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体育局官网举重:中国人比较能容忍有规律的抢劫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20/04/09 19:32:45

中国人比较能容忍有规律的抢劫

 

鲁迅先生在他的《灯下漫笔》中说,中国的历史不过是“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他分析了原因,“但实际上,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然而下于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中国的百姓是中立的,战时连自己也不知道属于那一面,但又属于无论那一面。强盗来了,就属于官,当然该被杀掠;官兵既到,该是自家人了罢,但仍然要被杀掠,仿佛又属于强盗似的。这时候,百姓就希望有一个一定的主子,拿他们去做百姓,——不敢,是拿他们去做牛马,情愿自己寻草吃,只求他决定他们怎样跑”。   

 

“假使真有谁能够替他们决定,定下什么奴隶规则来,自然就“皇恩浩荡”了。可惜的是往往暂时没有谁能定。举其大者,则如五胡十六国的时候,黄巢的时候,五代⑽时候,宋末元末时候,除了老例的服役纳粮以外,都还要受意外的灾殃。张献忠的脾气更古怪了,不服役纳粮的要杀,服役纳粮的也要杀,敌他的要杀,降他的也要杀:将奴隶规则毁得粉碎。这时候,百姓就希望来一个另外的主子,较为顾及他们的奴隶规则的,无论仍旧,或者新颁,总之是有一种规则,使他们可上奴隶的轨道”。

 

我认为他分析得很有道理。中国人最怕没有规律的抢夺,而比较能忍受有规律的抢夺。

 

中国人的“孝义”价值理念发展不出超越家族范围和小圈子的自治组织,“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只能形成一个小规模的组织抱团取暖。一旦战争来临,这种小规模的组织根本无法抗衡,只有被宰割的份。在大一统的集权统治的限制下和愚化下,个人发展严重不足,文不能进行独立的思考,武不能抵挡一般的人身侵害。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只有期待被抢得有规律,因为这能使他们感到安稳,心理踏实。

 

在兵荒马乱,盗匪横行的时期,即便他们比天下太平时被抢得少,他们也感的不安稳。为何?因为兵匪的抢劫是偶发的,不可预料的。老百姓天天都担心害怕,不知道哪一天土匪就会来洗刼。但对于官府有规律的抢劫,就很容易接受。因为这应该是可以预料得到。老百姓可以早就准备好,俟官府征粮的一来,就交出去。说道:早就给您准备好了。纳完粮后就不用担惊受怕了,欢欢喜喜地下地干活去了。

 

某些情况下,老百姓甚至还会很踊跃,积极配合官府的抢夺。官府如果再搞个什么嘉奖,说“纳粮光荣”之类,那就反而觉得被抢了无比的高兴,充满了喜悦。

 

当然,铁定的是,官府的抢夺必然也变得没有规律和随意。因为眼见得老百姓这么乖顺,自然索取越来越多,各种欲望无限膨胀。今天想吃鲍鱼,明天想吃鱼翅。而想吃皇粮的人也越来越多,而交皇粮的人越来越少。自然,就会加在索取。在税外摊派各种名目的收费。这样,官就如匪,老百姓忍无可忍,一些桀骜不驯者就会挺而起险,或流窜为匪,或揭杆起义。

 

如此就进入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2011年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