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比亚洲人显老:由青年争当公务员说起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09/21 16:53:09

由青年争当公务员说起

 (2011-07-19)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最近对俄国青年热中做公务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意味着,他们选择这条道路是因为这是快速致富的方法。”梅德韦杰夫解释道。“也就是说,青年在这方面看到了可以不费力气快速取得成功的榜样。”他指出,“他们的想法是,(年轻人)走上基层岗位,受贿几次,然后就可以睡安稳觉,开展自己的业务。尽管,通常,这种情况永远都没有到头的一天,而是伴随一生的情况。”

  相比于中国人的认识,我觉得这位总统可谓“很牛”了,因为他能够准确而一针见血地道出其中奥秘而不加任何掩饰,尤其是这个“腐败很严重”的国家正是在他的治理之下。

  其实争当公务员的世界之最,应该是中国的青年,每年公务员招考都吸引了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年轻人报名,应当会征服任何一位苛刻的吉尼斯记录的评审官。但是这个现象,在我们这里的反应却很平淡,更没有将其提高到涉及腐败的高度。或许中国人具有某种当官的传统特色,自古以来就将做官作为一个读书人的最终和最高目的,除此,好象读书完全不知道还可以做什么其他的了。于是,中国人没有将蜂抢公务员职务当回子事情也就理所当然了。

  我佩服梅德韦杰夫总统的坦白和诚恳,特别是他那种毫无隐晦的态度,承认自己所统治的国家很腐败,是需要勇气的,而惟其如此,才有可能痛下决心消除腐败。如果一味迁就,避重就轻,将腐败统统归咎于个别人的个别行为,不从根子上下手,则腐败很难根除。我们现在的预防腐败最惯用的手段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岂不知那些腐败分子根本就不用学习,因为他们反腐败的理论和经验比什么人都要丰富和透彻。

  为什么不敢于承认腐败的根源在于体制和制度本身呢?即使承认了,未必会引起慌乱和动荡,乱字的起因只是腐败,只要有决心消灭腐败,人民不会闲着没事找乱的,他们深知,动乱的受害者就是人民自己。

  中国反腐败已经有日,至今腐败仍然频出,似乎野草烧不尽。人类中毕竟勇于以身试法的是少数,腐败分子从来没有预想过会被抓、被杀,他们的侥幸心很强,而这个侥幸心理恰恰是制度给他们造成的印象。我们始终强调我们的民主体制已经很完善、成熟,人民当家做主的事实已经形成,可是一挪到现实,马上发现其实并非如此,腐败官员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阻力也没有受到任何监督,一把手就是天,不可能有谁会违背天的意志。那些作威作福的老爷们,养了几十位姘头竟然没有一个人民知情,只有到了他们倒台以后,经由司法部门调查,方才公开于世。我们经常抨击美国的社会体制,可是,就是那样糟糕的社会,一位总统与人私通,立刻就被曝光并被传讯,险些遭遇弹劾。一个州长仅卖了个参议员的位子就被判刑,而这个参议员只不过相当于我们一个省人大代表的头衔。那样一个糟糕的社会尚且容不得丝毫腐败,真的很可令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汗颜的了。

  承认腐败,并不等于姑息腐败。所谓“知耻而后勇”,只有承认了自己的缺陷,才有可能去琢磨怎样弥补。人们日常所受教育,无非“伟大、光荣、永远正确”而现实却毫不客气,用非常残酷的事实向人民展示了另外一个方面。从现有的腐败案例看,腐败分子没有一个不是受党多年培养、教育的“优秀”人才,甚至在他们已经滑入腐败的泥潭之后,仍然不断地表现着他们的“才华”。那么到底是什么缘故使他们抛弃了多年的影响而被开放所引来的几只苍蝇所“污染”了呢?一个整天被“伟大”的理想所浸染着的“革命战士”难道会那样经不起风吹雨打,几只铜板、几位美女立刻就让他们掉转枪口,变成敌人?如此我们这个阵营未免显得有点过于脆弱。将腐败的根源一律归咎于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可有没有想过,就是资本家本人也并不都是腐败分子啊。人们怎样解释世界头号资本家的比尔.盖茨摇身一变成为世界头号慈善家的事实呢?难道他会具有那么强的免疫力竟然身处资产阶级之内而不受资产阶级思想影响?“影响说”只是一种托词而已,目的不过是为了模糊人们的视线,避免将反腐败引向真正的、根本的要害。

  梅德韦杰夫给我们的启发,应该是有益的,他没有采取转弯抹角的方式,而是直接将矛头指向心脏。他所说的“他们选择这条道路是因为这是快速致富的方法”毫不含糊地将公务员这块领地视为腐败之地,不论谁去了,都会腐败。而决非只有那些受了“影响”的个人。这样,我想,他就具有直接向公务员这个领地开刀的准备和打算,免了许多弯路。可以说英明啊。

  不知怎么的,俄罗斯人喜欢做什么都一步到位。在体制转型上一步到位,现在反腐败,又将一步到位,从来不摸着石头过河。与我们的做法孰是孰非,在短时期里可能难以分解,只有等待时间判决。不过他们的做法给人以明快、痛快的感觉却是无可置疑的。也许这与俄罗斯人的性格有关,不得而知,总之,等着瞧吧。

   季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