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落芳华番外:“败家子工程”败的是良心和民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20/05/31 21:43:45

“败家子工程”败的是良心和民心

2011-07-27 16:00 四川在线 我说两句(1)

与高铁项目立项几乎同时上马的丹东火车站综合楼和一座公铁两用立交桥,总投资数千万元,建成仅仅两年多,就被迫拆除和改建,为高铁让路,巨额投资打了水漂。(5月25日新民网)

尽管相关方面对此深表无奈,有着种种貌似无懈可击的理由,然而投入数千万元巨资的工程寿命只有两岁多,怎能不让老百姓痛心疾首,又如何不被讥讽为“败家子工程”?

当然,这样短命的“败家子工程”并非丹东独有,近几年经媒体报道,引起民众广泛热议的,可谓数不胜数——

2006年10月,山东青岛市著名地标建筑青岛大酒店被整体爆破,建成仅20年;2007年1月,浙江杭州西湖边的最高楼——浙江大学湖滨校区3号楼被整体爆破,建成仅13年;2010年2月,江西南昌著名地标五湖大酒店被整体爆破,建成仅13年;2010年3月,落成不满10年、耗资3000多万元的海南海口“千年塔”沦为了“短命塔”……其中,最不可思议的也许当数安徽合肥维也纳花园小区1号楼,在正常建设了16层而尚未完工时被整体爆破,按市政府的说法,该小区影响了合肥城市景观中轴线的山景。

中国建筑的“非正常死亡”现象让人触目惊心,以至于有学者感慨:“我们有5000年的历史,却少有50年的建筑。”而与之相关的数据显示:英国的建筑统计平均使用寿命是132年,法国是85年,美国是80年。在油价、房价、学费都嚷嚷着要和国际接轨的情况下,建筑寿命是否也应该“接轨”一下?

说到“败家子工程”频现的原因,有学者归纳为“四说”,即“质量说”、“规划说”、“政绩说”和“暴利说”。这当然是非常全面也是非常正确的,然而解决问题的途径又绕了720圈回到体制的弊病上:官员权力过大,缺乏有效监督。所以有人戏称所谓项目规划不过是“规划规划,纸上画画,墙上挂挂,橡皮擦擦,最后全靠领导一句话。”

让我们很无奈地承认吧:在目前无法改变“一把手效应”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官员的良心,一个人之所为人的良心。灯红酒绿里纸醉金迷得久了,一个人的良心是“娘心”还是“狼心”,那是要打个问号的。在这方面,重庆组织领导干部下乡进村,无疑对促使官运省视自己的良心有着重要意义。

让官员亲眼看看那些前途堪忧的留守儿童,亲眼看看面黄肌瘦的穷学生狼吞虎咽地吃终于等到的免费午餐,亲自蹲一蹲农村学校里那遮不住屁股的露天厕所,那么当他们再“拍脑袋”下决定的时候,也许会多一些审慎,当他们再“拍胸脯”负责任的时候,也许会多一些真诚,当他们再“拍大腿”交学费的时候,也许会多一些自责。

也许我们并不满意这样的“也许”,可是连这样的“也许”也只是“也许”而已。也许当良心也不能被指望的时候,《桃花扇》里的名句——“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将成为盛世的谶语。

(责任编辑:朱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