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设立公司成本:一个重庆老农的土改回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19/10/20 17:02:20

一个重庆老农的土改回忆

土改 2009-10-10 11:42:50 阅读13 评论0   字号: 订阅

文章提交者:万里如虎 加帖在 史海钩沉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我的土改回忆

2009-9-16  来源:《半月谈》2009年第14期 作者:高显奎

  我是重庆市壁山县丁家镇的一位农民,60年前,我参加了村里的土改。土改那时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之后,共产党就立即领导全国劳苦大众,组织新的政权。在农村,我们成立“农民协会”,并开展了一系列的政治运动。随后,在政府的领导下,农会发动群众进行成分的评定工作,划分出地主、富农、中农、贫农和雇农来。当时的政策是,依靠贫雇农,团结中农,孤立富农,打击地主。

  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川东地区于1950年秋季开始,开展“减租退押”运动。其内容是,凡是劳苦群众租有地主土地或欠有债务的,均可赎回押金和少付或不付借款利息。在基层政权农会的组织领导下,农民群众首先对恶霸地主及民愤极大者实行镇压,打垮他们的政治势力。其次,打垮他们的经济势力。当时的政策是,对地主留足基本生活费外,全部没收。对富农则根据实际情况,可征收大部分。凡是没收和征收的财物,农民协会即可处理给本协会所辖的贫农和雇农。不少贫雇农都分到了地主或富农家的财产。

  我们这里地少,每人平均1亩地,如果有人家平均2亩地以上,又是出租给别人种的。就被划为地主,是自己种的,就被划为富农。我家当时的成分是自耕中农,既不分别人的地,别人也不分我家的地。

  我们村有个人叫刘文彬,家里有10多亩田地,被划为了地主成分,田地被没收分给了贫下中农,房子被充公改作村办公室,而刘文彬本人,则在土改后以破坏农具等罪名被抓走劳改。

  当时,各地斗地主的情形比较普遍。斗地主的事情我也见过两次。一般是在村里找块空旷的地方,农会主任是主审官,全体村民到场,然后由民兵把地主押上来,批斗会就开始了。地主必须弯腰,不许抬起头来,有的民愤大的地主还被要求跪在地上。批斗会的主要内容,我们俗称“倒苦水”,就是贫农、雇农来讲他们如何受地主压迫,如何受地主欺负,控诉者讲到令人气愤的情节时,地主免不了要挨打。

  1951年上半年,广大人民群众被发动起来了,政治意识空前高涨。上级发出号召将地主的土地夺回来,分给贫苦大众。

  在土改之前,先是召开各种形式的会议,宣传土改政策。我们在一个乡先搞一个试点,各村派人员参加学习,同时,配之以各种形式的舆论宣传,用以发动群众。我还记得在宣传土改时有这样一首歌:“土地改革为了啥呀,三桩事情要记牢啊。第一桩的事情,封建制度要消灭,消灭封建为了啥呀,农民翻身做主人……”当时这首歌,男女老少都会唱,由此也激发出群众强烈要求分田分地的土改浪潮。大家的热情非常高,开会经常开到半夜都不休息。

  轮到分田地了,我们的具体做法是:第一步建立组织,选出统计员、登记员、评田小组。统计员、登记员一至三人,评田小组五至七人。

  第二步进行查田评产,在查田评产前,先发动贫雇农揭发检举地主的黑田,查出来一并分给农民。实际查田评产时,分田人员亲临田边地角,现场评估,以丰歉年的产量求出常年产量。例如某一块田,丰年能收12石,歉年能收10石,常年产量就定为11石。评田小组评定后,统计员进行登记造册并进行编号,将其所处位置及地名等内容记录下来。我父亲因为有些文化,被选为统计员,跟随评田小组,对每块田地的位置、大小、四至界限进行登记。我那时十五六岁,跟在父亲身后,评田小组每评完一块田,比如两亩,我就拿出一块事先准备好的竹板,在上面写上“两亩”,插在这块田里。

  田地评估结束之后,再进行第三步。主要是统计员进行统计,统计出全村的田地数量,并区分水田旱田。第四步,全体村民参与土地分配。例如某户有几口人,应分田多少亩,其中水田多少亩,旱田多少亩,并将田地编号、坐落位置及地名等项登记于该户名下。同时到现场,当面脚踏手指告知该户户主本人,让他亲自接收并熟悉田地位置,便于日后耕作。

  在分配田地的同时,村里根据各组实际,留出一部分机动田,以备外出返回原籍的人员有地可种。土改时期,除了农村人口能分到土地外,城镇人员中无职无业者(如小商、小贩)也可到附近的村庄分得一块土地。

  广大人民群众在分得土地的当年,生产积极性倍增,并获得了大丰收,家家欢天喜地,人人喜气洋洋,当时又流传着一首歌,歌词的大意是:土地改革喂呀,分了地吗依而吆哎,家家户户忙生产啊,忙生产啰、流连花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