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志龙表情包:美国南部深度游足迹之一 【原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12/09 08:16:19


 

 

 

        忙忙碌碌了一年,转眼就到了年底。离圣诞节不到两周左右时才想起下面这个假期该怎么过。这才想起翻报纸,打电话,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好去玩玩。说实话,要说出去旅游,还是刚来美国时热情最高。当时主要没想留在美国,因此觉得该去看的地方得赶紧看了,否则回国以后会后悔。那些年日子虽然过得紧,但旅游上可没少花钱。这些年下来,美国本土凡是我们觉得好玩的地方差不多都玩了。加上这次没提前订票,像夏威夷,加勒比海岛国这些热门的地方早就没票了。最后叹口气,就这地方吧 – 美南7天深度游。这是洛杉矶的一家华人旅行社组织的旅游。该旅行社和纽约的旅行社有合作关系。我们在纽约报名,纽约的旅行社为我们订机票,飞到凤凰城和加州来的其他客人会合参加这条线路的旅游。说实话,这家旅行社在纽约华人报纸上刊登的关于这条旅游路线的广告实在不怎么醒目。但一趟游下来,确发现这一趟游得价有所值,因而颇有喜出望外的感觉。

       12月25日,即圣诞节的晚上,我们由肯尼迪机场出发。飞机7:30准时起飞,11:30 飞抵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Phoenix)。事后我们才知道我们幸亏走得早,再晚3个小时我们就走不了,因为10:30纽约就开始纷纷扬扬地下起起了大雪,一下就是两整天。26日,27日机场关闭,几千个航班被取消。纽约大街上几乎连出租车都找不到。而此时的凤凰城却只需穿春秋衫。下飞机后我们打了个电话给洛杉矶海鸥旅行社派到的我们这个团的导游Harry先生。Harry告诉了我们下榻酒店的名称并告诉我们在哪里可以乘该酒店的到机场接客人的专车。我们很快找到了这辆车。酒店离机场大约15分钟的路程。到酒店已经12:30了,胡乱吃些东西,洗个澡就睡了。

 

第 1 天  生物圈2 号(Biosphere 2)-仙人掌国家公园 (Saguarol Park)- 拉斯库斯 (Las Cruces)

 

 早晨6:00起床,匆匆吃了早餐,7:00 我们就出发南下前往当年曾震惊全球的未来之窗 -- “生物圈2号”。这个景点距凤凰城120英里,因此我们得赶早出发。

 

 


       “生物圈2号”建造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沙漠中,是世界最大的密闭式玻璃生态实验室。其命名是把地球视為“生物圈五号”而言的。“生物圈2号”是一个人工建造的模拟地球生态环境的全封闭的实验场,也有人把它称為“微型地球”,或“火星殖民地原型”。这个占地1.3万平方米,8层楼高的的圆顶形密封钢架结构玻璃建筑物,是人们花费了近2亿美元和9年时间建造起来的,实验的目的是為了考察人类离升了地球“生物圈三号”是否能生存。在这个微型世界中,有海洋、平原、沼泽、雨林沙漠旅业区和人类居住区,是个自成体系的小生态系统。“生物圈2号”虽然与外界隔绝,但可以通过电力传输、电信与计算机与外部取得联系。工作人员在“生物圈2号”内可以看电视,可以通过无线电通讯与亲友联系。

 

 

 

 
 

 

 

 

 

 

 

 

 科学家工作和生活区域。

 

 

 

 

 

 

 

 

    1993年1月,8名科学家进入“生物圈2号”。科学家们原计划让工作人员在“生物圈2号”中生活两年,為今后人类登陆其他星球建立居住基地进行探索。然而,一年多以后,“生物圈2号”的生态状况急转直下,氧气(O2)含量从21%迅速下降到14%,而二氧化碳(CO2)和二氧化氮(NO2)的含量却直线上升,大气和海水变酸,很多物种死去,而用来吸收二氧化碳的牵牛花却疯长。大部分脊椎动物死亡,所有的传粉昆虫的死亡造成靠花粉传播繁殖的植物也全部死亡。由于降雨失控,人造沙漠变成了丛林和草地。“生物圈2号”内空气的恶化直接危及了居民们的健康,科学家们被迫提前撤出这个“伊甸园”。“生物圈2号”的实验以失败告终。

 

 

 

 

 

 

    多年来,人类梦寐以求地憧景著冲出地球,向宇宙进军。随著地球环境的恶化,这种愿望里似乎又加进了欲逃离的色彩,人们上下求索,加快了寻找“诺亚方舟”的步伐。也许“生物圈2号”的失败有技术上的失误或设备上的欠缺,也许人们今后还会向“生物圈3号”、“生物圈4号”挑战。然而从“生物圈2号”失败的深层反映出来的信息远比其本身更冷酷无情。它向人们証明:大像无形,大青息声。地球环境是在经歷了几十亿年的风风雨雨后形成的,对这种异常可靠的结构,人们渴望窥其脉络,望其项背,但却决不是简单的人工模仿再造能够完成的。

 

 

 

 

 

Rain Forest   热带雨林

 

 看完热带雨林部分后,我们因为只顾照相掉了队,一度迷了路。这时见到了一位头发花白但却神采奕奕的老者。我们告诉他我们迷路了,问去下一个馆该怎么走。他很热情地为我们指了路。谢了他后我忽然问了一句,“请问您也是在这儿工作的科学家之一吗?”我其实只是信口问一下,岂知他竟然出乎我意料之外地回答我:“是的。” 我喜出望外,对他说:“我们很荣幸能见到您并得到您的指点。” 老人很礼貌地说:“哪里,能帮你们指路我很乐意。”

这段小插曲为我们的这段旅游增色不少。

 

 

 

 

 

 

    “生物圈2号”的失败告诫我们:人类在茫茫宇宙中只有地球这一处家园,逃离和束手待毙都是与事无补的。地球不是实验室,我们输不起,只有善待和保护她才是我们真正的出路。


中午驱车继续南下前往土桑市(Tucson)附近仙人掌国家公园(Saguaro National Park) 。土桑市是赫赫有名的亚利桑那大学的所在地。我有几个好友其实都在这所大学。本来他们都多次邀请我们去作客,但想到去一下兴师动众总少不了惊扰人家,加上这又是圣诞和新年期间,就更会给人带来不便,所以还是决定随旅行团旅游。

一进入仙人掌国家公园的境内,大家就被车窗外的景色惊呆了。满山遍野到处可见数层楼高的仙人掌 , 有的如威武雄壮的武士,有的像亭亭玉立的少女 , 有的如垂钓的老翁, 有的像蹒跚学步的幼童,千姿百态,令人目不暇接。

 

 
 

 

 

  

 

 

 

 

都知道仙人掌长在沙漠,但这里的沙漠和我刻板印象里的撒哈拉或戈壁沙丘却完全不同,感觉上和一般的荒山没什么二样,一片荒烟漫草。唯一能看出不同的地方,就是一棵棵比人高满身刺的树形仙人掌。而低头仔细看地下则是介乎于沙子和石头的“土壤”。

 

 

 

树形仙人掌不是随处可见的品种,这个国家公园就是為了保护这种特别的植物所设。在美国境内,这一带是它们能生长的极北处,再北就太冷了。据说这里夏天的平均温度都是摄氏四十多度的高温,听导游这麼说不禁莞尔。

 

 
 

 
 
第一次看到树形仙人掌时,很惊讶它的形体和巨大,而看到一群仙人掌更让人震慑。远远望去,整片的仙人掌看起来就像是漫山遍野的士兵,使人不禁联想起“草木皆兵”的成语故事。儘管是千百年来没变过的景象,感觉却像超现实的画。而逆光照出来的照片,仙人掌的轮廓和针尖会发出美丽的光晕。月光下的仙人掌林,更有难解的神秘气氛。

 

 

 

 

 

毕竟,这个天堂的主人还是仙人掌和沙漠生物。


当晚下榻在拉斯库斯(Las Cruces)的 Ramada Palms 酒店。这个酒店的建筑式样和装潢都是西班牙风格的。很别致,特别是一楼的餐厅,搞成像舞台上的布景一样。有院墙,院落,小楼,阳台。但食物却不敢恭维。我们在这个餐厅吃了一顿墨西哥风味的晚餐,大失所望,倒了胃口。我点了一道“烤鸭”,且不说整整等了45分钟,端上来一看,首先不像是鸭。5-6片黑皮、切成香肠状的肉使人感觉是素火腿薄片。一口咬下去,嘎吱一声牙齿打滑,生的。勉强吃了两片,实在咽不下去。全扔了。要不是侍应生给的炸面皮和面包够多,那顿肯定吃不饱。50多美元全打水漂了。从此看到墨西哥菜就直摇头怕了。

 

     

 

第 3 天  卡斯巴达水晶鐘乳石洞国家公园(Calsbad Cavern Natioanl Park),白沙国家保护区 (White Sands National Monument) - 拉斯库斯 (Las Cruces)


清晨即起 , 我们的车一直往东开,前往新墨西哥州境内的卡斯巴达水晶鐘乳石国家公园(Calsbad Cavern Natioanl Park)。据介绍这个溶洞是世界闻名的,内有 73平方英哩,深度之深 , 面积之大 , 堪称世界之最 。

一路上尽是荒山野岭,不毛之地。山上几乎没有什么树木,都是一团团的蒿草似的植物。 也看不到飞鸟。途中我们还经过了德克萨斯州境内与墨西哥接壤的边境小镇艾尔·帕索(El Paso)。一道铁丝网横穿该镇,透过铁丝网依稀可以见到对面墨西哥境内。

 

 

 美墨边境美方这一边的边防警察的巡逻车。不远处依稀可以见到边境线上的铁丝网以及对面的墨西哥。

 途中我们还经过了一道专门检查偷越国境的非法移民(主要针对墨西哥)的哨卡。因这一带靠近墨西哥,查得很严。到检查站后,司机放慢车速,让车慢慢滑行。但边防警察向司机做手势让他把车停到一边。看来正如导游早就预计到的,警察要玩真的,上车来检查了。警察要是较起真来,将全车旅客逐个查过去,那至少要半小时。大家都暗暗叫苦。还好,那个警察登上车来,探头向车尾张了张,就问大家:“大家都有有效护照吗?” 我们正好坐在前几排,就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都有。”“那就好,”那警察把帽檐向上顶了顶,开始露出点笑容,说了声“节日快乐!”就下车放行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其实不难看出那个警察本人就是墨西哥后裔。车启动后听到有团友开玩笑说,别查了,你自己就像个非法移民。以墨治墨,美国人这招真行。这时我们也才想起,为什么这两天每天上车都要按照导游的安排换座位。原以为这是让大家都有机会坐在车头,机会均等。现在看来不尽然。导游有意无意地把我们这几个外表比较上得了台面,又能讲英语的安排在了前几排,而那些“歪瓜劣枣”则掺杂在中间。这样好给警察一个稍好的印象,早点放行。

约11点左右到达这个景点。入口处在一个很高的山顶上。 从入口处外面的平台上登高远眺,连绵起伏的群山此起彼落,景色十分壮观。游客可以选择步行或搭乘电梯下洞。两部电梯工作,每部每次可载8-10人。我们团分批乘电梯到洞底。说是洞底,其实那还不是真正意义的“底”,而是一块小剧场大小的开阔地。

 

 出电梯后就看到这块开阔地。这里可以租电筒,带电筒的头盔以及瓶装水等。

 

从那里游客可以分几条小路继续往下走,参观下面的洞穴。我们走的一条路是一条最大的路,通向一个叫“大厅”的最大的洞穴。洞内有奇形慌状的鐘乳石笋和石柱 , 有的耸然直立 , 有的倒掛金鐘变化无穷 , 可以说是别有洞天。

 

 

 

  

 

 


 

 

 

 

 

 

 

 

 

 

 

 

  

 

 

午餐后继续驱车前往白沙国家保护区 (White Sands National Monument) , 这是世上唯一由白石膏风化形成的沙漠 , 广大无垠 , 沙白似雪 , 浩瀚的沙漠 , 雪白的沙丘 , 是地理上的奇迹。

 


白沙国家保护区 (White Sands National Monument)

 

 

 

  

        白沙这个地方,顾名思义,就是一大片的白沙。听起来好像不怎麼稀奇,事实上世界上所有其他叫白沙什麼的地方,其实沙子并不真的是白色,顶多只是顏色浅些而已。这里的沙货真价实是纯白色的,白得比雪还要白,原因就在於沙的成份。地球上绝大多数的沙成份是硅,这里的白沙是硫酸钙。叫它硫酸钙大概太学术化了点,说明白了,就是石膏。石膏本身一点都不稀奇,但是因為它易溶於水,在一般情况下,溶於水的石膏会顺河流流进大海,而完全不留痕跡。但是这里是个盆地,又是乾热的沙漠气候,雨或雪流入盆地底部,因為无处可去,就在低洼的地方形成水池或湖泊。这些湖的规模都很小也不深,水慢慢被蒸发掉,小湖泊乾涸,原先溶解的石膏就以结晶的形式沉淀,覆盖湖牀。这些结晶在自然力的作用下,最后破碎成沙子大小的颗粒,这些颗粒很小,大风吹过就被带起,风小的时候就沉落堆积。当一定数量的沙堆积起来,就形成了沙丘。沙丘形成迎风面,產生波浪状的表面。沙丘的坡顶不断堆高,最后终於无法支撑而形成沙崩,陷落在背风的一面,造成了沙丘的移动。沙丘往远离湖牀的方向移动,然后湖水累积乾涸,石膏结晶碎裂,形成更多的沙与沙丘,如此循环。

 

 

 

 

 

 

 

       这个地区在两亿五千万年前是个浅海,形成现在白沙的石膏就是在当时沉积在这里的浅海里头。这些沉积物形成岩层,七千万年前随洛磯山脉的形成而上升成一个突起,然后在一千万年前突起的中央塌陷,形成了Tularosa盆地。现在这一大片白沙覆盖了大约三百平方英哩的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石膏质沙丘。

 

 

  
       白沙非常美,美得有点梦幻迷离,不像人间境界。白色的沙看起来和雪没有两样,而且它的特质与危险性也和雪很接近。但是除了外表像雪之外,这个地区却是百分之百的沙漠。这个环境对於生长在这个特殊环境的生物非常严苛,不但昼夜温差极大,几乎没有水,而且沙丘移动速度非常快,能在这里存活的动植物,都练就了特殊本事,来这里的游客除了玩沙之外,如果不时东张西望,随处可以看到生命奋斗求生的方法,也随处都是惊奇。据说沙漠的动植物都很会保护自己,这里连蜥蜴也是纯白的。

 

 

有点难以想像的是这附近竟然是军事重地,距离公园才十多英哩就有个空军基地,里头驻扎有先进的F-117隐形战斗机。这也罢了,而整个白沙国家保护区,事实上是被白沙导弹测试基地(White Sands Missile Range)所包围,当基地进行飞弹试射的时候,公园以及周围所有道路都会暂时关闭达两小时。这个基地是在二次大战时代成立,最早是用来试验从德国掳获的火箭,后来规模愈来愈大。进行原子弹开发时,人类所製造的第一个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原子弹就是在白沙导弹测试基地试爆的。记得这个绝密的原子弹研发计划叫“曼哈顿工程”(Manhattan Project),而那个试爆点叫做Trinity Site,在白沙国家保护区西北方。我不确定距离多远,但是一定在一百英哩之内。 会在这样的地方做这样奇怪的事情,也只有人类这种奇怪的动物才想得出来。此外,曾经轰动一时的美国科幻片《独立日》中的男主角拖着他俘获的外星人飞碟驾驶员到秘密军事基地的太空人研究中心的场景好像就是这里。只不过我们到的时间较晚,登高远望时已经看不到多远,找不到电影中的那块一望无际的白沙开阔地。但我敢肯定我们看的地方绝对是和那块开阔地是相连这的。

 

 


 

 

 

 

                 当晚仍下榻拉斯库斯的同一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