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体育局:行贿的语言艺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20/03/29 05:42:02

 

行贿也十分讲究语言艺术行贿者巧舌如簧,说得口沫横飞、编得天花乱坠,总归一句话,让收钱人心安理得,根本不觉得那是在受贿;即使知道那是在受贿,也会感到很安全。行贿者的“语言艺术”,据笔者观察,不外如下几种方式。

1.攀亲套近法。

行贿者往往会以亲戚、同学、朋友、同事、战友等身份,以亲情、友情的交流为幌子,通过转弯抹角的推算,和受贿者拉上关系攀上亲。辈份比受贿者低,就尊称“大爷”、“二老爹”或“表舅”、“表叔”;曾在某党校一起培训过一二十天,即为“同学”;同主人或夫人同姓,就是“本家”了;都在部队待过,自然是“战友”;实在八杆子打不着,就认干亲,什么干爸、干妈、干儿子、干女儿。很多贪官直到在法庭上,还振振有词说钱是亲朋好友送的,其实这些“亲戚”多是“攀”来的。

2.移花接木法。

为了减轻受贿者的心理负担,有的行贿者会找个“第三者”来过渡一下。如果请人帮忙时,行贿者会说:“这是活动经费,请您帮我打点。”如果膝下有子,行贿者会说:“这钱是给孩子的,是叔叔的心意。”如果上有高堂,行贿者就会说这是“孝敬钱”……反正是让你放心,这钱与你“无关”。

3.嘘寒问暖法。

送钱要讲究时机,讲究氛围。行贿者擅于觅准机会,当出手时就出手,一副救急扶困、肝胆相照的样子。乔迁新居时,他们会说:“搬家急需用钱,这点钱先借给你急用。”子女升学、出国时,便说“侄儿(侄女)有出息,这是叔叔的一点心意。”至于逢年过节、红白喜事时,更是行贿的大好时机,打着人情、拜年的幌子,贺礼、红包满天飞。宁波市某信托投资公司营业部总经理吴彪在向副市长孙炎彪行贿时就说:“你上中央党校学习,在北京,那么多高层机关,花费肯定大。”听听,这话说得多么贴心。

4.避重就轻法。

明明是花大价钱特地买来的,却说是“顺路带点土特产”;明明是几万块钱,却说是“几个零花钱”。在行贿者口中,上万元只能“喝杯茶”,几万元只能“吃顿饭”。贪官李乘龙收的“茶钱”累计就达80多万元,最多的一笔“茶钱”达8万多元。避重就轻的目的,不仅显示行贿者出手大方,也让受贿者自我麻痹,似乎这样一来罪行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5.赌咒发誓法。

送钱的时候,行贿者往往会说:“这笔钱没别人知道,我做事,你放心!”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行贿者有时竟会以“党性担保”、“人格担保”: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无论怎样信誓旦旦,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消受贿者的顾虑,解除其后顾之忧。

6.掩耳盗铃法。

一般行贿者行贿时,避讳直接说到“钱物”,而是用别的话借代。如果是现金,行贿者就用“汇报材料”、“一点意思”之类的话来表达;如果是给领导拉皮条,行贿者也不会直说,而是说“给领导介绍个女朋友,让领导在紧张的工作之余,增添一些生活的情趣”。经过这样处理,便给赤裸裸的权钱(色)交易上了层保护色。

7.弦外之音法。

有的行贿者喜欢在烟酒等物品中“夹带”钱物,临走时一般要加句“烟一定要自己抽”、“酒里有内容”之类的话。江苏省泗阳县某乡镇党委书记受贿案发后交代,有一次,一个包工头为了能承包到一个工程,中秋节前送给他几斤羊肉,还嘱咐他:“羊肉不怎么烂,切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包工头走后,他切开羊肉一看,里面藏有用塑料袋包裹着的1万块钱。

行贿者的语言伎俩,花样百出,实难以一一穷尽,加之时时在推陈出新,更具欺骗性、迷惑性、隐蔽性。对此,领导干部必须保持警惕,以免在不知不觉中进了别人精心设计的圈套。笔者奉上三句箴言,一句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二句是“如果我不在这个位子,他会不会给我送钱”;三句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须知,“侥幸是一位不负责任的娘,她与贪婪结合,生下犯罪这个儿子后便翩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