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五大教堂:中国人海外炒房犯众怒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09/19 14:55:28
   上世纪80年代,有很多故事讽刺全球出击的日本暴发户。但如今,当美国人看到帝国大厦的尖顶在中国国庆节被打上了红光,故事主角也就顺理成章地替换成了中国人。

    中国炒房客变公敌

    海外物业展上外国掮客的笑容依旧热情,但不知从何时开始,中国投资客的阔气程度与他们在当地受到的礼遇成反比了。
  几个月前,加拿大温哥华市议员及市长候选人拉德纳(Peter Ladner)公开表示,鉴于温哥华房地产价格飙升,政府应限制外国人,特别是中国人购买房子。拉德纳将当地房价高升归咎于中国炒房者。

    不止加拿大人有这样的想法,从去年7月开始,澳大利亚对外国人实施房屋限购令,这在号称自由市场的西方国家实属罕见,看来对外国人(以中国人为主)在澳大利亚炒房,当地人已经忍无可忍了。

    的确,中国人对移民热门城市的房产太有兴趣了。据了解,5月底,在超过400人的排队抢购下,加拿大新威斯敏斯特市一栋153套的公寓在两个半小时内全部卖出。在最终成交名单中,中国买主占了40%。6月初,加拿大列治文市中心的一栋豪华公寓楼出售。本计划在一个周六开盘,但是从当周周三开始,就有80多位购房者冒雨排队绝大多数是中国人。

    “说着汉语的买主让人恐慌,他们将墨尔本黄金地段的房产全部买断。这一股购房潮狂热得让人目瞪口呆,房地产经纪人以及居民甚至称,墨尔本有些城区的住宅区里,80%的房产是外国人购买的。”

    这几年,欧美绝大多数城市的房价都在下跌,但有华人处必有高房价。全球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聚集之地,房价都被高高抬起。

    这对当地居民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消息,年轻人离拥有自己房子的梦想越来越远。已经买房的人也不见得轻松,西方很多国家按房价征收房产税,房价飞涨,住房支出也水涨船高,压减了生活的其他开支。当地人把原本用来听歌剧、看电影、旅游、减肥的钱拿去缴房产税,生活质量因中国“炒客”的到来而直线下降,当然会怨声载道。

    加拿大人愤愤不平地抱怨,外来者改变了家园氛围,买下大片房产的外国购房者只是将它们当做投资,因此对房产的社区环境根本不关心,拥有大片茵茵绿草的房子被夷平让位于只有巴掌大绿化带的大厦。温哥华的开发商收到本地人士的抗议电邮,指房价过高遗祸下一代,有人甚至扬言要炸毁开发商的办公室。

    “当海外投资者带着大把大把的钱来到澳洲,在一个又一个房屋拍卖会上以高昂的价钱将澳人踢出局后,我们不禁要问,自置居所的伟大澳洲梦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澳洲梦已经变成了亚洲人的梦了?”澳大利亚人带着强烈的感情色彩控诉,中国人勤劳朴实的形象似乎已不复存在。其他地方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一项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只有9%的加拿大人喜欢中国移民。

    暴发户让人感觉不爽为什么西方人对中国投资者如此反感?中国富人在当地所惹的麻烦,总结成一句话就是:过度存在他太富有,生活得太舒服,太会用钱和当地人竞争资源。这个词曾被英国人用来形容二战时期登陆英伦的美国大兵。

    一个经济处于上升阶段的国家在输出资本时,掘金海外的投资者总是最先被围攻,人们对带着满满金钱和欲望的暴发户总是缺乏好感。

    向海外高歌猛进的投资者正在推高中国人的移民成本。移民国家不断调高政策门槛,除此之外,激进的中国炒客抢占了当地人头脑里的印象高地,提高了往后中国人融入当地社会的成本。

    很长一段时期,中国只是低价优质产品的代名词。

    现在情况不同了,中国富豪搬进当地的高档住宅,购买当地的服务或商品。他们出现在街头巷尾、商场公园,还带旺了一大批中餐馆。

    原先欧美人心目的中国人上世纪70年代在“兔笼”里居住,就知道干活,把所有的时间都节约下来,不逛公园,也不休假,是典型的工作狂。但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批财大气粗、知道享乐的人。

    中国人真正国际化是在这几年开始。从上世纪80年代起,国际化在中国只是一个被反复提及的口号,因为中国不像欧洲一些小国,公民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广泛在世界各地旅行。但现在,伦敦、巴黎、旧金山和罗马的街头充满中国游客,鼓鼓的钱包吸引着旅行社、抢劫者、骗子以及奢侈品店。

    当中国不可避免参与到世界事务中,既被世界影响,又对世界产生影响。中国富人开始学习西方喝红酒,而西方媒体又对中国面孔在法国戴高乐机场买几万欧元红酒的花边新闻津津乐道。
  在房地产上一掷千金后,下一步,中国人将用他们的庞大金钱干什么?很多人在关心。有句话说的好“任何崛起的经济大国最终都要试图塑造其所处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