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性抗震铸铁管配件图:王功权谈微博私奔称不后悔 已与女方分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12/09 07:26:53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7月09日13:09  南方都市报 鼎晖创业投资合伙人及创始人之一王功权

  谁都不想成为小三,没有谁愿意做小三,也没有人希望自己心爱的人成为小三,走到这一步,是有不理性,没有克制住自己的成分,但是感情,确实是没有办法问为什么,我只能说我们碰到了社会和道德底线的时候,只能去割舍。

  5月16日晚,鼎晖创业投资合伙人及创始人之一王功权在微博宣布放弃一切,和江苏中孚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王琴私奔,并在微博上发表原创歌曲《私奔之歌》被广泛流传。王功权此举引发数十万粉丝围观,毁誉参半,“私奔”一词则成为2011年网络热语,而近日,王功权已经选择悄然回家。

  经过记者几番努力,在桂林阳朔,陪伴妻子旅行的王功权与南都记者坦率对话,还原私奔事件真相。在长达三个半小时的谈话中,王功权谈起他的爱情,他的选择,他的痛悔,数度流下眼泪。

  “这件事没办法用对错来形容”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我想知道的是,现在这件事是否已经结束,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明晰的决定或者结果?

  王功权:(沉默)这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对于我来说。

  南都:我知道这些天你的日子一定不好过,虽然你写了个《私奔之歌》,又写了一个《风险投资之歌》。

  王功权:我并不太纠结和计较别人对我的抨击,我也不喜欢自我辩护,这是我长期的一个性格,面对这么大的一个群体,我最后怎么做,都会有人说我是错的。因为不同人有不同的立场和标准,我怎么做都是错的,都会被骂得厉害。

  南都:那么,你现在已经有自己认为是正确的选择了吗?

  王功权:你是指最后的结果吗?

  南都:包括你之所以选择离家出走到现在,也包括将来。

  王功权:实际上这件事是没有办法用对错来形容的,一旦涉及到情感问题,有的时候不是简单的对错、理性不理性来区别的,我也算是个走南闯北,经历很多,在理性的环境内工作多年的人,并且我的理性是实践证明了的,但是涉及到感情方面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会乱,不是指行为乱,是指思想乱。这是我的弱点。讨论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是很尴尬的,不是因为这个事情不可以说,而是在于人和人之间的沟通,往往是很有限的……

  南都:你认为自己是个敢于负责的人吗?

  王功权:我自己认为我不是个对自己、对亲人,对家人不负责任的人。起码这件事之前我是这样的。多年来我一直努力在做一个负责的人,而且这种努力是周围的人有目共睹的。这件事情的发生是很突然的。我被媒体误读成一个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爱情至上的人,而我这个年纪,已经不可能是一个为爱情什么都不顾的人,也不可能去为了炒作,无耻到那种地步。

  南都:当时你的宣告就是,放下了一切。你指的一切是什么?

  王功权:我所指的一切是指所谓的地位、功名、财权、商业资源,肯定不包括家人不管了,孩子不管了。实际上放下一切是很不容易的,对不对?但是我不要了。所有的工作我都是做了安排了,从去年8月份,我就开始找了接班人,已经考虑在合适的机会逐渐淡出(鼎晖),但是我没有想到是以这种突发的、激烈的方式离开。但是所有的工作我都是安排了的,不然鼎晖不会这样平稳地过渡。我是逐渐从(工作)一线退出来,早就有这种想法,但这种方式我事先没有想到……

  南都:现在来看,你怎么评价这种方式?

  王功权:我不认为这种方式是可取的,这种方式也不是我事先策划的。

  “私奔是缘于一起意外事件”

  南都:我想问你的是,在私奔之前,你考虑了多久?还是一时冲动,心血来潮?

  王功权:心血来潮说不上……我妻子对我是蛮好的,应该说,我和她之间有很深的感情。

  南都:你曾经在微博上说,你妻子认为你是爱她的。

  王功权:我和她有很深的感情。

  南都:你说的这个感情是爱情吗?

  王功权:不同的人对爱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南都:你在回避这个问题。她看到你的回答,可能会心碎。

  王功权:她不会心碎。我们之间是有感情的,而且感情很深。

  南都:但是这不能取代你想要的爱情?

  王功权:我没有说这是不是爱情,因为我不知道爱情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南都:只有激情才配叫爱情吗?

  王功权:你认为我是会把激情当做爱情的人吗?

  南都:但是在很多人眼里,你和王琴的爱就像一场大火……

  王功权:大家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生活里就不会发生这样突发性的事件,这种突发性事件会让你变得很尴尬,很局促,很为难。这种突发性的事件有的人处理得会好一些,有的人会处理得不是很好。

  南都:你指的突发事件是?

  王功权:是私奔当天晚上发生的意外事件。太太发现我和王琴见面,我觉得没有办法面对,临时选择和王琴出走。

  南都:在私奔事件中,你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王功权:我当然是主动的,别人不会逼着我去做。一个对你很好的太太,但是她可能在某一方面对你要求比较严格,这种严有时候让你会觉得郁闷,回过头这么想她是可以原谅的,她只是希望我和她认为会存在问题的女性不接触。

  南都:难道这不是个很合理的要求吗?

  王功权:是,这其实是个很正常的要求。但是并不一定她这么做有道理,对方就一定会感到舒服。事实上我们那时候已经决定分手了,已经朝不再联系的方向走,但是有些商务的事情我们还是需要见面处理的,所以就存在一个她不希望我们接触我们还有时候要接触的事实。

  南都:其实之前你已经决定放弃了?

  王功权:我们共同的决定是放弃。但是正在那天我们见面的时候,太太来电话问我跟谁在一起,我是不喜欢撒谎的人,我告诉了她,是王琴。我可以有选择地说话,但是只要我说的,就是真话。如果我那天撒谎了,这些问题不会这么早来临。

  南都:在左右欺骗中游刃有余?

  王功权:很多人都是这样找到了可以继续下去的路。

  南都:你不想要这样的路吗?

  王功权:我不喜欢撒谎。我尽最大努力不撒谎。所以我回答了我和王琴在一起,而不是另外的朋友。但是这个回答把我逼到了绝路上。

  南都:这种特性在婚姻生活中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王功权:很多事情在婚姻中是没有办法评判的……除了在职业上我是非常理性的人,但是在感情和生活中,我不是个时时刻刻理性的人。比如我喜欢批评政府,我也知道我说的基本上是没有用处的,但是我还是要说。我回答之后,我感觉我很难回家去面对她。

  南都:私奔的念头是那一刹那产生的?

  王功权:是的。因为很尴尬回去怎么面对。

  南都:也就是,之前的一个选择现在变成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

  王功权:是的。

  南都:这个选择是顺从你的内心的吗?或者说,这个选择是你潜意识希望的结果吗?

  王功权:(沉默)我是觉得跟我太太继续生活也可以,停下来跟王琴在一起也可以。

  南都:也就是说其实你内心没有一个绝对的选择。

  王功权:(沉默)把家放弃会让人背负更多的道义的自责。

  南都:但是你还是选了?

  王功权:因为不敢回去面对尴尬。

  南都:你的意思是,如果那天不发生这个事情,可能是另外一个结果?

  王功权:所以我没有像大家说的那么决然。

  南都:那就是一个偶然?

  王功权:我认为是这样。

  “王琴猜到了,主动说出分手”

  南都:你对你当天的那个选择,后悔吗?

  王功权:我现在和我的太太在一起。

  南都:这算是个最终决定吗?

  王功权:可能就会选择和她在一起了。

  南都:私奔真的就成为一个一个偶然和插曲了?

  王功权:社会给各方面的压力太大了。

  南都:在这个压力之下,你做了个情场上的逃兵?

  王功权:(久久沉默)

  南都:我知道,每个选择都是很痛苦纠结的。

  王功权:舆论的压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南都:这种压力更多的是来自于外来的,还是自己对自己的?

  王功权:不光是给我的,主要是给我的家人的,给王琴的。就算我顶得住,她能不能顶得住?她是一个女性,有自己的尊严,在意自己的影响和声望。

  南都:终究还是落回了原地。有不甘心吗?

  王功权:我怎么回答你的问题,都会伤害一个人。

  南都:你为什么选择在微博上发出这个消息?

  王功权:在微博上发言(私奔)的事情,回过头来想,我是后悔的。这是肯定的。

  南都:两个有地位有身份的成功人士,如此高调宣布私奔,可谓是惊世骇俗吧。

  王功权:我的工作日程已经排到了几个月之后,而且我没有参加鼎晖的月会,大家找不到我肯定会着急,会误会我出了什么事情,当时已经和大家失去联系一两天了。

  南都:也就是说,发微博说私奔实际上已经是在私奔之后?

  王功权:是的,做决定(私奔)只是为了回避问题。当时大家看我手机关机,会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没有任何办法短时间内通知那么多的人,而且没有办法解释清楚。而且当时我是一旦下了决心,我很怕自己会再后悔,再发生什么变化,有一种潜意识想造成既成事实不能回头不可改变的想法。就这样,算了。

  南都:豁出去了?

  王功权:豁出去了。

  南都:现在想想,真的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了吗?如果你是和太太面对面谈离婚,再来和王琴结合,是不是也许比今天更容易面对一些?压力会小得多?

  王功权:每个人都有手忙脚乱手足无措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在情感方面,处理这方面,这是我的弱项。当然也许有人问我,既然你没有对王琴爱得不顾一切,为什么要和王琴走?我和王琴肯定是关系很好的,互相有很强的好感的。

  南都:在你回家之后,再谈这个问题,你会不会感觉心痛?

  王功权:(叹息)我不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但是当时我选择和王琴走,是做好了不回头的决定的。

  南都:但是最后你还是做了懦夫。

  王功权:王琴承担了非常大的压力。她有自己的地位、社会职务,社会铺天盖地的舆论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同时我家里的这些情况,导致这么大的压力,这些压力都让王琴和我产生了负疚的心理。这种负疚会让王琴有更多的压力。往前走可能是王琴希望的结果,可是人并不是可以什么都不顾,只要自己高兴就可以的。如果我天天生活在这种负疚之中和她生活在一起,也不是她想要的未来的生活。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她让我回家处理,如果能处理好,我们还会在一起,如果处理不下来,也就只能这样。

  南都:她也没有做好所有的思想准备?

  王功权:(这件事)对我们都是突发的。

  南都:也许有人问,这是不是缺乏该有的严肃?

  王功权:我不这么认为。我和王琴肯定是很友好的。我也是做了和她一起生活的准备的。

  南都:你们在一起相处的一个多月是怎么度过的?旅行?

  王功权:我们不能出门旅行,因为太多人盯着我们。我们只能找个地方住下来。家里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需要面对。所以她最后把我送回家,希望我自己去面对这些事情。

  南都:但是她把你送回去,却等于彻底失去了你。

  王功权:她是个很豁达的女性。她是抱着能够结合也好,不能结合也不想勉强的心理。

  南都:最后这个分手的决定,是谁做出的?

  王功权:(沉默)王琴。

  南都:你听到她的这个决定,是什么感觉?如释重负?

  王功权:(叹息)

  南都:真正私奔的感觉是什么?快乐吗?有没有预想中的幸福和快乐?

  王功权:我和王琴在一起是快乐的。但是并不意味着不存在那些压力。太太在哭,舆论那么大,两个人怎么可能一天到晚乐乐呵呵,做不到。媒体把我骂成不负责任,或者什么都不顾。你可以理解我们两个在突发事件当中的失措,我们在想我们该怎么面对。我和太太还是有感情的,在一起生活也不是不可以。就这样,选择了……

  南都:你不是说不想回头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了头?

  王功权:我想如果回到家里,面对那么多年爱我的太太,面对这么小的孩子,我感觉,我可能决绝不下来……

  南都:她要求你回去处理,是不是她已经明白她和你没有将来了?

  王功权:不是这样。她抱着能处理下来就在一起,处理不下来就分开的态度。

  南都: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处理不下来的?

  王功权:叹息(眼睛红了)一回家看到孩子和太太的时候,我就知道完了,够呛。因为人都不容易……

  南都:你把你的决定告诉王琴了?

  王功权:我没有告诉王琴,是她根据情况猜到了。她主动说了分手。

  南都:你怎么回答的?

  王功权:我说,我先陪陪她吧,下一步,我还没有想好。真的是这样。

  南都: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答案了。

  王功权:我不知道这对她是不是答案,但是她是有这样的心理准备的。她很理性。

  “现在还不能说是最后的结局”

  旁白:在王功权和王琴微博高调私奔之后,王功权的妻子在微博上现身,登出王功权和其的亲密照片,表态希望王功权回家,“和原来一样在等你。”

  南都:你回到家的时候,你太太对你说了什么?

  王功权:(苦笑)她没有说什么,她就苦笑了一下。没有责怪我。

  南都:没有提这件事?

  王功权:不太讨论。

  南都:那代表她原谅你了吗?

  王功权: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原谅是什么概念。如果说这事跟完全没有发生一样肯定不可能,但是没有觉得关系怎么不好。

  南都:你没有向她道歉?

  王功权:道歉是没有意义的。她知道在这件事之前我的态度,她知道这是个突发的事件。她是了解我的。

  南都:你觉得她会谅解你吗?

  王功权:我知道她会的。

  南都:你应该知道,丈夫所做的私奔事件,对一个女性来说,是多么大的耻辱和压力。

  王功权:她不是非常在意社会上的看法。

  南都:你这个自信从哪里来?

  王功权:因为我们在一起20多年了。

  南都:她在意的是什么?

  王功权:在意的是我在不在她的身边。

  南都:你觉得她对你的爱已经超越了舆论以及丈夫背叛所带给她的压力和痛苦?

  王功权:这个事情很难谈……

  南都:我很敬重你的妻子,她是这个事件中最无辜的受害者,却没有追究你的背叛和私奔,却如此大度地表态希望你回家。我想,不是所有女性能够做到像她一样的胸怀,而与她的大度宽容相比,我觉得你更像一个任性的孩子……

  王功权:(没有说话)

  南都:你是个自私的人,可能你会觉得你夹在中间不舒服,可是作为这两个女性来说,她们的痛苦绝对远大于你的,尤其是你的太太。

  王功权:如果没有社会的压力,这种痛可能会小很多。

  南都:但是人是不可能脱离社会而存在的。

  王功权:所以才会觉得痛....。。

  南都:无论如何,你应该对她对你表示出的接纳和大度表示感动和感谢。

  王功权:如果我不感动,我不会选择和她在一起。

  旁白:在私奔过程中,王功权还在微博上发表了《私奔之歌》并亲自演唱,表达了放弃一切的超脱心情。“总是春心对风语,最恨人间累功名。谁见金银成山传万代?千古只贵一片情!”

  南都:你为什么要写那首《私奔之歌》?

  王功权:这首歌早就有,只是原来不是写私奔的。在私奔的日子里,我觉得这个歌挺好,就发了。

  南都:事实上,你没有做到歌曲里写的那样放弃一切的超脱?

  王功权:就像一个诗人写自己在天上飞翔的感觉一样,其实是做不到的。

  南都:我可以看做是你的一种渴望的表达?

  王功权:那是每个人心里的渴望。但是你渴望的东西就能践行它吗,其实不是那么容易。

  南都:你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吗?

  王功权:你指的大男子主义是什么?

  南都:极端的以自我为中心。

  王功权:实际上每个人都有以自己为中心的潜意识。除非他有非常高的修行,放下自我,那就成佛了。有的人以自我为中心强势一些,有的弱势一些就不明显,如果在私奔过程中,我完全是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的话,那完全不是今天的结局。

  南都:今天这个结局,是你认为相对最恰当的选择吗?

  王功权:现在还不能说是最后的结局。如果我太太选择不要我了和我离婚,也许我还会和王琴在一起,但是,看起来是这样了。

  “我后悔的是在微博上写私奔了”

  南都:你后悔吗?这个私奔事件最后好像是一场闹剧?

  王功权:一般来说,我做事是不后悔的。

  南都:这是个例外吗?

  王功权:我后悔的是在微博上写私奔了,大家说我高调。

  南都:私奔这件事呢?

  王功权:不后悔。(眼睛红了)因为有的时候,我特别希望跟王琴在一起。真的。确切讲,如果跟王琴停下来,王琴能坚强豁达一点,我可能会选择停下来。如果我说和太太离婚,太太能比较决绝,或者能够豁达一点,我会选择和她离婚。问题在于,答案可能最后会倒向弱者。爱情是一个问题,婚姻又是另外一个事情,或者说爱情、婚姻、忠贞是三个层面的事情。

  南都:你后悔爱上或者爱过王琴吗?

  王功权:不后悔。

  南都:以一个有妇之夫的身份,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和她谈爱吗?

  王功权:爱情是不谈资格的。爱情是个人情感方面的事情。忠贞是社会的价值标准。爱情不忠贞,大家会认为是荒唐的,因为人们把忠贞作为衡量爱情的最基本的元素。

  南都:你觉得我们需要这样共同的价值标准吗?

  王功权:当然应该。

  南都:当别人用道德来狙击你和王琴的爱情的时候,你觉得他们是有道理的吗?

  王功权:如果从道德层面,我们是应该谴责的。但是我说,感情是另外一回事。感情是咱们两个在一起,一见面就特别喜欢。

  南都:你不觉得这种感情是要被某些东西所控制、约束的吗?

  王功权:我当然认为是应该约束。但是约束和控制是它的社会属性。并不代表它的发生。

  南都:你在回家之后,发表了微博,承认自己有错,这代表了什么呢?

  王功权:(沉默)我说我有错。

  南都:你是真的认为自己错了,还只是一种低头,抑或两者都有?

  王功权:我在面对这些情感纠葛的时候,我不能做到决绝得终止一方。

  南都:你没有控制好自己?

  王功权:可以这么讲……

  南都:所以你才给家人,也给王琴,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王功权:可以这么讲……

  南都:那你为什么会说自己无悔呢?

  王功权:一个是后悔没有用,第二个,我是修行大圆满法的,所有这些东西都是过眼烟云,包括大家对我的尊敬和不尊敬。

  南都:你的修行还是差很多。

  王功权:因此我才修行……我有什么后悔的呢?我后悔不该认识王琴?不该和她好?我不是那样的人。

  南都:牺牲了自己的公众形象?

  王功权:这种公众形象会让自己很累。我不想让自己成为圣洁的领袖。这些年我苦心经营的形象,不是一瞬间就没有了吗?因为我做了一个跟大家无关的事情。

  南都:觉得可惜吗?

  王功权:不。我早就想退出商界,另外这跟我的价值观有关。如果注定我早晚有一天从云端掉下来,现在不是很好吗?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可以自由地安排我的时间,做我想做的事情。

  南都:所谓的爱情至上,你是吗?

  王功权:我渴望爱情,但是我肯定不认为爱情至上,因为爱情不可能至上。人类给爱情赋予了太多其他的责任。

  南都:这是一种进步还是悲哀?

  王功权:我没有足够的勇气。

  南都:你接受这个结果吗?

  王功权:第一个,我怎么做,我的心才是最安的,我其实并不太考虑别人对我的看法,我的声望是否损失。第二个,我考虑相关的人的伤害,我怎么做,综合起来,他们的伤害是最小的。现在来讲,也许还不是最后的结局。

  “我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

  南都:现在来看,你对王琴,这个被认为是小三的女人,是一种什么感觉?

  王功权:如果她很痛苦,我会觉得心痛,如果心痛到一定的程度,我会去找她。王琴是个成熟的女性,谁都不想成为小三,但是如果你喜欢上了一个人,你可以努力去克制自己,可是喜欢就是喜欢。没有谁愿意做小三,也没有人希望自己心爱的人成为小三,走到这一步,是有不理性,没有克制住自己的成分,但是感情,确实是没有办法问为什么,我只能说我们碰到了社会和道德底线的时候,只能去割舍。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里。

  南都:这是个无可奈何的结果。

  王功权:这当然是个无可奈何的结果……

  南都:这场风波中,没有胜利者。

  王功权:世俗胜利了。我没有想到微博有这么大的效力,我承认我在上面发言私奔是错误的。我不需要这种炒作,确切讲,这样赚上来的人气是肤浅的。

  南都:如果你小范围处理这件事,可能它就不会演变成一场众人围观的公共事件,也许事情结果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王功权:所以这是我确实要检讨的。我没想到这么大影响。我当时是失措的。

  南都:谈论你私奔完回家,这会不会让你感到尴尬?似乎成为一个笑话?

  王功权:我私奔是一些人狂欢,我回家又是另外一些人狂欢,社会就是这个样子,我特别告诉你的是,我不在意粉丝的反应,我怕的,是给我爱的人们带来的伤害。我想的是,怎么让总体伤害降到最低。

  南都:你是个容易冲动行事的人?

  王功权:是的。

  南都:经常会为自己的冲动所买单吗?

  王功权:(苦笑)肯定会。

  南都:有过埋怨命运,有过不甘心或者遗憾吗?

  王功权:我和王琴相识已经快两年了,彼此从好感到友情到很深的感情,因我有家庭,我俩彼此都经历了自律、克己、挣扎、最后相爱的过程。我俩的私奔具体爆发点上是偶然的,从长期关系上可能是必然的。爱妻纪律之严明,违纪后我面对之尴尬,出现危机后我随缘、率性之性格,都可能导致私奔的产生。我不后悔,因内心里我是相信因缘和宿命的。

  南都: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你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吗?

  王功权: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虽然这件事是错的,率性的、冲动的,但是他们不会认为我是不负责任的。我的率性和冲动会带来很多的麻烦,所以身边的人,包括我的同事,都不会那么奇怪,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后记:王功权说,他希望记者的采访能够还原一个真实的王功权,不是圣洁的,也有失措,也有做错事和任性的时候。他为家人和王琴在此次私奔事件中所受到的伤害感到深深的愧疚。采访中,他没有回答对妻子还有没有爱情这个问题。但是采访结束后,他给我发来短信:

  “我必须真实地告诉你:我对妻子和王琴都是有较深的感情的。我之所以不回答这种感情是不是爱情,是因为社会上的道德观念是把人性层面的情感和社会价值层面的忠贞结合起来定义爱情。按照这种定义去评判,我的情感已经被扫出了爱情领域。我没有勇气去挑战人们这不可亵渎的爱情理念。”

  南都首席记者 姜英爽 发自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