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机场规划图:Gucci虐待员工事件调查:公司发封口令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20/02/28 22:23:26

Gucci虐待员工事件调查:公司发封口令

新华网深圳10月10日电(记者乌梦达、王攀)自称曾在深圳GUCCI(古驰)旗舰店工作过的员工近日在网络上发表了一封《集体辞职的古驰员工致古驰最高管理层的一封公开信》,控诉古驰公司100多项行为规定中限制员工: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孕妇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等,甚至怀孕7个月员工仍要上夜班,最终致使孕妇流产。

Gucci虐待员工事件调查:公司发封口令

网贴在网友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网民质疑,古驰作为国际知名品牌涉嫌虐待员工行为不仅与其“江湖地位”不符,更违反了相关劳动法律法规。真相到底如何?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记者核实】网帖爆料:跨国奢侈品巨头的“加班黑幕”

一直以来,人们对“血汗工厂”的理解往往是一些制造企业,而与古驰这样知名的跨国奢侈品巨头距离很远。

然而,“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店铺里丢了东西所有员工'连坐’赔偿,孕妇在店里吃东西补充营养被告知'只要吃一个苹果,将被记过,吃八个苹果将被解雇’”。离职员工的一封公开信却让古驰以被怀疑是“血汗工厂”的另类方式成为近期网民关注的焦点。

公开信中说:“古驰也许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但是却长满了虱子。”

“中国网事”记者采访了数位离职的员工。这些人士表示,古驰实行的是所谓的“综合工时制”,上一天班轮休一天,一天的工作时间大约为10小时,但每晚10点下班,员工们都要“先打卡下班再加班”,往往要“清点货物到凌晨两三点钟”,因为这样就算正常下班,不用计算加班工资。

一位姓何的离职员工告诉记者,最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连坐”赔偿,要店员既卖货又当保安,商店只要丢了一件商品,所有人都要连带赔偿。员工们出示的丢失事故报告显示,仅2009年到2011年8月,深圳古驰店铺共发生15宗16件商品丢失,总计金额近7万元,这些金额全是从全体员工的工资中扣除。

而据一位已经离职的古驰公司中国高层领导透露,古驰为自己的每件商品都购买了保险,古驰将从丢失的商品处获得双份赔偿。“丢一件,赚一件,丢的越多赚的越多。”一位员工愤然表示,他的一位怀孕生产的同事,回到店里上班没有看到公司的贺喜红包,却要上交大笔赔款。

在公开信中,辞职的员工希望古驰能够赔偿他们“长期拖欠的应得加班费用”,同时赔偿因为“古驰恶劣劳动条件造成的身体伤害”。

目前,古驰的“血汗工厂”疑云已经引发了网民的强烈关注。网友“一只愤怒的小鸟”就表示,其实“血汗工厂”何止这一家,在中国很多外资企业都存在类似的压榨员工的现象。网友“海上微尘”表示:“奢侈品的背后是多少低层阶级的血泪堆砌的!”

【最新进展】古驰向员工下达“封口令” 道歉迟迟未到

据员工介绍,他们今年1月就向古驰提出了赔偿请求,但GUCCI(中国)贸易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们回复离职员工的公开信表示:根据核查电脑中全部历史考勤记录及加班记录,“确认公司不存在没有足额支付加班费的情况”。

而一名员工出示的古驰亚洲区高管在微博上回复她的私信则表示:“GUCCI公司一直以来均十分关注员工的福利待遇。目前,正在积极对此特殊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并将尽快采取必要措施进行妥善处理。

虽然古驰方面坚决不承认存在未支付加班费的情况,但记者得到的一封古驰公司高管发给各门店经理的邮件却显示:“严谨提醒关于晚上点数一事,现在规定不管任何原因,任何理由,到晚上11点还没有点数正确,必须立刻打电话给我报备,并让所有员工下班”。

一直关注这一事件的深圳大成律师事务所杨乾武律师表示,这封信需要从两层意思理解,一方面古驰在社会的舆论压力下做出了改进,显示事件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但即便如此仍违反自己公司规定的下班时间为晚上10点的规定。从另一个角度,这也反过来证明过去情况比现在更加糟糕。

虽然事发之,古驰方面曾向媒体回应“正在积极对此特殊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并将尽快采取必要措施进行妥善处理”。但在员工看来,这更像是“托词”,因为至今为止仍未收到古驰公司的道歉及赔偿。

事实上,古驰公司在媒体曝光后发表“外交辞令”的背后,却向员工下达了“封口令”,给每位店员发放了关于“敏感问题”的标准应对答案,并要求对疑似暗访记者的顾客要特别注意,并完整记录其对话过程,向公司进行报告。

记者拿到的一份员工上交给古驰公司的谈话报告就显示,当有一位顾客向店员问如果丢了东西是否你们自己赔偿时,该员工则按古驰的标准答案回复:“不好意思,这是公司内部的事情。”

【深度链接】劳资争议日多劳动监察部门应履责

深圳市罗湖区人力资源局9日下午在接受“中国网事”记者采访时表示,辞职员工与古驰公司在加班时间和加班费计算方式上存在较大争议,且双方都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建议辞职员工去申请劳动仲裁。

但这一表态并不被投诉员工和律师认可。杨乾武说,古驰方面出示的证据有两个,一是电子考勤记录,二是所谓上海静安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对古驰公司实行综合计算公式工作制的批复,但两份证据都有问题。

“一方面,古驰公司的电子考勤记录并未按照一般惯例让员工至少每月进行一次对照,而电子考勤记录是可以被进行人为修改的,同时‘先打卡再加班’的情况也无法在考勤记录中显示。其二,不能拿上海的地方行政许可适用深圳,这是显而易见的。”他说。

对此,罗湖区人力资源局有关负责人则表示,相关法律仍存漏洞,因为古驰在上海注册,所有深圳员工均以劳务派遣方式签约,在深圳的店铺并未成立公司,连分支机构都不算,就相当于古驰“在深圳的柜台”,劳动监察部门难以获得相关信息,他们也很为难。

深圳市总工会权益保护部副部长王鸿利表示,古驰此次出现“血汗工厂”争议,是当前企业和劳动者劳动关系争议的一个新动向。这类跨国企业在华机构很多未设立工会组织,而普通员工在取证时与公司相比确实存在难度。但他表示,一方面,员工可以到深圳市总工会投诉,总工会将会介绍律师提供帮助,此外员工们的集体互相作证也可作为一种证据。

面对员工和跨国奢侈品巨头的劳动争议,杨乾武说,根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劳动监察部门应该“就调查、检查事项询问有关人员”。“相信只要花上点时间去古驰店铺找员工了解一下情况就能基本了解事实,但不知道有关部门是否积极进行了调查。”

他说:“劳动监察部门应该履行职责,而不能放任两个实力不均等的对手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