流饰蝉纹,钮上饰火纹。

鋬内有铭文6字“亚鸟宁从父丁”。“亚”为官名;“鸟”、“宁”、“从”均为族徽;

“父丁”指死去的父亲名“父丁”者。铭文记载有“亚”这个职官身份的“鸟”、“宁”、

“从”三个族为其死去的父亲名“父丁”者做此盉。



矢壶

矢壶,通高34.6cm,宽24.5cm,重6.49kg。

壶扁圆体,侈口,束颈,双贯耳,鼓腹下垂,圈足。从口沿至足部共有6层纹饰,一、三

、五层饰兽面纹,二、四、六层饰夔纹,双耳饰兽面纹。通体以雷纹作地纹,整体纹饰细密

华丽。

壶内底铸铭文“矢”字,“矢”为做器者的族名。



册方斝

册方斝,高28.5cm,宽16.2cm,重3.12kg。

平口,平盖,方体,圆角,垂腹。平底,下有四个三棱尖足,足略外撇。盖顶上有一双

鸟形钮,鸟背向而立,盖上饰兽面纹。口两侧各有一伞形方柱, 柱上饰齿形纹及云雷纹,口

下饰叶纹一周。腹部四面饰兽面纹,间饰八个倒置的夔纹,腹侧有一兽形把手。足外侧饰蕉

叶兽面纹。该斝垂腹,重心下移,四足外撇,造型稳重。腹部以雷纹为地,上面平雕兽面纹

及夔纹,纹饰精美,细腻。斝体方者少见。

器内底上的铭文“册”,代表族徽。





父已角

父已角,通高20.5cm,双尾间宽16.5cm,重1kg。

角口部双尾呈凹弧形,圜底,腹侧有一兽首鋬,三锥形足。腹饰兽面纹。

鋬内有铭文“父已”两字,表明做器者是为祭祀自己的父亲“父已”而做此器。



父戊舟爵

父戊舟爵,商代晚期,通高23cm。

爵长圆腹,圜底,前流后尾,流侧有伞形柱,兽首扳,三锥形足。器身起扉棱,两面均

饰兽面纹,辅以三角纹和雷纹。流外侧有铭文“父戊舟”,一柱上有铭文“作尊”,表明“

舟”是这件青铜器的所有者,为祭祀“父戊”做此爵。

商周时期,“尊”既指一种盛酒器,又是对酒礼器的统称(共名)。此件器物的铭文“

尊”是第二种含义。

此爵的流与柱上分铸的铭文构成完整的内容,这在爵中十分少见。



子工万爵

子工万爵,通高21.1cm,宽16cm,重0.76kg。

爵圜底,有流,有尾,三锥足,口上有二菌形柱,腹上有一兽首鋬。口、流、尾下均饰

蕉叶纹,腹部饰兽面纹。

鋬内有铭文“子工万”。“子”为爵称,是贵族男子的称谓;“工”表示负责管理工匠

;“万”是族徽。此铭文表明“万”这个氏族是承担管理工匠之职的贵族。



亚方罍

亚方罍,通高60.8cm,宽37.6cm,重20.8kg。

罍方体,方口,有盖,直颈,肩部两侧各有一兽首衔环,鼓腹,正背两面各有一浮雕兽

首,腹部正面下方有一兽首鋬,方圈足外撇。盖、颈、腹、足上均有8条纵向凸棱,盖作屋顶

形,顶上有一钮。钮、盖、腹部饰兽面纹,颈、肩、足部饰夔纹。

盖、器有9字对铭,盖铭2行,器4行:

亚(音酗)者(音司)以

大子尊彝

铭文大意是:为祭祀历代先王后妃及太子而做该器。“亚”是做器者的族名。



玉刃矛

袢忻ǜ?8.3cm,宽4.8cm,重0.1kg。

矛由青铜柄和玉刃两部分组成。柄呈锥状,中空,两侧各有一系,一端有銎,另一端为

桃形,有槽,叶形玉刃镶嵌其上。柄饰兽面纹及叶形纹。

矛是古代的一种兵器。出现于商代早期,延续到汉代,是战争中常用的兵器之一。玉刃

矛不是实战兵器,而是用于礼仪之器。   

青铜柄嵌玉刃矛保存完整者很少见。



亚盘

亚盘,通高12.8cm,宽35.3cm,重4.24kg。

“盘”圆体,宽口沿外折,浅壁,高圈足。盘内饰龙纹,龙首硕大,双目凸起,双目间

有一锥形凸棱,龙尾绕盘一周,龙纹间隙饰夔纹。外壁饰菱形雷纹,并饰三只浮雕兽首。足

上有6条凸棱,以凸棱为中心饰三组兽面纹。盘内底龙首处有铭文“亚(音疑)”二字,“亚

”是活跃于商代后期至西周初年的一个部族的族名。

青铜器中的盘一般为承水器,多与匜、盉配合使用。其用法据《礼记·内则》载:“进

盥,少者奉槃(盘),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沃盥,即洗手,以匜或盉浇水于手

,盘则用来承接弃水,宴飨前后行之,也称“沃盥之礼”。此盘形体颇大,也可作盛水之用

。青铜器中的盘最早出现于商代早期,战国时逐渐消失。





勺,口径7.8cm,长12.3cm,重0.32kg。



兽面纹甗

兽面纹甗,通高80.9cm,口径44.9cm,重40.02kg。

甗侈口,双立耳,三蹄形足。颈、腹部起扉棱。颈部饰由夔纹组成的兽面纹,腹部饰变

形三角形夔纹。三足上部饰长有牛角的大兽面纹,下部饰弦纹三道。

此甗花纹精细,型体高大,为青铜甗中之较大者。



王生女方彝

王生女方彝,通高29.5cm,宽18.6cm,重4.65kg。

彝方体,平底,长方形圈足,足上有四豁口,屋顶形盖,盖上有一屋顶形钮。盖、腹、

足上出八条棱脊,饰兽面纹和夔纹。

盖内侧与器内底有对铭“王生女”。铭文标其所属,表明此方彝是王的外甥女称女的器

物。



ㄐ毌父戊方卣

  ㄐ毌父戊方卣,通高38cm,宽21.5cm,重5.78kg。

  卣方体,斜肩,腹部平直,有盖,盖顶上有一屋顶形钮,有提梁,提梁两端各有一兽首

,盖、腹、足上均有8条纵向凸棱,肩部正背两面各有一浮雕兽首。盖饰兽面纹及夔纹,颈部

饰夔纹,腹部饰夔纹及兽面纹,足饰夔纹,通体无地纹。

  盖、器有7字对铭:

  ㄐ毌六六六父戊

  铭文大意是:该器是为去世的父亲戊做祭器,在做器时进行了占筮,得出的卦画符号是

“六六六”。“ㄐ毌”是作器者的族名。



二祀其卣

  二祀其卣,通高38.4cm,宽36.9cm,重8.86kg。传1940年前出土于河南安阳。

  椭圆腹提梁卣。盖、颈、圈足、提梁皆饰夔纹,颈中部两面饰小兽头各一。

  该器外底铸铭文39字,盖及内底各铸“亚獏父丁”4字,是现存商代青铜器中铭文最长的

几件之一。外底铭释文如下:

  丙辰,王令(命)(音义)

  其兄(贶)丽,殷

  于夆,田雍。宾

  贝五朋。在正月,遘

  于妣丙,肜日,太乙(音是)。

  唯王二祀。既

  (音扬)于上下帝。

  (丽:《周礼·校人》“束帛丽皮。”《注》“两皮也。”指一对兽皮。兄(贶):即赏

赐。宾:金文通例,王派使者出使诸侯称“使”,被使者按例需对使者有所馈赠,馈赠称“宾

”。 )

铭文大意是:商纣王命令其去夆地发布政令,在雍地田猎,并赠送夆地酋首一双兽皮。

酋首返赠其五串贝。时值商纣王二年正月丙辰日,举行肜祭,祭祀太乙的配偶妣丙的日子。

其对天上的上帝和地上的商王都作出了贡献。

  这件铜器的铭文对研究商代晚期王室与周围方国的关系以及商王室的祭祀制度、殷国制

度、历日制度等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过去,有的学者怀疑这件卣的铭文是伪刻的。为此,我

院对该卣进行了X射线检测分析,经透视光片验证,器物铭文部分与器底及圈足是一整体,没

有焊接痕迹,可以排除伪铭的可能。



十字洞腹方卣

十字洞腹方卣,通高34.5cm,口径6.6cm,重3.54kg。

卣圆口微侈,长颈,方腹,圈足。有盖,盖钮作立鸟状。卣肩两侧各铸一浮雕卧鸟,双

鸟背向,尾上卷与卣的提梁相连。卣腹四面正中各有一方孔,形成四面穿透、内部相通的“

十”字形孔洞。卣盖、器腹和圈足上以细密的云雷纹为地纹,均饰以兽面纹。

此卣的腹部采用了奇巧的形式,器外部四面相通,器内曲折相连,两者结合,既有贮酒

之功用,又有观赏之效果,构思巧妙,匠心别具,反映出当时高超的青铜铸造技术。



贝鸮卣

贝鸮卣,通高17.1cm,宽14.2cm,重1.18kg。

卣为双鸮相背而立形,盖为鸮首,两侧各出一尖喙,顶有一菌形钮,器底下有四矮蹄形

足。腹部饰浮雕翼纹,颈部饰雕浮双兽首。

盖、器对铭“贝”二字。“”通箙,指箭囊。“贝”为族徽。“贝”表明器之所属“贝

”是一个武官氏族。



兽面纹大钺

兽面纹大钺,高34.3cm,宽36.5cm,重5.8kg。

形体厚大,器身方正,弧形刃,两角外侈,平肩,长方内。肩上有二穿,用来缚扎和加

固钺柄。钺体上方装饰三个带花蕊的圆形浮雕,间饰细腻的兽面纹,下方为兽面三角形纹。

钺体两侧镂空。

此钺气魄恢弘,造型与纹饰别致而和谐,雕刻细腻华丽,是青铜钺中的精品。



山妇觯

山妇觯,通高17.5cm,口径8.6cm,重0.66kg。

觯侈口,束颈,鼓腹,圈足。有盖,盖顶有一菌状钮。钮上饰火纹,盖面饰乳丁雷纹一

周,颈、足部饰夔纹。

器内底有铭文“山妇”二字。“山妇”即“妇山”,表明此器的所有者是以“山”之族

名作为自己私名的一位贵族身份的妇人。



三羊尊

三羊尊,高52cm,口径41.2cm,重51.3kg。

尊为大口广肩型,厚唇外折,细颈上有三道凸弦纹。肩部等距离地装饰三只高浮雕形式

的卷角羊头,间以回形纹为地的目形纹饰。腹部较肥硕,纹饰更为华丽,在回纹地上有三组

兽面纹,用夸张的手法突出了兽面上最能传神的眼睛,增加了肃穆庄重的气氛。圈足较高,

上边有两条凸弦纹,中间有三个等距离的较大圆形孔,这是商代铜器的典型特征之一,圈足

的下部在回纹地上饰有六组兽面纹。全器图案布局错综复杂,繁而不乱,是目前我国发现的

同类器物中之最大者。

这件尊是经过两次铸造而成的,先铸尊体,并在肩部相应的位置上预留孔道,然后在孔

道上再搭陶范,铸制羊头。这反映了三千年前我国先民的智慧与技巧,表现了当时冶铸工艺

已达到很高的水平。

从大口、广肩、低体、高圈足以及圈足上的三个大孔和繁缛的纹饰、华丽而又庄重的造

型等特点来判别,此尊应属于商代晚期器物,其时代相当于公元前十三世纪左右。

三羊尊造型端庄富丽,制作精美,是我国古代青铜器的佳作之一。



作尊彝尊

作尊彝尊,通高27.6cm,宽22.5cm,重3.35kg。

尊圆体,侈口,直颈,深腹,圈足外撇。腹部饰三层纹饰:上层饰四牛纹,牛曲腿而卧

,嘴微张,目视前方,二牛间各饰一个半浮雕兽首;中层饰四条锥形凸棱,间饰四只目纹,

目纹四周为四瓣叶纹;下层饰单首双身龙纹。

此尊通体纹饰均采用半浮雕艺术手法,无地纹衬托。

  器内底有铭文1行3字:

作尊彝。

[img][/img]' border=0>

亚方尊

  亚方尊,高45.5cm,宽38cm,口径33.6×33.4cm,重21.5kg。

  尊方形,侈口,肩上四角各饰一象首,象首间夹饰兽头,颈、腹、足均饰八条棱脊。兽

面纹和夔纹是其主体纹饰,以雷纹作地。

  口内侧铸铭文2行9字:

  亚(音酗)者(音司)以

  大子尊彞。

  铭文大意:亚族祭祀诸位王后和太子的宝器。

  尊是盛酒器,流行于商早期至春秋战国时期。方尊传世较少。传世的亚器有50件上下,

器型不一,有方簋、方尊、方罍、方爵和兕觥等,仅台北故宫博物院就藏有15件。70年代在

山东益都苏埠屯出土了几件带有亚铭文的青铜器,从挖掘的墓穴来看,规模都不小,其中一

座还是有四个墓道的大墓。加上众多的带有亚铭记的器物,说明它们所代表的可能是一个大

族。再从本器铭文看,能祭祀诸王后和太子的,也不会是一般的部族。此外,早年间苏埠屯

还曾出土过一些“亚器”,也有学者就此推测苏埠屯是亚族的墓葬区。

龙纹壶 西周

壶为西周时期最主要的容酒器。此壶直口,长颈,斜肩,鼓腹甚大,下承圈足。颈两侧设象鼻上举的兽首环耳,套铸有环。腹部有四等分界栏,界栏和圈足饰变形兽体纹,颈部和腹部界栏内均饰卷体龙纹。纹饰疏宽流畅,规整大方,造型典雅庄重,颇有特色。



青铜壶 西周

此壶形体较小,铭文自名为饮壶,故为饮酒器。整器呈椭圆形,垂腹,圈足,盖顶有捉手。器、盖四边皆有勾曲的棱脊,盖沿和圈足各饰对称弯曲的蛇纹,器颈饰对称的鸟纹,盖面及腹部饰对称的变形卷体龙纹。全器以细雷纹装饰。





厚趠方鼎 西周

此鼎为饪食器。口沿外折,双立耳,方腹直壁,由上向下渐有收分,下有四条细长柱足,四隅有棱脊。腹四壁均饰兽面纹,兽面纹长角下垂于两侧,体躯省略,图式稀见。内壁有铭文五行三十四字,记述王在成周之年,厚趠受到廉公馈赠的事迹。该器铸作精细,在宋代即已著录,流传保存至今,实属罕见。





妊簋 西周

西周早期(公元前11世纪)

妊簋的圈足下设有四条象蹄形足,提高了器物的高度,是为了取食方便而进行的特殊设计,但与一般圆形器用三足的习惯有所不同,比较罕见。器身两侧设置象头形的双耳,长鼻翻卷如垂耳,极其生动。簋的腹部饰有百乳雷纹,是商代晚期盛行的纹饰,沿用至周初。







德鼎 西周

西周早期(公元前11世纪)

德鼎是西周早期遗存的少数青铜大鼎之一。这一时期的鼎发现很少,在重视食器的当时,都是重器。德鼎的造型较商代晚期已发生变化,口部呈桃形,器腹微微下垂,平添沉稳的气质。鼎的花纹仍采用带地纹的兽面纹,但构图趋于简略,层次也不甚丰富,表现出周人独特的简约风尚。





凤纹卣 西周

西周早期(公元前11世纪)

卣是西周前期最主要的酒器,数目倍于商,并且有多种式样的变化。这件卣纹饰特别精美,盖和腹部的回顾式大凤纹羽冠逶迤交缠,华美异常,范铸技术也十分精湛,是西周卣中难得的精品。此卣出土于安徽屯溪古越族的墓葬中,同出器物多为春秋战国之际的青铜器。在春秋战国之际越人的墓葬中埋藏有如此精美的西周铜器,显示了他们对先进的中原文化的仰慕之情。







父庚觯 西周

西周早期(公元前11世纪)

父庚觯是圆体垂腹的觯,颈部饰蕉叶纹和分尾的鸟纹,腹部则为对称的凤鸟纹,昂首垂尾,华丽而精美。从西周初年起,鸟纹装饰逐渐增多,并常作为主题纹样,且形式日渐华美,尤以康王、昭王时代最为著称。







效卣 西周

西周恭王(公元前10世纪中叶)

卣是古代用于盛放香酒之器,多装饰精美。这件器盖部和腹部都饰有华丽的凤鸟纹,凤首回顾,生动多姿,器物的颈部和圈足上也装饰有回顾的龙纹。此卣铸有铭文七行六十八字,记效因受到父亲公东宫转赐的天子赐品而作器纪念。





保卣 西周

高盖沿,圈形捉手,垂腹,圈足,兽首提梁。 盖、沿下、圈足各饰龙纹、联珠纹、蝉纹。器盖对铭46字,记召公太保受王命伐殷东国五侯。







虎簋 西周

西周晚期(公元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

此簋的造型和纹饰均十分壮丽,微微隆起的盖部置有莲花形的捉手,优雅美观。口、腹之间稍稍内收,形成流畅的曲线。盖部、腹部、颈部和口部分别装饰连绵的波曲纹和交缠的兽目交连纹,气势雄浑,富有韵律感。在器物的盖和内底,分别铸有一虎纹,当是作器人的氏称。





师遽方彝 西周

西周恭王(公元前10世纪)

彝为容酒器.此方彝两侧置有上卷的象鼻形双耳,较为少见。盖及器体饰变形兽面纹,口沿下及圈足饰兽体变形纹饰。盖、器各铸铭文六十七字,大意记载周王在王宫中举行酒宴,师遽向王奉献礼品,王命令宰利赐给师遽玉圭等物品,师遽因以作器,以答谢天子的赏赐。



史颂鼎 西周

大立耳,垂腹,近平底,三蹄足。口沿下、腹和足上分饰变形兽体卷曲纹、波曲纹、兽面纹。铭文62字,记史颂受周王之命省视苏国。



德方鼎 西周

西周早期(公元前11世纪)

西周早期的方鼎造型更趋浅腹,足部变得细长,这件鼎是这一时期的典型。鼎的铭文相当重要,共5行24字,记成王在成周洛邑祭祀武王,贵族德参与其事,受到成王赏赐,作器以记之。







晋侯苏编钟 西周

西周厉王(公元前9世纪中叶)

编钟为成组的青铜乐器。该组编钟大小不一,大的高52厘米,小的高22厘米,都是甬钟。钟上刻有规整的文字,共刻铭文355字。铭文用利器刻凿,刀痕非常明显,铭文可以连缀起来,完整地记载了周厉王三十三年(公元前846年)正月八日,晋侯苏受命伐夙夷的全过程。1992年12月,上海博物馆从香港古玩肆中发现此套编钟14件,并抢救回归.后山西晋侯墓考古发掘出土了残存的2件小编钟,形制与14件晋侯苏钟相同,大小和文字完全可以连缀起来,证实上博从香港抢救回归的14件钟与此次发掘出土的2件钟原出同墓,此套完整的编钟数目应是16件。



齐侯匜 西周

西周晚期(公元前9世纪-前771年)

匜为盥洗器。此器平盖,龙首鋬,四兽形足。通体饰较密的横条沟脊纹。腹内底有铭文四行二十二字,记齐侯为虢孟姬良女作匜。孟姬女是虢君之女,为齐侯夫人。在青铜匜中,以此形制为最大、最重。





青铜方尊 西周

西周早期(公元前11世纪)

尊也是一种盛酒器,一般为圆形。这件尊为圆口方体。器上的装饰以兽面纹为主,肩部四周各饰有立体的大象,象鼻高高翘起,庄严中略带诙谐。尊的四角有镂雕棱脊,雕工精细。此器形体虽不大,而其气度则深厚雄健,仿佛大器。







鄂叔簋 西周

西周早期(公元前11世纪)

簋是一种盛放饭食的器具,方座簋是西周初期开始出现的新形式。鄂叔簋方座下有一个小铃,至今保存完好,稍有晃动即会发出悦耳的声音。方座表面饰鸟纹,极工整。



有盘鼎

有盘鼎,通高20.2cm,宽16.4cm,重2.26kg。

此鼎圆形浅腹,二直耳,三夔形扁足,足中部有隔似盘。颈部饰兽面纹带,兽面中间凸起一道扉棱,恰似兽面的鼻子。

在以往的考古发掘品和传世藏品中,带盘鼎较少见。此种形制的鼎在陕西省宝鸡市茹家庄西周墓中曾出土一件。



寓鼎

寓鼎,高26.5cm,宽22.2cm,重3.76kg。

鼎为深圆腹,三柱足,二直耳。口沿下饰兽面纹带,纹带的上列有一排旗状图案。

  内壁有铭文4行30字:

唯十又二月丁丑,寓

獻佩于王,王赐寓

曼丝。对扬王

休,用作父壬宝尊鼎。

铭文大意:在十二月丁丑这一天,寓献给王后佩饰,王后赐给寓美丝。为答谢王后的美意,特做此宝鼎,用以纪念死去的父亲壬。



史斿父鼎

史斿父鼎,通高41cm,宽19.5cm,重2.52kg。

此鼎口微侈,有立耳,分裆,实足。颈部饰列旗兽面纹,兽面中部附饰浮雕牺首。内壁铸铭文3行9字:

史斿父

作宝尊

彝鼎。七五八。

记史游父做鼎。铭后所附数字是八卦符号,表明铸造此鼎时曾经进行过一次占筮。



嬴霝德鼎

嬴霝德鼎,通高10.5cm,宽8.3cm,重0.36kg。

此鼎平沿外折,深圆腹,二直耳,三柱足较短,腹饰二道弦纹。

腹内铸有铭文2行6字:

嬴霝德,

作小鼎。

做鼎自铭“小鼎”者,较少见。



堇临簋

堇临簋,高16.7cm,宽33.5cm,口径21cm,重3.66kg。

器圆形,侈口,大腹,双耳,圈足。双耳上饰兽头,耳身饰鸟头,长珥上雕鸟尾及足,腹前后各饰一大兽面纹,口及圈足各有一带漩涡纹,间以变体夔龙纹,中间有一凸雕兽面纹。

器内底铸铭文1行8字:

堇临作父乙宝尊彝

堇临是占有这件铜器的主人,堇临作这件铜器是为祭父乙。

  堇临簋腹部兽面纹简洁洗练,簋耳却十分复杂,生动的圆雕极为罕见。此簋原为清代内府藏器,曾藏颐和园。



顶卣

顶卣,通高27.5cm,宽21.3cm,重3kg。

此卣为扁圆形体,盖顶隆起,折沿明显,圈形捉手。器身子母口,鼓腹,圈足有宽边。提梁两端之兽首似羊形,面饰蝉纹。盖与器身四面有较高的扉棱,盖面和器腹饰无地纹的分解式兽面纹,颈部饰相对回顾的卷尾夔龙纹,以浮雕兽首相隔。盖沿和圈足饰两两相对的四组以分尾夔纹组成的兽面纹。

盖和器对铭,均4行17字:

顶作母辛尊

彝。顶赐妇

曰:用

于乃姑宓。

记顶为其死去的母亲辛做祭器。顶赏赐妇,说:“用来在你婆婆的宓庙(求子庙)中祭享。”



成周铃

成周铃,通高8.5cm,宽6.5cm,重0.164kg。

此铃平口,顶上有半环形钮,铃身一侧倾斜,形成不平衡状态。体内有舌,舌碰击铃内壁时可以发声。

铃正面有阳文2行4字:

成周

王铃。

标明其为成周(洛阳)王室用铃。



鲁侯爵

鲁侯爵,高20cm,宽16.2cm,重0.76kg。

爵体略长而优美,流尾上翘,爵壁较直,无柱(唐兰先生认为:附柱,柱折后被磨平者。),鋬较小,饰有兽头,圆底,刀形足外撇。腹上下饰二层云雷纹带,中间隔以凸起的弦纹。

  尾部口壁内铸有铭文2行10字,是爵中铭文较长者。

鲁侯作觝,甹,

用尊臬盟。

铭文大意:鲁侯做了这个爵,用来放置祭祀父亲的庙里的酒和聘礼、盟礼。



荣簋

荣簋,高14.8cm,宽28.8cm,重1kg。

簋为浅圆腹,平沿,高圈足。四兽耳,每耳的兽头均高出口沿,并有下垂的长方形小珥,小珥近地,上面雕饰兽尾、兽足,使耳与小珥在构图上成为一个整体。腹部饰圆涡纹和夔纹,夔作倒置状。圈足饰有四组兽面纹。

簋内底铸有铭文5行30字:

唯正月甲申,荣

格,王休赐厥臣

父荣瓒、王祼

贝百朋。对扬天子

休,用作宝尊彝。

铭文大意:在正月甲申这一天,荣到了这里。他是王的叔父,同时也是朝廷中的大臣,故称其为“臣父荣”。王赏赐他一个玉勺以及王用于祭祀的贝一百串。为答谢天子的美意,荣做了这件用于祭祀的宝贵的彝器。



团龙纹簋

团龙纹簋,高15.8cm,宽27.3cm,重2.24kg。

此簋侈口,圆腹,圈足。腹有二兽耳垂珥。腹饰浮雕团龙纹。龙张口,双齿外露,鼻上卷。龙纹两两对峙。圈足饰弓身卷尾蚕纹。通体以细云雷纹填地。



叔卣

叔卣,高19.3cm,宽21.6cm,重2.82kg。

卣为椭方体,方口四角发圆,大腹,圈足,有盖,盖顶作喇叭形捉手。器颈与盖沿均四面铸有贯耳,两两相对,贯耳是穿系的地方。盖面与器颈部均饰兽面纹带,圈足饰细弦纹两道。

卣盖内与器底有对铭,均5行32字:

唯王宗周。

王姜史叔使于太

保,赏叔鬰鬯、白

金、芻牛。叔对太保

休,用作宝尊彝。

铭文大意:周王在宗周行祭。王后的史官叔被派出使太保,太保赏给叔浸过香草的酒、白色的青铜、经过豢养的祭礼用牛牲。叔为答谢太保的美意,做了这件宝贵的彝器。



伯盂

伯盂,高39.5cm,宽53.3cm,重35.8kg。

此盂圆腹,卷沿,有二附耳,圈足。颈部前后饰浮雕兽首,兽首两侧饰夔首鸟身的变形夔纹,也称夔鸟纹。腹部饰宽叶纹,圈足上饰对角夔纹。

盂内底有铭文2行15字:

伯作宝尊盂,其万

年孙子子永宝用享。

大意是说:伯做了这件宝贵的盂,希望后代子孙永远享用,并以此为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