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宇科技有限公司待遇:共济会的历史渊源与神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08/23 16:46:23
  共济会的历史渊源与神话
  【美国】莎兰·纽曼(SHARAN NEWMAN)楚平编译
  【何新按语】莎兰·纽曼博士是美国著名中世纪史专家,她是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博士,她也是美国中世纪研究学会的终生会员,曾在太平洋中世纪研究协会的顾问委员会里任职。下文摘译自莎兰博士所著《THE REAL HISTORY BEHIND THE DA VINCI CODE》一书。文中介绍了共济会玫瑰十字会圣殿骑士团等欧美神秘组织的历史和宗教来源。
  由于历史、宗教和文化的隔膜,中国人很难现象,这些源远流长的神秘组织一直在欧美存在,并对当代的政治和文化的历史发生着极其深刻的影响。
  (1)共济会的早期历史和神话传说
  共济会在世界各地有成千上万个分会所。每个国家的会所都有其独特的习俗及礼仪,而在每个国家内部的分会所又存在独特的差异与惯例。18世纪共济会的成员们编造了关于他们的组织具有悠久历史及传统的神话。如今,这些传闻大多数被认为是凭空捏造的
  幕后原因是:共济会是一个小心翼翼保守其内部秘密的准宗教组织,尤其是那些关于入会仪式的秘密。共济会的守护神之一是《圣经》中的福音传播者圣约翰,每年12月27日是他的纪念日。
  人们很难理解现代共济会与古代的石匠行业之间的联系。只知道,为了互惠互利,某个行业的劳动者成立组织的习俗,早在罗马帝国末期就已经存在了。这些组织的名称各不相同,但最普遍的名称是“行业协会”(collegium)。这些行会组织日耳曼语称作“gelt”(基尔特),意为“金钱会”,兼有社会联系及经济联系的双重功能,如商人社团与政府部门就各种垄断权进行谈判。
  这些协会也接纳那些虽然不是该行业的劳动者,但首先是作为该行业保护人而地位显赫的公民,这些保护人“利用他们在政府部门的影响力来帮助这些行会,以换取保护人头衔的社会荣耀。”这也许能给近代共济会的发展提供一点线索。在近代的这些石匠会所里,已经没有谁再是真正的石匠或者泥瓦匠。
  在进入某个行会时,新加入的学徒必须发誓保守本行会的秘密。这些共济会会员也许会增加某些秘密代码,这样一来,本行业的成员就能够相互识别。这是因为这些古代的共济会会员到处迁移,忙于修建大型教堂与城堡。而承建每项工程的共济会会员们,不愿意雇请未在业内接受过训练的新手。如果有秘密口令,则会避免这些情况出现。不过,在16世纪末之前,在这些共济会会员中间还没有此类记录。
  现代的共济会纲领似乎从苏格兰的石匠们组成的行会里借鉴了许多东西。苏格兰的石匠们与其他的石匠一样,在城镇上建立了自己的组织,但他们也在暂居之所或者“分会所”里建立严密的小组织,他们修建这些暂居之所或“分会所”是为了供他们建设某项工程时居住。这些分会所与其他现有的行会比起来,或许更有利于加强会员的联系,因为其他组织的成员只花部分时间与其他会员相处,而其余时间则与来自其他行业的家庭成员及朋友们在一起。
  按照苏格兰版的共济会会员手册“古老职责(Old Charges)”里的说法,与几何学联系在一起的石匠行业是拉麦(Lamech)的儿孙们创立的,他们将本行业的秘密写在石柱上。①
  诺亚大洪水后,他(拉麦)的一位曾孙,赫马瑞厄斯(Hermarius)在石柱上发现了石匠行业、几何学以及其他科学的秘密。他将这些秘密教授给巴别塔的建设者们。接着,居住在埃及的亚伯拉罕又将几何学的知识传授给一位名叫欧几里的学生,他大概将这门知识带到了希腊。最后,这些石匠们来到耶路撒冷,他们在那里建筑了所罗门神庙。神庙竣工后,这些石匠又各自分散到世界各国。其中有一个人来到了法国,查理曼大帝的祖父查理·马特(Charles Martel)聘请了他。另有一人,即圣人奥尔本(Alban)将该技术带到英国。最后,这些石匠们获得了一位名叫埃德温(Edwin)的王子的资助,他是盎格鲁—撒克逊国王艾瑟尔斯坦(Athelstan)的不知名的儿子。埃德温非常喜爱石匠这门手艺,因此他接受训练,成了一名石匠。也就是这位具有神秘色彩的埃德温国王,使得“古老职责”得以缮写下来。
  另一个与所罗门神庙的建设者们有关的传播说,就是建筑大师(Master Builder)推罗王希兰(Hiram of  Tyre)的故事。根据伪经《所罗门智慧》(The Wisdom of  Solomon)里的说法,希兰监督了神庙的建设工作,并私下里打造了两根分别叫做“亚钦”(Jachim)与“波阿斯”(Boaz)的铜柱子。据说希兰后来被其他逼迫他泄漏“石匠术”的石匠们谋杀了。直到1851年,一本有关共济会的秘密手册宣称,所罗门以及如今被称做“推罗王”的希兰都是该组织的发起者。
  (2)苏格兰礼仪共济会的产生
  然而,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职业行会,在近代竟发展成一个其成员包括了近代、现代许多著名的艺术家、作曲家、贵族、企业领袖与政治领导人的组织,这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在16世纪的苏格兰,其统治者是詹姆斯六世,他是苏格兰玛丽女王的儿子,很快他就要成为英格兰的国王詹姆斯一世了。他管辖下的政府部门里,有一项重要的职务就是劳工大臣(Master of  Works),该职务是由一位有良好出身的人监督所有工程建设的财务及管理工作。1583年,该职务由一位名叫威廉·肖(William Schaw)的人来担任。   就是这个肖,作为苏格兰共济会的大法师于1598年首先制定出了一整套“该行业所有大师级的石匠”都必须遵守的教规和法令。这些规章制度,大多是与招收学徒以及业内会所的权威体系有关,且得到了石匠大师们的认可。某些个体石匠的特征被记录下来,并且第一次有人提到“石匠术”,通过这种标记,自由的“石匠”就可以识别他的同行。
  共济会需要一个政治的保护人,肖选择了威廉·辛克莱(William Sinclair)——罗斯林的领主。1601年草拟的苏格兰共济会章程使威廉·辛克莱成了石匠们的守护神。但是,从一个召集执业石匠们的苏格兰共济会分会所,过渡到通过特定仪式汇集众多启蒙时代知识分子的秘盟组织,还需要一次很大的飞跃。将石匠组成的行会改造成共济会,这似乎是由于机缘巧合而聚起的几股社会及政治力量促成的。
  在整个17世纪,苏格兰上流社会的男子普遍乐于要求加入共济会的分会所,并且都被接纳。他们被吸收进来,或许是因为他们能承担为庆祝入会仪式而举办一个体面宴会的费用,或者是因为某些共济会的成员很乐意与出身高贵的人士接触。
  自1580年至1750年这段时间里,加入者的人数似乎比平常任何时候都要多。16~18世纪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们都在探索宗教真理与自然奥秘的时代。宗教改革运动与天主教的改革运动的发生,使得许多人对任何宗教的真相都产生了怀疑。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玫瑰十字会的书籍到处传播,而像艾撒克·牛顿与罗伯特·波义耳那样的人正从事化学实验及炼金术,且对两者不加区分。甚至英国皇家协会,最初也是由一群秘密聚会讨论炼金术问题的共济会兄弟们发展而来的。
  在这样的氛围里,18世纪初,英国出现了第一批共济会的分会所。   在使用许多象征符号及有关石匠业起源的神话的同时,英国共济会的分会所很快增加了某些仪式,这些仪式是建立在深入研究炼金术、新柏拉图主义及秘密教义的基础上的。
  到1720年止,共济会拓展到法国,法兰西是当时欧陆最强大的王国。继而又扩展到德国及其他欧洲国家。“与其说共济会脱胎于石匠行会,倒不如说是一些希望共事并交流思想的饱学之士借取了古代的石匠们使用的那套神秘的象征符号与结构体系。”
  (3)共济会的象征物和符号
  共济会最常见的普遍代号是圆规与方尺,各地的执业石匠都使用它们。
  另一个在各地共济会的分会所里都能找到的符号,就是所罗门神庙的两根石柱。这两根石柱分别取名为“波阿斯”与“亚钦”,有人认为这两根石柱就是最初的“石匠柱”。在美国的约克教派(American York Rite)里,这些石柱被认为是中空的,里头藏了档案及其他文件。
  另一个符号,就是分别象征智慧、力量与美的三根柱子
  共济会的围裙与手套也是很常见的。在共济会的那套认知体系里,许多植物都有特殊象征意义,如刺槐、玫瑰、百合花与橄榄树。星体与五角星也经常被使用。
  现代的共济会的成员可以加入任何宗教团体,其中包括天主教(但18世纪天主教会严格禁止共济会员加入),也可以不加入任何宗教团体。共济会中某些分会所的成员既有男人也有女人,有些分会所则只有性别单一的成员。(顺便说一下,法国人最早于1740年左右接纳女性加入一个称做“认养共济会”(adoptive masonry)的外围性组织。)
  关于历代著名的共济会会员本身就可以写一本书。这些会员当中包括大多数美国总统以及英国、瑞典及其他欧陆国家的国王。在此仅举数例:富兰克林·罗斯福温斯顿·丘吉尔托马斯·加里格·马萨克里Masaryk Tomas Garrigue )、伏尔泰歌德吉卜林马克·吐温大卫·克罗克特Davy Crockett)、艾灵顿公爵胡迪尼Houdini)。
  莫扎特是奥地利共济会员,他的歌剧《魔笛》(Magic Flute)充满了共济会的象征符号。莫扎特去世后被葬于乞丐公墓,多年来人们以为他的尸骨与葬在那里的其他所有乞丐混在一起,无法辨识了。但在几年前,人们才发现,他的颅骨在他死后不久即落入共济会之手。
  与圣殿骑士会一样,共济会经常遭受到进行阴谋活动的指控,如操纵政治选举、施加压力、谋杀私敌等。这在某些时刻与某些地方或许是事实。鉴于该组织的性质,很难证实也很难否定这些指控。
  那些需要举行私密入会仪式及刻意保持秘密姿态的组织,似乎都会招来人们最坏的猜疑。而当这种情况发生共济会成员的头上时,人们也经常怀疑这些仪式是多么的愚蠢,以至连会员们自己都羞于承认。
  圣济会的信仰,与诺斯替神秘教有关。关于诺斯替教,我们首先该知道的是他们并非一个有组织的教派。他们不是某个教会的成员,他们也不一定是基督徒,尽管他们此前也许是。他们没有统一的信仰,也没有可供诵读的教义。他们没有主教、没有参议会。
  (4)玫瑰十字会   17世纪初,欧洲的上空弥漫着某种难以名状的东西。当时有不少很流行的秘密团体,而玫瑰十字会的创立是其中最神秘的。在苏格兰,贵族们怀疑拥有分会所与古老职责的共济会是否对神秘学也有兴趣。
  在英格兰和荷兰,严谨的学者们希望发现自然规律,但却将炼金术误认为是科学。在德国,一个不知名的团体创建了玫瑰十字会。1614年,一本名为《改造世界》(Die Retormation der Ganzen Weiten Welt)的匿名小册子出版后,该教会才为世人所知。《改造世界》讲述的是阿波罗神斟酌考虑了数位希腊和罗马政治家的建议后,改造世界的故事。这部书是启蒙与觉醒的标志。原文是以意大利文书写,但当时发行的是德文版。
  玫瑰十字会发表宣言时常常会重印这本小册子。两年后,《兄弟会的传说》(Fama Fraternitatis)出版时,它又被重印。《兄弟会的传说》的原文有几种不同的译法。Fraternitatis意为“兄弟会”,但fama可理解为“出名”、“流言”、“谣言”。《兄弟会的传说》讲述了15世纪一个秘密团体创立的故事。有一位名叫克里斯蒂安·罗森·克罗伊茨(C.R.C.,即Christian Rosen Creuz的缩写)的德国人大半生都在游历世界。他发现与他的同胞不同的是,阿拉伯人和非洲人都乐于传播别人知识,并向他们学习。
  克罗伊茨回到德国后,创建了“玫瑰十字架兄弟会”——最早只有四人,他们留下了不可思议的言语和教旨。每位会员都必须以行走世界、悄悄行善为已任。每人都须挑选一位弟子,加以培训,以便在最初的四位成员去世后能有人继承他们。另一规定则是在百年之内,必须保守该团体存在的秘密。书中暗示玫瑰十字架兄弟会有长生不老的秘诀,但它的主要目标是推翻教皇。教皇被称做是“张口结舌地亵渎基督的罗马骗子……罪孽深重,当加以斧劐。”《兄弟会传说》和《自白书》一出版,人们就设法寻找加入玫瑰十字架兄弟会的途径。虽然《自白书》强调它是一个秘密组织,但也说它在招募新会员。此后百年里,玫瑰会的一些理念渗入了逐渐兴起的共济会。“最早的两位共济会成员罗伯特·默雷(Robert Moray)(约1600~1675)和伊莱亚斯·阿什莫尔(Eias Ashmole,1617~1692)……都对玫瑰十字会抱有极大的兴趣。”最终玫瑰十字会在美国找到了扎根的肥沃土壤。早在1694年,据说一个成立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德国社团就隶属于玫瑰十字会。
  1880年,一批美国共济会会员建立了玫瑰十字会会社,它仅招纳共济会石匠大师及其他国家与此相当的人物。其他由共济会的分会所发展而来的早期组织都已独立。今天,美国有数个玫瑰十字会组织,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市(San Jose)的“古老神秘玫瑰十字会”(AMORC, Ancient and Mystical Order Rosae Crucis)是最大的
  (5)圣殿骑士团
  早自1119年成立以来,人们就对耶路撒冷的所罗门圣殿的穷骑士团——后来被称做圣殿骑士团——有过许多争论与猜测。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前,有一群基督徒在耶路撒冷建立了一座招待所,为那些不怕穆斯林政府而前来朝圣的朝圣者提供住所。这些为基督徒提供住宿的人们遵循《本笃会规》(Benedictine Rule)并以公元7世纪亚历山大港的主教兼布施者圣约翰(Saint John the Almsgiver)为守护神。他们由一位导师管理,并最终接受位于巴勒斯坦的本笃会领导。
  大约1118年,勒·皮依·雷蒙德(Raymond of Le Puy)接管了招待所,并担任了新的导师。他认为仅为朝圣者指路及提供食物是不够的,他们还应保护和救治朝圣者,于是建立了附属于招待所的骑士团。他们在盔甲外的铠甲罩袍上佩带白色十字,被人们称做医院骑士团(Knights Hospitaller)。医院骑士是后来的红十字会的原型。而后来的圣殿骑士团可能是模仿医院骑士团建立的。
  在医院骑士团成立的同时,来自法国尚帕涅的骑士帕扬·德·休(Hugh of Payens)去觐见耶路撒冷的国王鲍德温二世,要求他允许自己与手下组建一个宗教骑士团,宣誓恪守贫穷、贞洁、顺服。鲍德温让这些骑士们在皇宫的一翼安顿下来,那里以前是清真寺,建造在耶路撒冷古神殿的遗址上。这就是这些骑士——耶路撒冷所罗门圣殿穷骑士——的称呼的来源。圣殿骑士团成立之初时只有9位骑士。后来人数渐多,在欧洲各地建立了许多分部。
  1571年,土耳其帝国的军队占领了圣殿骑士位于塞浦路斯(Cyprus)的分团,大多数东方的关于圣殿骑士团的记录都在此过程中遗失了。   1126年,休与另一位圣殿骑士——蒙塔巴德的安德鲁(Andrew of Montbard)以及另外几位骑士回到欧洲,寻求经济支援,征募新的骑士,并征求教皇的许可,制定骑士行为准则。此后20年里,圣殿骑士团在英格兰、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并在1147年成为葡萄牙的地区成立了更多的分团,尤以法国南部最多。
  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圣殿骑士们成了国土收复运动的积极参与者。12世纪,要求从穆斯林统治者手中夺回伊比利亚半岛(Iberian peninsula)的呼声越来越高。
  1129年1月,在尚帕涅的特鲁瓦举行了一次宗教会议,以表决圣殿骑士团的团规章程,并接受教皇的祝福。每名骑士都要配3匹马,加上盔甲、缰绳、刀剑和其他武器,普通的修道团体对这些东西都是不列入预算的。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时,圣殿骑士们已和法国的国王建立了一种经济关系。法国国王路易七世。路易向圣殿骑士团借钱,法国王室在开了先例后,一直都依赖圣殿骑士团的借贷,这最终导致了骑士团的衰败。
  《达·芬奇密码》提到圣殿骑士们是欧洲最早的银行家,那并不完全是事实。至少在圣殿骑士团成立一百年前,犹太商人就已建立了私人的资金汇兑和信托投资系统。意大利的城邦——比萨、热那亚、威尼斯——紧随其成为最引人注目的早期银行家。修士们经常以地产为抵押发放贷款。圣殿骑士们将银行业务提升为一门艺术。他们不仅储蓄资金,还通过网络的分支机构转移金钱和货物。他们还充当骑士团成员的产业代理人。尽管他们不论什么都要瓜分一份。位于巴黎的骑士团银行的业务仍然是最繁忙的。这才是导致圣殿骑士团崩溃的最主要的原因。1306年,菲利普国王已将犹太人驱逐出法国,并挪用他们的财产。菲利普四世盯住圣殿骑士团。1307年10月13日,菲利普四世下令逮捕法国境内所有的圣殿骑士。
  青壮年的圣殿骑士都在东方服役,而留在法国的圣殿骑士大多没有武器且上了年纪。但菲利普四世在逮捕行动中抓住了当时在巴黎的骑士团大师和其他几位圣殿骑士团的领袖。这些人遭到严刑逼供,不得已承认了大多数的指控。菲利普四世下令于1310年5月12日将54名圣殿骑士烧死。圣殿骑士们的财产都被充公了。圣殿骑士团于1312年被教廷宣布解散。最后,1314年3月18日,雅克·德·默雷(他也在认罪之后改口)于被捕6年之后,在巴黎被烧死。虽然圣殿骑士团的经济问题多年后才得到解决,雅克的死亡确实是圣殿骑士团的终结和传奇的开端。直到18世纪早期共济会成立后,人们才又恢复了对圣殿骑士的兴趣。
  最早将圣殿骑士和共济会联系起来的是安德鲁·迈克尔·拉姆齐(Andrew Michael Ramsey,1696~1743),他是共济会法国总会所秘书长。他来自苏格兰。很奇怪的是,据他说,在十字军东征中,一个秘密的中世纪骑士团就是从他的家乡奔赴圣地的。这些人是“献身上帝事业的建设者及战士”。后来,德国的共济会会员可能记起了《帕西法尔》中的故事,将守护圣杯添加到圣殿骑士的传说当中。自那以后,圣殿骑士的传说逐渐发展、传播开来——通常是通过身为作家或作曲家的共济会会员。

--------------------------------------------------------------------------------

① 地拉麦:《圣经》中玛土撒利的儿子,诺亚撒利的儿子,诺亚的父亲。他的儿孙们创造了石匠这个行业。(Copyright 2005 by Sharan Newman,All rights reserved including the right of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in any form.This edition published by arrangement with the Berkley Publishing Group,a member of Penguin Group(USA)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