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性制造自动化生产线:非洲最稳定的国家为何如此不禁“折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12/16 13:12:04

菁莆远山:非洲最稳定的国家为何如此不禁“折腾”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97535

 

一夜之间,以经济快速发展和独裁统治为奇妙组合的“非洲之星”——

突尼斯已是光芒不在,这一非洲神话随着执政23年的总统本·阿里14

日深夜仓皇乘机飞往沙特而破灭,这不仅让神话的制造者们名声扫

地,而且也让那些追随者和鼓吹者们尴尬不已。是泡沫总会破裂,这

个把“以稳定求发展,以发展促稳定”做为基本国策,用独裁统治的

方式治理国家,把经济发展做为执政合法性来源,以形式民主树立政

治文明形象的非洲“最稳定”的国家已经成为昨日黄花,而这种“绒

花”革命的示范效应也成为非洲众多此类国家执政者的心病。

 

突尼斯位于非洲大陆最北端,北部和东部面临地中海,隔突尼斯海峡

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相望,扼地中海东西航运的要冲。东南与利比亚

为邻,西与阿尔及利亚接壤。突尼斯2007年经世界经济论坛评比为非

洲大陆经济竞争力第一,多年以来,其年经济成长率都在5%上下。特

别是近几年来,随着2008年与欧洲联盟签订的自由贸易区已经启动,

其经济发展的前景得到了世界上众口一是的好评。与此同时,政府也

对国家的前景充满信心,去年7月7日突尼斯众议院全体会议通过了

《突尼斯第十二个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计划(2010-2014)》。突尼

斯“十二五计划”是根据总统本•阿里2009年的竞选纲领制订的,该

计划力争经过5年的努力,使突尼斯能够在2014年进入发达国家行

列。而一些突尼斯议员也认为,“十二五计划”提出的发展目标是

“现实的”,经过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可以“如期或提前实现”。但没

有想到的是,100天后这种和谐的假象就被一系列的抗议活动所戳穿,

去年12月17日,突尼斯一名26岁青年因抗议城管部门“粗暴执法”

自焚身亡。此后,突尼斯全国各地相继发生大规模社会骚乱,并不断

引发流血冲突。本-阿里14日稍晚离开突尼斯。法国高层表示,不希

望本•阿里到法国。根据《世界报》报道,一架载有本•阿里女儿和孙

女的飞机已经停靠法国。但突尼斯的局势依然处在动荡中,整个国家

陷入混乱状态,多年来经济发展的成果或将不保。

 

非洲最稳定的国家为何如此不禁“折腾”,其根本原因是独裁政府对

自己过于自信,彻底放弃改革造成的。突尼斯在1986年实行“结构调

整计划”,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1995年突与欧盟签署联系国

协议后,深化经济结构调整,加快企业升级改造和私有化步伐,同时

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推进金融领域改革,积极发展外向型经济,12年

后2007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综合竞争力排行榜上,名列世

界第29位,居非洲、阿拉伯国家之首。但突尼斯国内市场狭小,资源

匮乏,使它不得不成为一个出口导向型的国家,主要依靠出口、吸引

国外投资来拉动经济发展,制造业和加工业仍以廉价劳动力为竞争优

势,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其出口受阻,赤字增加,就业压力加大,

大学生毕业就失业的现象普遍存在,根据世界银行统计,高等教育毕

业生失业率目前已超过20%,在某些领域甚至近60%。由此可见,一位

因城管粗暴执法导致的26岁青年的自焚事件就能点燃了学生们积久的

愤懑,成为压倒威权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是执政者长期实行

高压政治的结果,这种维稳思维和做法让整个社会早已经成为一个活

“火山口”,一个轻微的扰动便可烈焰冲天。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

偶然中的必然。

 

尽管突尼斯有着民主政体所具有的一切虚幻的外表,但其血肉和骨子

却是彻头彻尾的专制独裁。1956年3月20日,法国同突尼斯签订联合

议定书,法国宣布废除1881年的《巴尔杜条约》,承认突尼斯独立。

1957年7月25日,突尼斯制宪议会通过决议,废黜贝伊,成立突尼斯共

和国。1959年6月,通过宪法,11月布尔吉巴当选总统。 新宪政党是

突尼斯执政党,1964年改称社会主义宪政党。1976年 4月,通过宪法

修改草案,宣布布尔吉巴为突尼斯共和国终身总统。1988年7月,通

过宪法修正案,删改“终身总统”等8项条款。1998年10月通过修改

宪法和选举法,规定总统任期五年,可连任两届。2002年5月,通过

宪法修正案。取消对总统连任次数的限制,并将总统候选人的年龄上

限增至75岁,为本•阿里竞选连任2004年及之后的总统职位扫除了法

律障碍。从突尼斯的宪政民主发展的过程中看,其宪法完全是权力的

工具,是有宪法没有宪政的独裁政治;而自80年代以来,布尔吉巴宣

布实行的所谓多党制,也是形式上的多党制现有的9个合法政党,宪

政民主联盟一枝独秀,其以党员200多万、基层支部约8390个、152

个议席堪称翘楚,其它的8个政党只是个陪衬和点缀,就是最大的社

会民主运动党也不过有3万左右的党员。而议院、司法委员会也不过

是权力的“花瓶”,受总统“节制”。本•阿里于1987年11月7日接

任总统,于1989年4月正式当选。此后,他在1994年、1999年、

2004年和2009年四次连选连任突尼斯总统。在这样的一种架构下,真

是与皇权时代没有什么分别,所不同的是“行头”没了,脱下的“皇

袍”换成了“西装”,但人还是那个人。可想而知,在权力的主导

下,尽管强人政治在执政初期能够有所建树,但因为没有民众的参与

和必要的监督,它就必然走向专制和腐败,如果不适时地实现政治转

型,这种结果是迟早的问题。

 

事实也确实如此,据无国界记者组织指出,执政23年的74岁总统本•

阿里是个独裁强人,无法容忍任何批评,并将批评他的人送进监牢。

而在抗议事件发生后,本•阿里随即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在愈来愈严

重的暴力冲突之际,说应该击毙抗议者。本来,靠权力来操纵法律来

延续自己的执政地位就没有道义上的合法性,但本•阿里和他的执政团

队却幼稚地认为经济的高速发展可以替代政治上的民主自由,政府一

向态度是“虽没有自由、没有民主,但是政府保证民众生活好过”,

从而把发展经济做为增强自己执政合法性的来源而放弃任何的改革。

正是这种错误的认识,造成了一些阿拉伯国家政治改革错失良好的时

机,导致体制僵化,改革滞后,腐败无所不在,贫富差距加大,社会

矛盾丛生。而当各类群体事件发生时,执政者不是主动去化解这些矛

盾,而是以“维稳”的方式来打压,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危机潜伏的

越久,矛盾爆发时产生的破坏力越大。因此,尽管本•阿里去年12月

29日承诺进行内阁小改组,并表达政府将加强创造工作机会,而这种

事态并没有扭转。此前他曾表示将不再竞选2014年的总统职位,并在

6个月内举行大选,全力推动改革。但这一切已经晚了,在诺言下受够

了的市民们已经不再相信这个独裁者的表演,动乱迅速漫延全国而不

可控制,本•阿里在惶恐中离开了他的国家和舞台,幸运的是他并没有

步“齐氏”的后尘,这已经是比较体面的事了。

 

据说,维基解密在摧毁这个独裁者的过程中立了大功,据其曝光的一

份美国大使馆机密电文题为“突尼斯的腐败:你的就是我的”,文中

称,在突尼斯,只要是总统家族成员看上的,无论现金、土地、房屋

甚至游艇,最终都得落入他们手中。另一份电文将本·阿里的家族称

为“准黑手党”,称其是突尼斯“腐败的核心”。一份2009年的电文

描述了在本·阿里女婿的豪宅里举办的一次宴会。罗马时期的文物随

处可见;客人们享用着用私人飞机从法国南部小镇空运来的酸奶;一只

宠物老虎在花园里漫游。这些消息让生活在痛苦深渊中的民众极度不

满,一根根“稻草”都加入到向“骆驼”进军的行列,最后让这个庞

然大物轰然委地。

 

据新华网突尼斯1月14日报道,突尼斯总理穆罕默德·加努希14日晚

正式宣誓就职,并表示将带领全国人民共克时艰,尽快恢复国家的安

全和稳定。他在声明中呼吁“所有突尼斯儿女、所有政治和知识良

知、社会各阶层表现出爱国主义和团结精神,携手帮助我们亲爱的祖

国度过目前的难关,尽快恢复安全和稳定”。但据英国《卫报》15日

报道,突尼斯宪法委员会主席15日宣布,根据突尼斯宪法,总理格努

希涉嫌违宪,应当由国会发言人、众议长迈巴扎代行临时总统职权,

而非政府总理,并要求在60日之内进行新一轮总统选举。 曾大力批

评阿里的反对党领袖切比说,这是政权更替,未来必须进行深度改

革,修改法律,让人民能够选择。但在一个长期在极权统治下的国

家,能否实现政治体制上的华丽转身,这要比推翻本•阿里要艰难很多

倍。如果送走一个独裁者,又树起一个新的独裁者,这无异于是一种

穷“折腾”,而每一次“折腾”都会将社会发展的成果折损殆尽。究

竟路在何方,所有这些疑问都将考验着政治精英和民间组织的智商。

 

穆罕默德•加努希保证在履行总统职责期间,尊重共和国宪法,协调突

尼斯各政治党派、社会团体、民间组织和社会各界的力量,认真进行

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也许这种说辞已经被前总统重复过上千遍,

突尼斯人民能否有这个耐心是个关键的问题。革命与改革的赛跑中,

改革已经输了第一局,这第二局就自然变得波谲云诡,但愿改革这个

缩头“乌龟”能够雄起。

 

当然,这是大家希望看到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