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性制造系统:吴鑫岩:阴阳与养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08/19 18:33:47

 

发布者 guzheng 07-12-29 09:04

 

                 ·吴鑫岩·

 

生命现象是十分复杂的,以我们当今的认识水平来看,其基本特征是能量的耗散和信息的复制。前者维持生命的活动,而后者则实现物种的延续。古人没有“能量” 这个概念,所以代之以“阴阳”。在《内经》中记载:“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由此可见,从养生的角度来说,对阴阳的认识和把握是十分重要的。

 

从字面上来看,“阴阳”表示一个山梁“面阳”和“背阴”的两个侧面,由此引伸为事物对立的两个方面:例如“表里”和“强弱”等。除此静态的含义之外,“阴阳”还有动态的一层意义。举例来说,一个单摆在运动时,势能和动能之间彼此在不断地相互转化,前者就相当于阴(能量的储存),而后者则相当于阳(能量的释放)。与死物不同的是,生物必须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只有不断地从外界获取能量才能维持生存。从某种意义上来看,生命体都在进行能量的投资:通过释放一些能量(阳)来控制体表上的通道,从而进行物质交换,最终可以获得更多能量(阴)。然而,病毒却是一个例外,因为它只生不长。另一个例外是晶体,它只长不生。所以,如果以阴阳的标准来判断,这两种存在形式都没有达到生命的层次。

 

生命的基本单元是细胞,从目前所收集到的化石标本来推测,原核细胞出现在距今三十五亿年前。原核细胞从外界获取能量的基本方式有两种,其一是吸收阳光的电磁波能量,其二是捕获有机物质来提取化学能。二十亿年之后,也就是距今十五亿年前,地球上出现了真核细胞,在此基础上,又逐步进化到多细胞生物,直到我们人类本身。可是,这些后来的生物形式并没有找到更加有效的能量获取方式,所以只好把原核细胞引进到自己的体内。植物细胞引进了能进行光合作用的叶绿体,而动物细胞则引进了能提取化学能的线粒体;在生物学中把这种现象称为“内共生”。

 

其实,高级生物不仅通过“内共生”来引进低等生物的身体,而且也借鉴了它们的某些生存技能。例如,人体可以看成是一个大细胞,皮肤则相当于细胞膜,而汗毛孔就相当于蛋白质通道。汗毛孔不仅可以排泄水分来降低体温,而且也可以从外界吸收物质和电磁波。例如,中医的治疗手段之一就是通过外敷的方法使药物进入人体;此外,皮肤还能通过吸收紫外线来合成维生素D。在道家气功中有一种“辟谷” 的现象,其机制目前还不完全清楚,很有可能是通过皮肤来吸收外界的能量。

 

当生命体从水中扩展到陆地上以后,植物就出现了。有趣的是人体的机能与植物在很大程度上有相似之处。植物光合作用的原料是水和二氧化碳,前者通过根茎从地下吸取,而后者则直接取自大气。在植物叶子的背面有控制气体交换的微孔,它们在夜晚关闭,而在白天张开。一个很神奇的现象是大树可以把水从地下输运到几十米高的树叶上。人们通过研究发现,水是靠叶子来“抽”上来的,而不是靠树根来压”上去的。所以,在时间顺序上,叶子必须先打开微孔,水才能从根部输送上去。

 

在中医理论中,一天的十二个时辰与周身的十二条经脉相对应。凌晨三点到五点所对应的是“手太阴肺经”;人体的肺就相当于于植物的叶子,所以这就相当于打开叶子上的气孔。接下来,早晨五点到七点所对应的是“手阳明大肠经”;人体的大小肠就相当于植物的根,大肠主要用来吸收水分,而小肠则主要用来吸收养分。所以,有早起习惯的人在这一时辰应该补充水分,例如饮茶或喝咖啡。肠胃不好的人,可以喝红茶;喜欢吃油腻食物的人可以喝绿茶。在此之后,就应该排泄大便。这是因为,早晨七点到九点所对应的是“足阳明胃经”;也就是吃早餐的时辰。人体的整个消化道实际上是一个管子,只有“先出后进”才能保持畅通,否则半消化的食物以及粪便长时间积累在肠子里就会郁结生热,从而导致疾病发生。

 

中医把人体的能量循环系统分为三个层次:津,血和气。在一天中,早晨三点到十一点属于津(水谷),上午十一点到下午七点属于血,晚上七点到凌晨三点属于气。做一个简单的比喻,津就相当于石油,血相当于从石油中提炼出的燃油,而气则是通过燃油的燃烧所获得的电能。所以,从能量的品位来看,存在着三个截然不同的层次。在这一昼夜的循环过程中,有两个比较关键的时辰。其一是下午一点到三点,它对应于“手太阳小肠经”,此时人体的能量集中在小肠来消化食物,也就相当于提炼石油的复杂过程。此时人的注意力不容易集中,而且身体也感觉疲倦,所以此时最好午睡一段时间。但是,午睡时间也不宜过长,否则对身体反而不利。下午三点到五点对应于“足太阳膀胱经”,此时人体抵抗外邪入侵的能力最强,这段时间是体育锻炼的大好时光。另一个关键时辰是深夜一点到三点,它对应于“足厥阴肝经”,此时正是除旧迎新的时刻,就像计算机重新启动的过程。这个时辰一定要睡觉,否则,长此以往身心健康都会受到影响。佛教的一些和尚为了克服昏沉的习惯一天只睡四个小时,也就是午夜十二点到凌晨四点。不过,这一点大家不要盲目模仿,我们这些俗人一天到晚心里妄念纷飞,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进入深度睡眠。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修炼的功夫上升到一定层次,根本就不需要睡眠,在佛教里称为不倒单”。

 

除了日周期以外,由于地轴的倾斜,地球上还有一个年周期。特别是温带地区,四季相当分明。从植物的角度来看,天与地是两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如果把高温看成是“阳”,低温当作“阴”,则四季可以按阴阳进行划分。在严冬季节天寒地冻,所以用两个阴爻迭在一起来表示,这样的格局被称为“太阴”。在冬季植物的叶子已经脱落,从而避免了水分的丧失,此时能量主要储存在根部。从人体血液循环的角度来看,心脏就相当于树根,四肢百骸就相当于枝叶。到了冬季,为了减少能量损失,体表的毛细血管收缩,此时的脉相被称为“石脉”,也就是很深沉。到了春天,阳光变得强烈起来,但是大地并未马上转暖,也就是说巨大的热容量使大地的温度具有某种“惯性”。例如,阳光最弱的时候在冬至,而最冷的时候在大寒,彼此有一个月的时差;在夏季也是如此。其实,这个相位差在一天中也很明显,最热和最冷的时刻并不在正午和子夜,而是在两点钟左右。天地在春季形成上阳下阴的少阳”格局。植物到了春季,根部津液的压力开始增高,树叶开始发芽;此时如果砍树或折枝,就会看到有树液流出。同样,人到了春季心脏的活性增强,但是毛细血管的阻力还是很大,因此形成了“弦脉”。到了夏季,骄阳似火,大地蒸腾,形成了上下二阳的“太阳”格局。此时植物进入了生长的高峰期,人体的脉相也象山洪一样汹涌澎湃,因此被称为“洪脉”。到了秋季,阳光明显减弱,但是大地依旧温暖,因此形成了上阴下阳的“少阴”格局。此时,植物的营养输送到果实中去,叶子开始变黄脱落。人到了秋季,血脉依旧畅通,但是心脏的能量开始下降了,此时就形成了“浮脉”。在刘力红博士所著的《思考中医》一书,对四时脉有精彩的论述。

 

有一类人的特征与植物很相近,有时也被称为“水型人”。从身材来看,他(她)们的下肢比较发达,而上体相对比较瘦弱。从性格上来看,这类人十分安静,喜欢独处。可是,在平静的外表下其内心世界往往很不平静。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一下“静” 这个字就会明白,它等于“争”加“青”,也就是各种潜在的念头争相生长。如果有打坐的经历,人们对这种现象就是十分熟悉了。佛教理论认为,人们对外界事物的认知过程是由内到外进行的,而不是我们所通常认为的由外到内过程。这就象我们用收音机来听广播一样,首先要“调台”,也就是在收音机内建立起一个共振电路,然后空间中的电磁波才会被接受到。“水型人”丰富的内心世界使他(她)们对外界事物非常敏感,也许这就是他(她)们喜欢独处的原因。这类人的性格既很弱也很强,老子说:“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水型人”安静的性格不适宜从事“短平快”的工作,而应该在“纵深”的方向上发展,就像植物的根一样能咬定青山不放松”。但是,这类人复杂的心理状态又使他(她)们很难专注于一个狭隘的领域。在英语里有一个很好的谚语,可是实在没法直译,只好意译为:“如果没有目标,什么地方都是陷阱”(Ifyoudon'tstandforsomething,youwillfallforanything)。古人云:“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其志”。人生总要选择一个努力的方向,而不能把一生的光阴和能量荒废在杂乱无章的琐事上。如果从修炼的角度来看,在初级阶段“以一念代万念”是一条捷径,而不能过早追求禅宗无着”的境界。当然,条条大道通罗马,不管修炼什么法门,最终总要归到禅宗的境界,任何有所执着都说明功夫没有到家。古德云:“参禅念佛本来同,看破分明总是空;功到自然全体现,春来依旧百花红”。

 

当植物出现在陆地上以后,水中的动物也陆续上了岸,逐步进化为陆地上的食草类动物。然而,在陆地上生活就失去了水中的对称性,天壤之别在动物身上就分出了阴阳。如果我们象狗一样摆一个“四足着地”的姿势,身上的六条阳经都分布在外侧,而六条阴经都位于身体内侧。同时,人体内也有与之相应的器官:五藏属阴,六腑属阳。从拓朴学的角度来看,人体与一根管子是同胚的,所以除了外表面以外,还有一个内表面:消化道(包括尿道)。所以,六腑中掌管津血的四个器官(胃,大小肠和膀胱)就是这个内表面的主要组成部分。

 

人体的疾病大致可以分为阳病和阴病两个不同层次。前者处于表层,所以医治起来比较容易,病人可以很快痊愈。后者处于内部,所以医治起来比较困难,往往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康复。阳病的起因比较简单:其一是外表面疾病,如外感风寒;其二是内表面(消化道)疾病,如内伤湿热。阴病的起因则比较复杂,其一是由于阳病长期得不到治疗而积累成了阴病,其二是五脏之间在时间和功能上的有序化受到破坏,也就是五行之间失去了和谐关系。对于现代人来说,如果饮食有所节制的话,阳病不是主要问题,因此疾病的主要来源在于心理因素。

 

古人很早就发现了情绪与疾病的关系:惊喜伤心,愤怒伤肝,忧思伤脾,悲痛伤肺,恐惧伤肾。由此看来,现代人的处境十分险恶。例如,很多人都从事于竞争激烈的脑力劳动,长此以往就会忧思成疾,出现与脾胃有关的消化系统疾病。其次,很多现代化企业都给雇员造成一种随时都有可能被解雇的压力,而且在美国大部分人身上都背着房子和汽车贷款的债务。一旦被解雇又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工作,后果将十分严峻。如果长期生活在这种恐惧的状态,肾功能就会受到影响,人就会出现早衰(发白面皱)和生殖能力下降。中医认为,肾为先天之本,脾为后天之本,如果这两个“本”都病了,生命就会变成无本之木,所以必然导致英年早逝。

 

如今在美国很大一部分人口饱受各种慢性疾病折磨,所以才造成了医疗费用的逐年攀升。其实,这反应了一个社会的制度和文化的弊端。资本主义社会说到底是按照资本家的意愿来建立起来的,这种社会一方面怂恿人们的贪欲,另一方面诱发人们的恐惧,结果把平民百姓变成了拥有各种自由的奴隶。中国的物质基础比美国薄弱得多,社会保障体系更是很不健全,如果也盲目地走上物欲横流而人人自危的发展之路,必将导致民族的灾难。不过,处在现阶段的文明水平,最能调动起人们劳动积极性的还是金钱。如果社会福利过于优厚,人们不用为谋生而工作,结果社会上反而会出现各种乱象,最终会导致经济崩溃。

 

有一类人的特征与食草类动物很相近,有时也被称为“土型人”。从身材来看,他(她)们的四肢比较匀称;从性格上来看,这类人性情平和,随遇而安,善于交际。土型人”是最均衡的一类人,适合于建设性的集体劳动。正象脾胃是动物获取能量的主要器官一样,“土型人”也是产生社会财富的中坚力量。一个社会如果轻视这一社会阶层,那就注定不会有国泰民安的景象。中国古代是一个农业社会,所以农民的地位仅次于居于统治阶层的知识分子。新中国成立以后,开始了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过渡,因此工人阶级成为了领导阶级,而农民则屈居其次。如今,中国又转型为工商业社会,企业家和商人又成了明星。不幸的是,在中国人心里有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一类人得势,就往往意味着另一类人失落。经过几千年的风风雨雨,我们也应该总结出一点经验教训:那些在各行各业辛勤工作的普通人是我们社会存在的基础,因此值得所有人的尊敬,他(她)们的合法权益也必须受到社会的维护。

 

当食草类动物在陆地上大量繁衍以后,食肉类动物就出现了。如果把这两种动物的生活方式做一个对比,就会发现彼此有很大的区别。食草类动物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不停地进食,这是因为植物茎叶中的营养成分很低,只有食用大量的植物才能获得足够的能量。与之相反,很多食肉类动物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到了夜里则开始出来捕食。食肉类动物的胃口都很大,例如,草原上人们有这样的说法,三十斤狼可以吃四十斤肉。这话实在有点难以置信,大概它们一边吃一边消化;一旦吃饱了,可以一个月不吃东西。

 

当动物生活在海洋时,月球引力造成的潮汐对它们影响很大,因此大部分海洋动物都有月周期的生理活动。当它们爬上陆地以后,依旧保持着这种周期。人类也是如此,女性的月经就是一个明显的标志,其实男性也有这样的周期,只不过一般人没有注意罢了。正象日周期(自转)和年周期(公转)一样,在一个月里生理上也有一个生长收藏的过程。在道家小周天功和中医里,新旧周期交界的关键时刻被称为“活子时”,男性在这个时候有精液外排的冲动。如果把握好这个时机,对疾病治疗则十分有利。

 

有一类人的特征与食肉类动物很相近,有时也被称为“火型人”。从身材来看,他(她)们的下肢短粗,而上肢强壮,肩宽背厚。从性格上来看,这类人心理素质十分优秀,遇事不慌,临危不惧,反应敏捷。“火型人”如果走上正道,则会成为优秀的人才;如果走上邪路,则会成为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从历史上来看,“火型人” 更适合于从事畜牧业,商业,狩猎和渔业。当自然环境适宜时,他(她)们就安分守己地过日子。一旦环境恶化,这种人就入侵由“土型人”组成的农业社会进行抢劫。三千年前也许是由于气候变迁,居住在欧洲中部大森林中金发碧眼的雅利安人开始向外扩张,逐步征服了从地中海到印度的大片领土。一千九百年前,匈奴人受到汉朝的打击而向西进入了俄罗斯南部,他们在欧洲烧杀抢掠了几百年,最终导致了罗马帝国的灭亡。八百年前蒙古人又从草原上崛起,几乎征服了整个欧亚大陆。但是,这种掠夺性的暴行无法持久,最终还是被农业社会的文明所同化。

 

在圣经的有些预言中,如但以理书和启示录,一些国家就被称为兽。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二战中德日的行径,和食肉类动物颇有相似之处。如今,人类的文明水平向前迈了一小步,可是,如果我们揭开外交辞令的面纱,就会发现世界各国在对财富的追逐上依旧是一付野兽的狰狞面孔。处在这种恶兽围绕的险恶国际环境中,中国的传统思维方式似乎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面子与利益的关系,中国人过于重面子而轻利益(食草类动物),西方人则重利益而轻面子(食肉类动物)。其实,面子与利益都很重要,但是,面子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之上的。十八年前苏联经济陷入绝境,要靠西方的援助才能过冬,诺大的一个帝国被独立的微风一吹就轰然解体,超级大国的面子也就荡然无存。美国人没有面子的负担,例如在朝鲜和越南战争中本来是可以打胜的,但是由于代价太大就匆匆收场。美国人在中东也是一样,从里根政府时期的黎巴嫩爆炸事件到克林顿政府时期的索马里危机,只要遇到难缠的事,美国人就夹起尾巴一走了之。结果,本拉丁看到了美国这个弱点,对美国发动了一系列恐怖袭击。九一一事件打进了美国家里,没有了退路只好反戈一击,结果主要目标还是伊拉克的石油资源,而不是阿富汗的穷乡僻壤。可是,结果偷鸡不成失把米,不仅在世界范围内丧失了人心,而且还耗费了大量资金,只能靠其它国家的资金输入来维持这场劳民伤财的战争。从中医的角度来看,反恐战争的消耗这种外患并不是什么致命伤,包括如今次级房贷所造成的金融危机也不是什么顽症,最可怕的也是无可救药的问题是细胞的活性下降了。不久前一位国会议员就冒死直言:“与前辈们相比美国人变得更肥也更蠢”。

 

美国的政治体制在应付外部危机方面还是十分有效的,主要是因为总统可以不必为国内事物分心,从而能够专注于国际事物。如果我们反观一下自己的身体,谁也不用去思考怎样消化食物和如何调动免役系统,这些完全是自动的过程。相比之下中国的政治体制则相对落后,胡哥如今身兼三职,内政外交都要关注。一个优化的方案使把国家主席的职位让出来,找一个“火型人”主外,兼管外贸,外交,国防和文化交流等部门。温总具有“土型人”的性格,可以专注于国内的经济部门。同时,胡哥作为总书记和军委主席可以协调这内外两个方面,同时主管文化,教育和情报等部门。胡哥具有“水型人”的性格,不宜过多地在媒体中露面。

 

食肉类动物尽管十分凶猛,但是在人类面前它们居然有被灭绝的危险,这是因为在利用能源方面人类略胜一筹。在佛教里人被称为“裸虫之精”,它与飞禽走兽在外表上的区别是身上没有毛,皮肤是裸露在外的。这样的特点使人类可以利用火,而不必担心自己的毛被烧着。如今,人类不仅局限于燃烧树木,而且利用煤炭和石油作为燃料。也就是说,人类不仅食用植物和动物的身体,而且还焚烧它们的祖先。靠着地球几亿年的“能量存款”,人类过上了挥霍无度的日子。如今,人类的贪婪已经导致地球出现了温室效应,弄不好人类会走向自我毁灭之路。

 

人类与动物的另一个区别就是直立行走,实际上人是介于植物与动物之间的一种生物。由于在地球表面有比较强的垂直电场(大约200V/m),所以人在直立时头部带有正电荷(阳),而足部带有负电荷(阴),由此而产生的微弱内电场使人的新陈代谢比较旺盛,而且意识比较清醒。一旦躺在床上,这种内电场就会减弱,人就会处于一个低代谢水平的休息状态,从而有利于睡眠。我们每天起床时如果留神一下身心状态的差别,就不难印证这一现象。人周身的十二条经脉中,六条足经更偏重植物性。例如,其中“足少阴肾经”的起始点在脚心的涌泉穴,炼道家功的人会感觉到有外气从脚心沿着这条经脉被吸入体内,就像植物把水从树根吸到枝叶上去一样。与之相对应的六条手经相对来说更偏重动物性。例如,其中的“手厥阴心包经”通过手心直达中指端,炼道家功的人可以通过掌心的劳宫穴来发放外气。这个穴位是人身上最敏感的,如果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身心放松入静以后,让两手掌心相对放在胸前,随着呼吸而缓慢地开合,用不了多长时间在劳宫穴就会有所感觉。当然,功夫深了以后浑身很多地方都可以发放外气,例如百会,天目和膻中穴,这在佛经中有很多记载。

 

人类与动物的最大区别在于具有发达的大脑。如果简单地把人脑比喻成计算机,那么动物的大脑就是一些简单的逻辑电路。它们之间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三点:其一是支持强大的语言功能,从而使知识交流和记录成为可能,而且可以实现有组织的大范围集体行动;其二是人脑可以预测行为的效果(进行仿真),对外可以制造和使用工具,对内可以控制自己的言行;其三是可以编程,从而使学习各种知识和技能成为可能。大脑给人类带来的威力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它所产生的问题却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人类的前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如何认识和利用这把双刃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