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读高中:约翰·亚当斯:为敌人辩护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10/19 06:56:56

约翰·亚当斯:为敌人辩护张 伟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3月23日 10 版) 约翰·亚当斯律师答应为英国士兵辩护。这着实令1770年的美国人大吃一惊。 英国人的征税法已经让北美殖民地人民无法忍受,反英情绪正激烈,这群英国士兵居然在街头公然开枪,杀了5个平民。这本来已经叫人很难忍受。 更何况,亚当斯原本还是以反对英国压迫而闻名的。他那篇支持人民权利的文章很受关注;就在不久前,4个水手因反抗英军强行抓壮丁而杀死英国军官,这个口若悬河的律师还出庭辩护,使他们免了罪。 但这一次,他却顶着激愤的群情,替一群英国国王派来的杀人犯打起官司来。要知道,在此之前,被囚禁起来的英国上尉和士兵,甚至都找不到几个像样的人肯替他们辩护。 这一年,又矮又胖的亚当斯35岁,距离他成为美国第二任总统还有将近30年。他有一个大而圆的脑袋,邋遢的卷发蜷曲在耳朵四周。据说,因为他腿太短,就职典礼上爬楼梯时,佩剑不时碰到大厦的台阶。 但谁也不能否认,他是个杰出的律师。他口才好、思维敏捷,总能迅速抓住案件的本质。他这样答复请求他出庭的英国官员:“要是上尉认为没有我出庭就无法得到公正审理,那么,我接受此案。” 在一个英国国旗正被四处焚烧、征税员被人浇上桐油示众的城市,这个决定并不轻松。亚当斯面临着“自由之子”们的辱骂和猜疑。 而他后来的表现也确凿无疑地显示出:他既对英国士兵的所作所为没有好感,也不希望通过此事讨好英国人而谋得什么利益。 既然如此,我便只能从他那让人印象深刻的辩护中寻找他的动机。一份文件记录了这个口若悬河的律师的如下辩词:“法律一方面对被告的乞求与哀叫无动于衷;另一方面,对公众的叫嚷不理不睬。法律只维护善,惩罚恶,它不以人们的贵贱贫富为标准,法律不受情感左右,它永远是理智的。” 通过他的辩护,后人也得以了解这场屠杀的基本脉络:愤怒的人群叫嚷着“打死他们”,挑衅英国士兵,并且向他们扔去雪球、冰块和石头,后者于是开枪还击。据此,亚当斯在挤满了愤怒的旁听者的法庭里作出如下辩护:如果一名军人在执行职守时杀死一个对他进行侮辱的人,那是一种正当的行为。 他也提醒被狂怒冲散理智的人们,自卫的权利,正是他们捍卫自由和财产的基础,如果英国士兵的自卫不被认可,那么“我们也就切除了自由和财产的基础”。 他几乎大获全胜。包括上尉在内的6名英国士兵被无罪释放,两人被判处过失杀人。这个结局让大多数波士顿人感到失望,此后一段时间里,他几乎名誉扫地,没有什么官司可打,许多人怀疑他变成了一个亲英派,另一些人则指责他是被金钱诱惑——尽管根据记载,他为这个官司忙活了将近一年,却只获得了少得可怜的代理费。 在这个固执的人看来,他所服务的,并不是几个他所反对的政府的士兵,而是以上帝之名制定的法律,这个法律“假定每一个人都是无罪的,在法庭做出判决之前,没有权利把任何人称为杀人犯”。 法律的公义并不为民意所左右,这是亚当斯辩词中的精义。愤怒的波士顿市民并没有让他放弃信仰——事实上,他对于民意的狂暴始终保持警惕。此前,看到反对印花税的人们砸毁英国官员的房子并抢劫财产时,他就表达过自己的恐惧。法国大革命爆发后,他作为美国的第一任副总统,坚决反对支持法国革命者。 法国发生的暴行让他相信:“在民主政体中无限制地滥用权力,就像在君主专制统治下一样暴虐、残忍。”而当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被革命者砍掉脑袋后,他对一名英国记者说,人类最终会发现,假如大多数人失去控制,他们和不受约束的暴君一样,会变得专制残暴。 在很长时间里,亚当斯并没有太好的名声。有人注意到,他的名字很少出现在建筑物或纪念碑上,教科书也只是将他一带而过。与独立战争的领袖华盛顿、人民权利的维护者杰佛逊相比,他保守、固执,刻意与激进者保持距离。而这些特质,都体现在他为几名英国士兵所作的辩护中。 他曾带领国家摆脱与英国的战争,第一个将美国政府搬进了白宫,但在晚年回忆起来,他却觉得,唯有1770年那场辩护,才是他一生中为美国所作的“最杰出、最明智、最勇敢也最公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