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的嘴脸什么意思:“献身”艺术,我们该宽容,还是宽衣?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09/21 16:52:14

“献身”艺术,我们该宽容,还是宽衣?

    不久前在网上看到一则中新网刊发的图片新闻,报道山西太原在文庙举办了一场人体彩绘秀。“主办方称,此次创作活动是对低俗文化的挑战。”
    文庙,也就是孔子庙,是祭祀孔子的地方。大家都知道,孔子是中国古代卓越的教育家、思想家,一生周游列国,崇“仁”弘“礼”,诲人不倦。他所倡导的思想文化圄于所处时代虽有所局限,但其思想精华一直是几千年来中华传统文化的主流,在今天也依然焕发着勃勃生机。可以说孔子,是中华传统文化的象征,是中华文化在国际上的名片。因而,千年来,人们建文庙祭祀孔子,从而崇文弘礼。
然而在文庙这样一个庄重神圣的场所,一出人体彩绘秀竟然在此粉墨登场,主办方竟然宣称“是对低俗文化的挑战”。
笔者就懵了,挑战谁?挑战低俗文化?挑战孔子倡导的“仁”“礼”?挑战千年的儒家文化?如果我们的传统文化低俗,那在这样一个本应庄重肃穆的公众场所搞劳什子的人体彩绘秀就是高雅?我不知某些人是生错了国度,还是吃错了药。自己在做婊子还在口口声声申辩做婊子是为了揭露婊子,挑战婊子,批判婊子,所以应当给婊子立牌坊以旌表彰。真他妈的婊子逻辑。
   联想到前不久轰动一时的北京宋庄“艺术卖比”,把一场众目睽睽之下的裸体性交,高雅地包装成所谓的行为艺术.据说也是“想通过这个行为来讽刺当代艺术圈里,艺术被过度商业化的文化现实———“艺术如同卖比””。在当事人被警方带走被判一年的劳动教养后,其律师辩称“本着对艺术宽容的态度,不适合对XX实施劳动教养。”
   对艺术的宽容?什么是艺术?为什么要宽容艺术?
   笔者无意对艺术进行概念界定,但笔者知道,艺术应当是美的、真的、善的,而且应当唤醒真善美。艺术不仅是个人情绪的一种宣泄,也应当是对社会心灵的一种净化与提升。艺术不是唤醒卑鄙邪恶,而是应当唤醒崇高与善良。
   笔者也无意否认人体的美丽。在天地万物中,人是最美的。可是人之所以为人,而不是动物,在于人有高贵的情感,又合乎礼制的行为。展示人体的美,要看对象,要分场合,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再说高一点,要遵从一定社会的主流文化价值和思想道德。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艺术文化领域乱相丛生。只要有人高喊弘扬传统文化,高扬时代主旋律,就会被认为复古、左倾,被围攻谩骂。理由无非是现在是开放时代,艺术自由。现在,为了名利,几乎一切都往艺术身上凑:裸体摄影,艺术;裸体绘画,艺术;裸体滑冰,艺术;裸体上镜,艺术;连宋庄的“卖比”也被称作艺术。艺术成了金钱的敲门砖,艺术成了无耻的遮羞布。
   真是佩服国人在“艺术”上的“创新”精神。为了“艺术”可以绯闻,为了“艺术”可以宽衣,为了“艺术”可以脱光,为了“艺术”可以“献身”,为了“艺术”可以挑战传统。
   近些年来,中国的主流价值观在浊浪滔天的“艺术潮”冲刷下已经所剩无几,在“艺术”横行的年代,主流价值观只能掩面倚着墙根偷偷行走在时代的边缘。
   当人人披着“艺术”的战袍冲向名利的战场之时,当中华几千年文化只剩下所谓的“艺术”之时,当世界在围观窃笑中国这个“艺术”的国度之时,我们还知道什么是艺术吗?还找得到真正的艺术吗?
   试问:艺术该宽容吗?那些打着“艺术”旗号消解传统,挑战道德的所谓“艺术家”该宽容吗?
  
   想起了《诗经》中《相鼠》里的一句话:“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把它送给那些宽衣的“艺术”以及“艺术家”们,也许最恰当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