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99轻机枪:与自己邂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09/19 15:08:16

与自己邂逅

那天,和几个友人围炉吃茶,其中一个友人说,其实,我们的一生都在邂逅自己。

邂逅自己,多么鲜妙的词语。

想想看,我们所找的所寻的人,大抵是我们类似的,或者灵魂最相近,最起码,某方面的感觉很相近。

不是吗?

小的时候读孙梨先生《铁木前传》,一下子喜欢上了,再读他的散文,更喜欢,后来一日,和朋友一起拜访过孙梨先生,他,果然是那种素淡之人。

再大一点,邂逅三毛,看肖全为她拍的一组照片,是在成都的茶馆门前,她寂寞的表情让我找到自己,我想,我也应该是点燃一支烟,赤着脚,长发披肩,然后万水千山走遍。

再后来,我邂逅小画大爱的丰子恺,喜欢他那“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的意境,理解了那颗护心之心。

……

 

还有那些朋友,与我一样有一颗脆弱而敏感的心,她们喜欢人间的烟火,等待着一个痴情人,我们曾在家乡的古城楼上吹萧,曾经一起骑车去看大海。

我们如此美妙地邂逅,其实是与另一个自己邂逅。

我喜欢那些艳俗的烟火,好吃的羊蝎子、落叶和青苔之美,还有那种旷野的寂静,好象都是那么可爱,而我的朋友也喜欢,我们一起烹茶煮酒,夜听风雨,一起去很远的地方听快老人唱快失传的大鼓

少年时,我们常常一起去旅行,到西藏看落日,去丽江品苦丁茶。有时,也去一些极偏僻的小镇,我们喜欢边走边唱,喜欢搜集整理听那些快要绝种的戏曲,我听到一个人唱信天游,我们……我们泪眼朦胧——你,从天而降的你,让我想得肠子青……有些人是我的另一个自己,我不过是与我邂逅。

当然,与一个城市的邂逅也是这样。

有的城市,去过很多次,可是,没有感觉,它不是你的,它与你隔着衣服,隔着温度,始终在云端。

有的城市,你刚一落地,就有了温热的地气,它与你,如影随形,贴心贴肺。

这,是另一种形式的邂逅。

 

有时候,与一段戏曲的邂逅,或者与一首歌的邂逅也是如此。

我记得飞机上听过一段戏,我根本听不清是什么曲种,反正它不是我听过的任何一个曲种,但那个旦角声音婀娜,以至于我来回听,两个小时,我一直在听那段曲子。

后来我看梅艳芳和张国荣演的《胭脂扣》,当他们对唱时,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如此迷恋偶尔邂逅的那段曲子,因为它们如此之像——烟花散尽,无语泪双流,惟清音在耳,笑语盈盈处,是她和他情与爱的纠缠,旧戏台上的一幕,倒似我的前生与今世,这苍凉又妖娆的声音,与我偶然的邂逅,让我魂断。

这还是与自己的邂逅。

有一天,我看到了一张照片。

是一个女孩子,她穿了深色的长裙,中分的长发,半侧着脸,她的背后,是陈逸飞的画,她坐在一张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前面,眼里,充满了泪水,但是,那眼泪没有落下来。

而她的手里,有一支燃着的烟。

她的另一只手里,端着一只烟缸。

她就那样绝望而凄凉的看着远方,想必她在思念远方,或者,她失恋了?或者,她十分地孤单?

 

就在那一刻,我和另一个自己邂逅。

那应该是我,寂寞的、形销骨立的寂寞,眼里有眼泪,饱满的、生动的眼泪,可是,没有掉下来。

我的手里,应该有一支烟,正燃着,我吸,或者我不吸。

在那张照片前,我久久地无语,到后来,终于哽咽。

这,也是一场邂逅。

而最心疼的,应该是爱情的邂逅吧。

他与她,人生初相识,刹那间惊艳。一起去吃老北京前门的卤煮,看天津的杨柳青年画,一起去郊外看千树万树梨花开,她陪着他,看他写诗画画,他伴着她,夜听风雨,欣赏人间的烟火。

此刻,我站在阳台上,穿着藏蓝色布裙和红色的麻的上衣,手里缝着一个靠垫,我喜欢这深深的蓝,这是从我少年时就喜欢的颜色。

你尽有苍绿。这是一首短诗,张爱玲曾经这样说,在苍绿中有安详的创楚,她不是树上拗下缺乏水分褪了色的花,倒是古绸缎上的折枝花朵,断是断了,可是非常的美。

我尽有苍绿。

 

我也知道,人生如此之长,我还会不停地邂逅,但最美的,应该是邂逅自己,因为,只有自己最懂得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