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酒店管理排名:忆梦江淮 LK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10/15 05:25:48

       漫倚阑干,唯见楼前流水,落红点点,柔肠一寸愁万里,梨花催雨,容含几多离人泪。 ­

                                                                                                                                            --------题记 ­

         凭栏北望,青罗锦绣,夜夜笙歌。江淮水静静地招摇,好似女子婀娜的身姿,在琵琶声中娉婷起舞,长长的水袖甩出一个江山,然而被激流无情地掀翻,沉淀另一个王朝。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花》,她们不懂,但事实上她们也无需了解,只是香船里的夜夜缠绵终会像银台中的烛焰,淡淡的,褪却一层层的光辉,风吹起,扬尘万里,散落在江海中,湮没了踪迹,什么也没留下,甚至连明月也自顾清闲,不粘红尘世俗。 ­

          忘却了多少次,红船上灯火盎然,燕娇莺蹄,翩翩使者策马而至,吟诗作对,歌舞升平,好个不灭的夜晚,江面一片漆红,似团团火焰笼着青烟,袅袅徘徊又悄然隐退。锦衣女子凝香艳抹,抚琴遮面,琴声泪声俱成一片,不停歇地在夜空中绽开了花。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或寓于这天籁声中,飘向那个未知的寰宇,在永恒里闪亮成一颗明星,在山的尽头守望一颗苦涩的心灵,以及那双干涸的眼眸。也许可以,那就守护那个千年的誓言,在从水底打捞起的瞬间,月光在上面刻满了星辉,黑暗中,不再茫然,不再彷徨,紧紧相拥,五千年的承诺,与黄土共眠。 ­

          月在东方露出苍白的容颜,秋月的倦怠是秋风所赐予的,凝眸,又添一段新愁,清风朗月又怎吹得散四笼的离愁?在寒萧的季节,在冰封的国度,风在颤栗,于是混黄华叶在枝头藕断丝连,沉沉浮浮,打着卷儿,在萧瑟中摇曳,在摇曳中留恋,在留恋中涅槃。花柔玉净,捧殇独酌,万般情绪萦绕喉头,灼烧着那一寸寸玉肌,纵有浓烟暗雨也扑不灭那流光岁月。风萧萧兮,雾蒙蒙兮,几多惆怅无处排忧,恼得娼女盈盈粉泪望尽天涯路。荷花萎谢,但早已没了“留得残荷听雨声”的雅兴,只道是残存的数点红花,余香淡然,这不正是她们的命运吗?注定辉煌,流光溢彩,耳著明月:注定衰老,为谁或谁衣带渐宽,空对烛花。夜慰藉了离人,赐予她们无限的遐想空间,冷雨霖零,多少有些诡异的气息,轻轻地抚摸着桅杆上的斑驳月迹,些许的残缺,或许那遗失的几片月光早已被雁叼向远方,那个未知的明天。 ­

          江淮湖底传来阵阵呢喃细语,那是在低诉过往的韶华盛景,而如今门前冷落鞍马稀,徐娘傅粉,怕听鹃啼。历史轮回,五千年的人世盛衰,五千年的春花秋月,岂是一座红楼,一个江淮能够演绎,得以诠释?多少个无眠的长夜,多少个冰寒的晨曦,小髻鬟松,可怜造化偏有意,守得那份清高,不与群花争比,但流年如花瓶上的尘埃,抚落无痕,堆积成两鬓越来越密的白发,额上越刻越深的皱纹,风雨变幻,经不起蹉跎的竟是光阴。重帘未卷,并不是懒于着手,而是怕瞥见茫茫水面仅有寒鸦数点。断桥芍药开得正欢,却无人赏识,无人采撷,空留满腹文墨无处排遣,只引得文人骚客怜惜感言。帆影寂寥,在水波中漂摇,失了本色,失了光泽,又被哪只不知情愁的野鸭搅碎了全貌,散得零零落落,惨惨戚戚。 ­

           篆香燃尽,垂泪理瑶琴,岸边的苦棉已经凋落,远处寺庙传来暮鼓声声。手抚得很轻,但终究拨乱了琴弦,细丝划破素手,腥红的血液浅浅溢出,滴落在洁白的,绣着木槿的手绢上,开出朵朵傲骨的江梅,暗香盈袖,恍惚间寒冬已至。叶声萧萧,飘忽的风吹乱了空中的云絮,吹散了道上的尘雾,翘首远眺,臆断行人归来,原来造化弄人,竟是渔船误入芦苇深处,日子就这样在清波里沉酣。 ­

           舱内点起了长明灯,绣帘中女子容颜渐暗,惨淡的失了血色,魂如飞絮,在空气中畅游。这或许是种解脱,离了世俗的唾弃,不用在窗棂边苦苦守望,让一切轰轰烈烈的来,平平淡淡的去。只是我想,一生为何如此匆忙,似乎还未开始幕布就已拉上,是我的错,还是一生本该归于平淡,不堪让红尘侵扰心灵的净土?于她,于我,似乎都在思索,耗费了无数个白昼黑夜,错过了无数个潮起潮落,可我们悟出了什么?是超然,是感怀,是愤恨还是空空然也。生命,不可触及,不可亵渎,生命中那一段段千古流传的爱恋是否依然光洁,我不敢想,也不愿去想,保有一份神秘,徒留一个无言的结局。轻舟已过,于水天处化作白鸥数点。沧茫水色,无边亦无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