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和赵予熙车震:释永信不倒,少林寺必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20/02/22 02:44:50
释永信大师简介:现为少林寺掌门人.安徽人,小学二年级文化(不过这个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自述“上过几天佛学
  
  院,是成绩不算好的学生”,很谦虚。他拥有MBA、美国博士证书),来到河南时以在少林村摆摊卖老鼠药为生,
  
  后拜行正为师,出家为僧,但其并不被行正所喜爱,因其狡猾常做一些不入流的勾当,娄教不改,有一次行正大
  
  怒要将其逐出少林寺,因其跪地苦苦衷求才暂且留下他,不久释行正圆寂,释永信没有忌会完全暴露其本性,用
  
  尽手段聚财敛权,升为方丈。他的生座仪式是在寺院里除其几位得意弟子在场外,少林寺的其它僧众全然不知的
  
  情况下在夜晚偷偷举行的。释永信 德升座仪式会偷偷摸摸的。从不参禅,不理佛,不懂武功,
  
  
  据知情人介绍,在少林寺附近,登封城里到处可见他们在高档酒店吃肉喝酒,搂着小姐明目张胆的出入各种娱乐
  
  场所,上梁不正下梁歪,因为身为方丈的这个人,常年在登封城的“丰源”酒店包房,极少回少林寺,他平时喝
  
  酒吃肉从不守戒律,被人见到时就自圆其说:“唐王李世民封过的,少林寺和尚可以喝酒吃肉,碑文有记载。那
  
  就请释永信大师你把这块我们找遍了少林寺及其相关环境都找不到的碑文拿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吧!他的徒弟个
  
  个成家,喝酒吃肉,出入色情场所,他还真是言传身教!真是名师出高徒啊!用这样的人代表少林寺出国,丢的
  
  不止是少林寺的脸,更是我们全中国人的脸!
  
  
  1986年12月13日,德禅长老让行正大师接替少林寺方丈一职。
  
  行正是双眼失明的法师,因为当时政府工作组入驻少林寺,德禅主持以年老为借口回避,退任名誉方丈……不料
  
  行正接替方丈次日即因重病住进洛阳白马寺医院(由其大弟子永乾法师伺候),并于1987年8月27日病故(其间
  
  回寺2次,所住时间约3个月)。
  
  此际被逐出师门的永信回到了少林寺(永信被逐后曾拜还俗僧郝释斋为干爹,目的是请其说情回少林寺,结果未
  
  能成功)。后来他自称是其师父圆寂后得到衣钵——如果是遗物当时在场应是永乾和其他师兄弟(根本没有接法
  
  的机缘是骗人的),佛教接法是要真传的,人已死接什么法?永信说他得法得的什么法?
  
  行正法师圆寂后,永信企图当家并攻击准备接当家的行孝法师(中国佛学院南京分院毕业),他以卑鄙手段赶走
  
  行孝法师,并打着真真假假的招牌在社会上从事各种活动。为了缓和矛盾,少林寺住持暂由老住持、名誉方丈德
  
  禅代理,素喜大和尚作为法人协助当家(可以查看当时少林寺的财产登记法人)。此时的永信只好以少林寺29代
  
  方丈接法人和武僧团名义在全国乃至海外表演骗钱。
  
  1993年3月德禅方丈圆寂后,素喜大和尚接任住持并担任少林寺民主管理委员会主任,印松和永乾法师为副主任
  
  ,永信连成员也不是。
  
  1994年4月,地方政府拟在少林寺山门收售门票——这在当时的大陆佛寺中是首开先河(接下来全国效仿少林)
  
  ,时任河南省佛协会长、白马寺方丈的海法激烈反对此举,并在全国佛教会议上散发反对出卖佛教的传单。永信
  
  心口不一,表面上反对政府行为,暗地里勾结支持分管副市长苏海阔,卖寺求荣。包括赵朴老在内的众多佛教界
  
  人士反对无效,永信由此得势。
  
  这是永信出卖佛教后得到地方政府的第一次信任:当年9月少林寺民主管理委员会更名少林寺寺务委员会,增补
  
  永信为副主任协助素喜工作(另有委员德建、德扬等7人)。
  
  1995年9月,在筹备少林寺建寺1500年庆典的活动中,永信终于通过和贪官的交换互利获得了政府重用。
  
  1995年8月5日4时,永信暗地里着人放火点燃大殿门,然后利用政府权力,将素喜长老身边的十余位优秀僧人(
  
  大殿责任人)赶出少林(据说事后受指使放火的也被灭口了——永信说他用的是当年共产党冒充国民党烧杀百姓
  
  的招)。
  
  1500年庆典活动结束,永信用贪污巨款贿赂中国佛协常务副会长和游相等人,拟运作升任方丈(当时升方丈需要
  
  佛协盖章),却因赵朴老的反对一时不能得逞。
  
  1996年6月,永信因贪污善款上千万,被素喜长老告上法院(有案可查)——此案本足以扳倒永信,清除这个危
  
  害玷污佛教的祸害,没想到却被国家宗教局副局长胡长清摆平(永信花60万买通胡某亲自来少林——2000年3月8
  
  日,胡某因贪污被执行死刑,大家还记得永信哪里是他题的字吗?)事后,德建、德戒等10余位僧人又在他的攻
  
  击诬陷下被迫离开少林寺。
  
  素喜长老德高望重,来少林寺拜望和护持的人很多,永信对此一直非常嫉恨,耿耿于怀。1997年6月,病重的素
  
  喜老和尚终于被赶出少林,住在寺外一偏僻的破房内——永信得意洋洋地说:“这一招是跟共产党学的!”,素
  
  喜大师最后留下的遗愿是死后回到少林,却遭到释永信的长期阻扰,后来迫于宗教界的压力,释永信才作出了退
  
  让。
  
  
  1999年6月,全国佛协会长赵朴初居士因病重住院(2000年5月21日去世)。永信趁佛协混乱之机,打通净慧、倪
  
  强、和游相的关节私盖佛协印章,于当年8月荣登少林寺方丈宝座——当时住持素喜已病卧在床,为防夜长梦多
  
  ,释永信偷偷摸摸在半夜升任方丈(由净慧欺骗本焕长老一起为他传法送坐)。其时为堵人嘴,老和尚们被骗到
  
  少林寺指导工作,可他们并没有给他送座挂珠。永信师徒连夜偷升少林寺方丈,次日赶紧宣布已经升座,以及谁
  
  送座谁挂珠……可笑到了极点。
  
  永信不禅不武,无德无才,妄语百出,欺师灭祖。少林寺原属子孙丛林,传统的少林功夫都是由师父严格选徒传
  
  授,而现在的少林只有永信可以收徒(他说要用共产党的招整合少林寺),其他僧人不能收武术徒弟和皈依(与
  
  少林祖师、佛教教义背道而驰)。真正继承少林功夫和文化的正直僧人被永信千方百计赶走,曾经的师兄尊长反
  
  而拜他为师(荒谬呵)。永信不会功夫,怎么去发现人才?又用什么去教徒弟呢?所以,现在仍混在少林寺的是
  
  两种人:一、惟利是图与永信一伙的人。二。虔诚热心的上当受骗者。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及其武僧团揭密
    现在,在少林寺方丈释永信领导下的少林寺已经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少林功夫,他们对外到处宣扬的那些所
  
  谓武艺高强的武僧,以及代表少林寺出去表演的武僧团,其实全部都是假和尚,有的只是武校里的学生,有的根
  
  本就是释永信聘请来的市井之徒。
    
    以下几人是以释永信为首,窃取少林禅武文化,盗用少林之名进行诈骗的集团的几个主要成员:
    释永信:安徽人,小学二年级文化,来到河南时以在少林村摆摊卖老鼠药为生,后拜行正为师,出家为僧,
  
  但其并不被行正所喜爱,因其狡猾常做一些不入流的勾当,娄教不改,有一次行正大怒要将其逐出少林寺,因其
  
  跪地苦苦衷求才暂且留下他,不久释行正圆寂,释永信没有忌会完全暴露其本性,用尽手段聚财敛权,升为方丈
  
  。他的生座仪式是在寺院里除其几位得意弟子在场外,少林寺的其它僧众全然不知的情况下在夜晚偷偷举行的。
  
  敢问释永信哪位高僧大 德升座仪式会像你这样偷偷摸摸的。你不参禅,不理佛,不懂武功你是怎样当上这个方
  
  丈的你心知肚明。
    
    释延鲁:在册僧人。已婚,妻儿俱在。结婚当天,在登封某大酒店宴请其师兄弟,也就是释永信大师你的众
  
  徒弟。毕业于登封境内一所武校,在校时成绩平平,现任“武僧团”(实为打着少林寺武僧团的旗号,由释延鲁
  
  出资,释永信任名誉校长二人合作的一个武校)总教头,释延鲁说过:“我在师傅的言传身教下,很快成长为一
  
  名优秀的武僧,理所当然的当上了“武僧团”的总教头。”只是方丈你会功夫吗?好象是不会也不懂吧?!(真
  
  是有其师必有其徒!)释延鲁对外宣称:精通少林拳术,铁布衫硬气功等,少林功夫可以无师自通的啊?
    
    有个疑问想请教一下释延鲁“大法师”:在互联网上看到你说:你很早以前就知道普京女儿是你的学员。而
  
  且还有一位实际辈份是你 太爷爷你却叫师傅的释德扬大师(释德扬:在册僧人。也已结婚多年,并开有名为“
  
  少林武僧后备队”的武校,犯有案底。)作证,并说你们还共同探讨过怎么样教普京女儿的问题。但你的合作者
  
  释永信却给普京介绍说延康(俗家弟子,原名胡军,毕业于塔沟武校,多次冒少林武僧之名出国表演)是总统女
  
  儿的教练。到底你和你师傅释永信谁说的话可信呢?
    
    你们办“武僧团”,打着是“发扬少林武术,不为图利”的旗号,是一个善举,即然是善举,可为何你们的
  
  收费却是那么高?释永信让你们开着打有释永信图像的招生车,和其它武校的招生车一起竞争生源,你们说少林
  
  要走向国际,可为什么你们对在你校学习的外国人的最低收费是500欧元/月?要想学其它的功夫得另交钱,
  
  最少一套拳也要七千块钱,你们这是在发扬少林武术吗?我看你们更象是借着中国及国际有着越来越多的人对少
  
  林武术的敬仰与喜爱的机会,打着在历史上赦赦有名的“武僧团”的招牌,挂羊头卖狗肉,欺骗喜爱和热衷于少
  
  林武术的人,你们把少林寺做为一种能为你们谋利可进行物质交易的商品,利用少林的牌子和少林寺方丈的身份
  
  进行着诈骗、中饱私囊的勾当,践踏着少林寺的威名!可耻啊!
    
    释延王:武僧团副团长,自诩少林《易筋经》、《洗髓经》的正宗传人,对外宣扬说他得的胰腺癌就是练此
  
  功练好的。(真实情况是:他的癌症并没有好,还在靠高档药来维持着。)他说过,普通人也可以练此少林高深
  
  内功,而且一年左右就可以打通任、督二脉,但是必须得有专业人士在旁指导。练少林武功素有“十年不出门”
  
  之说,到了你们这怎么都可以速成了?我想请问一下释永信方丈:释延王是在谁的指导下练成此少林高深心法的
  
  呢?少林寺还有这样的高人吗?是不是拜了您为师以后就都可以成为高僧?
    
    (注:本文不带“释”姓的全为俗家弟子)
  延康: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叫释延康,因为他只是一个俗家弟子。现任少林寺武僧团武校的总教练,一个毕业于塔
  
  沟武校的学生。毕业后曾在盘锦当武术教练,拜释永信为师后,就打着少林武僧的旗号到处行骗。他本人在其老
  
  家湖北通城县开办有“双龙文武学校”。更有甚者,释永信曾派此人于三月二十二日普京来访少林寺时冒少林武
  
  僧之名为其表演罗汉拳,释永信电话通知他来表演时,他即不在少林寺,也不在武僧团武校,而是在他自己办的
  
  武校打点事情。
    
  延庄:俗名赵唐云。开封人氏,已婚,妻儿俱在,被释永信以每月一千五百元的工资请来冒充年长的少林武僧,
  
  在普京来访时冒充少林寺武僧进行表演,此人在河南第一大报《大河报》3月23号A03版上刊登普京来访武
  
  僧表演画面上有大幅照(留着大胡子,小眼睛,方脸)。
    
  永智:武僧团教头,俗名刁三多。登封市郭店人,已婚,妻儿俱在。在尼僧寺永泰寺后开办一所武校。此人是当
  
  地的一名地痞无赖,因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出名(有案底可查),他因擅于模仿老拳师练功时的架式,也被释永
  
  信以每月一千五百元的工资聘请来假冒年长的少林武僧,并多次冒少林武僧之名被释永信派出国表演。少林僧人
  
  “六根清净”不能留胡子,而此人却有着“大胡子”的绰号。
    
  朱旭:偃师市曲家寨人,已婚,妻儿俱在,犯有强奸罪(有案底可查),也是被释永信聘请来冒充年长的少林武
  
  僧之一。
    
    最近几年,被释永信以“少林寺武僧”的名义派出国表演的武僧,包括这次为普京总统表演的所谓的“武僧
  
  ”,没有一个是真的,全部都是释延鲁开的武校里的学生和释永信请来的人渣,他们所练的也根本不是真正的少
  
  林功夫,全部都是外面所说的“中看不中用”的表演,也不怪他们,因为他们的师傅,包括他们的师傅的师傅(
  
  释永信),根本就不会、更不懂真正的少林功夫,现在的少林寺里面已经没有了真正的少林武术!当然,看到这
  
  篇文章后,方丈你可以用你手中的权利马上让这些“李鬼”们变成“李逵”,是,身份可以变,但是他们的妻儿
  
  呢?他们的简介呢?铁的事实是变不了的!
  释小广:一个八岁的孩子(孩子无辜),因为被普京总统抱过,所以你就把本应是你徒孙的他升成了你的徒弟,
  
  你处事的能力还真是又快又强啊!释永信,俗家弟子是不能姓“释”的,为何和你沾上边的人都可以姓“释”?
  
  还可以打着“少林武僧”的旗号去做事?少林寺里没有“小”字辈,不到十八岁不能成为真正的和尚,为什么释
  
  小广却能以一个武僧的身份给普京总统表演和到各国去演出?
    
  再来看看代表少林寺进行表演的“武僧”们吧,每一次出国表演回来后,在少林寺附近,登封城里到处可见他们
  
  在高档酒店吃肉喝酒,搂着小姐明目张胆的出入各种娱乐场所,上梁不正下梁歪,因为身为方丈的你,常年在登
  
  封城的“丰源”酒店包房,极少回少林寺,你平时喝酒吃肉从不守戒律,被人见到时就自圆其说的说:“唐王李
  
  世民封过的,少林寺和尚可以喝酒吃肉,碑文有记载。那就请释永信大师你把这块我们找遍了少林寺及其相关环
  
  境都找不到的碑文拿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吧!你的徒弟个个成家,喝酒吃肉,出入色情场所,你还真是言传身教
  
  !真是名师出高徒啊!用这样的人代表少林寺出国,丢的不止是少林寺的脸,更是我们全中国人的脸!
  
  
  和释永信你沾边,能为你办事的人,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过着有钱人的潇洒生活!你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会客
  
  厅》里说:少林寺光门票年收入就已过千万,还不算四方信徒的捐款和香火钱,这些钱都被你用在什么地方了呢
  
  ?为什么你还以少林寺的名义贷款七千万?这七千万又是做什么用的?寺院里的其它僧众,每人的月收入只有二
  
  百块钱,不上早、晚课连斋饭都得自己掏钱买。大方丈你这是什么行为? 现在的少林寺在释永信你的领导下已
  
  不是一个佛门清净之地,更象一个欺世盗名,要名要利的土匪窝!扬名世界的正宗少林武术也已难觅其踪!贩卖
  
  少林寺文化遗产更不足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