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看不起华人:四海、三江指哪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09/19 14:23:13
四海:古代儒家相传之地理观念,谓普天之下,皆为中国;中国之外,则为四海。而《山海经》之作者,以为四海之内为“海内”,“海内”之中有五山,而中国在焉。四海之外为“海外”,“海外”之外为“大荒”,“大荒”为日月所出入处,且在“海外”与“大荒”之间,尚有许多国家及山岳在焉。最早提出“三江”名称的应是在战国时期(公元前475年—前221年)的《尚书》著作。《尚书》中有一篇《禹贡》,记述了我国九州(即全国分为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九州)的方域、地质、物产、贡赋、交通、政治、民族分布等,是我国最早的一篇人文地理的重要典籍。该书对扬州(九州之一,泛指今长江下游的江苏、浙江、上海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地理的介绍为“三江即入,震泽底定。”这里所指的“三江”,主要是指长江、黄河、淮河,因长江三角洲地区绝大部分是海拔50米以下的平原,这些平原主要由长江、黄河、淮河冲积而成。封建社会中被封建统治者定为必读的“十三经”(即13部古书)教科书之一的《周礼》,古代文经学家认为是周公(公元前十一世纪,周武王灭商建立西周王朝两年后病死,其子成王年幼,由周公姬旦代行王政,对周朝的巩固和发展作了重要贡献。成王长大后,周公还政成王)所作,当代文经学家从出土的周、秦铜器铭文中,认定《周礼》为战国时期的作品。《周礼·夏官·职方氏》谈到扬州时为“东南曰扬州……其川三江”。这是指古扬州一带江河纵横交错,密集如网的地形特征,与《禹贡》对“三江”的表述相同。历史步入汉代以后,“三江”名称有了多种解释。东汉时期(公元25年—220年),著名史学家班固写成了继西汉时期(公元前206年—公元23年)史学家司马迁《史记)后的我国第一部断代史巨著———《汉书》。《汉书·地理志》以今吴淞江和安徽省芜湖市、江苏省宜兴市间由长江通太湖一水,并长江下游称之为南江、中江、北江的“三江”。东汉人郑玄曾作《周礼注》,认为南江应是赣江(纵贯今江西省,全长864千米,流贯江西的赣南、吉安、鄱阳三大盆地,汇入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中江应是岷江(发源于今四川、甘肃、陕西边界连接的岷山,全长711千米,流域面积166084平方千米,在四川宜宾市与金沙江汇合后改名为长江);北江应是汉江(又名汉水,发源于陕西省西部,全长1532千米,流域面积168851平方千米,为长江最长的支流,在武汉市区注入长江)。盛弘之对《汉书·地理志》和援引郑玄看法的《初学记》中对南江、中江、北江“三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在《荆州记》一书写道:长江上游为南江,长江中游为中江,长江下游为北江,合称为“三江”。北魏时期(公元386年—534年)著名地理学家郦道元(466年—527年)十分注意到各地寻访古迹,观察江河水道分布及各地区风貌,为前人所注的《水经》作注。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写成了一部内容丰富、注文20倍于原文、引用典籍多达430多种、详细记录了全国1252条大小河流的走向和所经过的山陵、城邑的地理名著———《水经注》,具有极高的文学和史学价值,是中国古代地理名著。《水经注》认为,“三江”应当是《汉书·地理志》记载的分江水(指据说由今安徽省贵池市分长江水东出至浙江省余姚市入海的江水,而实际上这是一条并不存在的水道)、中江(指长江通太湖一水)、北江(长江下游至出海段)。《水经注》还另引晋朝人郭璞(郭景纯)的看法,说岷江、松江(即今吴淞江)、浙江(即今钱塘江)为“三江”。史书《吴越春秋》记载、浙江(即钱塘江)、浦江(即浦阳江)、剡江(即曹娥江)为“三江”。韦昭《国语》注:松江(即吴淞江)、钱塘江、浦阳江为“三江”。《〈书·禹贡〉择文》引顾夷《吴地记》:淞江、娄江(浏河)、东江(已堙塞)为“三江”。西晋史学家常璩编著的《华阳国志》,是中国地方志编纂史上的一个创举,是中国最早的、比较完整的一部地方史书。《华阳国志》将长江上游的岷江、涪江、沱江称之为“蜀之三江”。明代文学家、曾试进士第一、授翰林修撰的杨慎,因触怒皇帝,被谪戍云南永昌卫35年之久,最后死在云南。杨慎学识广博,著书100余种,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明史》评价杨慎“明世记诵之博,著作之富,推慎为第一。”其所著的《病榻手   》一书,称岷江为外江、涪江为中江、沱江为内江,外、内、中江合为“蜀之三江”。中国史学历史证明,《禹贡》是我国古代最早的人文地理重要典籍,《山海经》则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自然地理的名著。《山海经》先是口头传说,至战国时成书,秦汉时作有增补,共18卷,主要记述古代巴国、蜀国、楚国等40个邦国地的山川(550座山、300余条水道)、形势、土性、怪异、古迹、民族、物产及巫医、祭祀等原始风俗,是一部记述以地文地理为主、古代神话传说和海内外奇物异境相辅的名著,其独特的风格,自古便享有奇书之称。郭璞在注《山海经·中山经》时称长江、湘水(即湘江,源出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北部海洋山西麓,全长817千米,流域面积8万多平方千米,是湖南省流域面积最广、经济价值最高的河流,汇入洞庭湖)、沅江(源出贵州云雾山,贯通湖南西南、西北,全长1060千米,流域面积近6万平方千米,流量仅次于湘江,为湖南省内第二大河,汇入洞庭湖)为“三江”。西汉时期增补了内容的《山海经·海内东经》将大江(岷江)、南江(内江)、北江(涪江)称为“岷三江”。唐代的《元和郡县图志》将岷江、澧江(又名澧水,主要由湖南省西北的澧水、溇水、渫水三江汇成,注入洞庭湖)、湘江称为西江、中江、南江“三江”。明清时期,广西的漓江(珠江水系西江支流桂江的上游名称)、左江(源自越南东北部山麓,珠江水系的邕江支流)、右江(源自云南东南部山麓,与左江在广西南宁市老口镇汇合后横贯南宁地区)也有“三江”之称。以上这些“三江”之称,是古代时期有关人士的一些见解。近代以来,人们逐渐认识到,这些“三江”名称的定位都很牵强,主要是受到社会历史时代的限制、交通的艰难、地域文化的封闭及个人知识、经历的局限等历史因素的影响。尽管如此,却仍不失为古代有识之士对祖国“三江”名称的不懈探索。可以说,古代先人的这种探索,无疑是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三江”文化精神财富。直到现在,史学界、地理界的专家学者确实不能对“三江”作出一个固定的江河名称的判定,因为中国江河众多,西高东低的地势使得百川奔流,“一江春水向东流”,大部分外流河都归于太平洋水系。通过对“三江”江名的史地知识的溯源,可以对“三江”名称作出这样的认识,并以这种认识作为本文的结语:“三江”,不是固定的某三条江的名称,没有江河流域自然属性与政区属性的专指性;“三江”,应当是泛指外流河系里众多江河水道的总称。这一认识,有利于当代中华儿女传承和弘扬中华文化,避免发生学术上对“三江”名称专指性的不必要的争议;任何江河水系的“三江”儿女,都可根据历史的渊源和历史在现实的延续,对为世世代代的华夏子孙提供了最无私奉献的“三江”进行认识、热爱和建设。只有认识、热爱并建设好“三江”,才会真正地形成“财源茂盛达三江”的经济繁荣与构建和谐社会并进的全面小康的新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