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妃传全文免费阅读: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08/23 16:49:23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深冬岁尾,天寒地冻;烟缕轻袅,人心悱恻。沿街的树,早已秃得不能再秃了。一个个枝杈,裸露得简单,难看,亦且孤独,一阵阵寒风撩过来,撩过去,撩出一声声干噪的尖啸,似哭也似笑。

    本以为,2003年,也就这样,如梦如幻,煞尾结束了。一个个伤心,也就这样,如泣如诉,有了一个短暂的停歇。而这时,离一个新年不过二十多天的时间,壮汉柯受良倒下了。又一个生命就这样,嘎然间,止息了所有的喧哗,轻悄悄成了永远的空白。那个能飞跃长城,飞跃黄河的生命,终于飞不过自身的一道浅弯,坠落得苍凉凄惶,没来得及对自己发出一声长叹。也许在这时候,在一片唏嘘感叹声中,我们活着的人,才能怀着一颗沉甸甸的心,重新感受生命,感受生命之轻,就如感受掌心一叶欲飞的羽毛,一片欲化的雪花。

    有哲人说过,生命是一支芦苇,是一支会思考的芦苇。2003年,许多芦苇被风莫名其妙地折断了。汝州矿难,衡阳大火,楼房倒塌,汽车车祸,使我们感受到,生命的来和去,原是不需要很多理由,不需要很多论证的。只是瞬间,只是一下,就象手指按在了计算器的复位键上,生命归零了。生命是宝贵的,就象柯察金说过的那样,生命属于我们个人,只有一次。尽管有的生命灿烂,有的生命平凡,如诗人所讲,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却已死了,但是,生命之于人,其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活着。所谓有意义的活着,所谓无意地活着,所谓生命有轻有重,所谓有的重于泰山,有的轻如鸿毛,都不能掩去这样的事实,生命之于人,都是一般无二地重要。有的生命象树,有的生命象草,这是一定的,但活着的方式不一样,并不意味生命就分出了高下。身份的高低,并不意味着生命有了贵贱。人创造了许多奇迹,也创造了许多虚枉。不知从何时起,生命也有了差价。名人失足坠楼,获赔四十万;一个女工车祸死亡,理赔二万;一个名人病逝,媒体炒起一片。两位拆楼的民工死于废墟,成了无主的亡尸。当然这一切,对死者已没有什么意义了,但,原本很轻的生命,在活人的这种刻意的玩弄中,显得更轻更滑稽了。

    萨士比亚赞叹道,人,是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掌。当然,萨翁的这个“人”,并不只是指名人要人高贵的人,而是所有的人。所有的生命同承阳光,共受雨露,都是自然的杰作。珍爱生命,不仅是珍爱自己的生命,而是珍爱所有的生命,等同所有的生命。许多生命额外的累赘,并不能给生命多添点什么,只不过给活的人添了一些有趣不有趣,无聊不无聊的热闹罢了。

    在感受生命之轻的时候,我对那些悄然而来,悄然而去的生命肃然起敬。在感受生命脆软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活着的艰辛。生命之轻,不仅表现在最后一刻,生命之轻,也表现在一生的负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就象张国荣,倦极了,从楼上轻轻的一跳,落地后,只是一声无从听见的叹息;就象安娜·卡列宁娜卧轨时心中最后的念头:“那枝蜡烛,她曾经借着它浏览过充满了苦难、虚伪悲哀和罪恶的书籍,比以往更明亮地闪烁起来,为她照亮了以前笼罩在黑暗中的一切,哔剥响起来,开始昏暗下去,永远熄灭了。”

    死者长已矣!活着的人,生命就此安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