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强袭神武门破定:西门庆的考核报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20/04/01 06:11:22
闲来无事,再读《金瓶梅》,无意中又有新发现,正是开卷有益。西门庆这厮,别以为只是个街头地痞,盗花淫贼,其实不然,他是个做官的流氓,曾历任清河县提刑副千户、正千户,相当于今天的县司法局局长。既是做官,就免不了定期述职、考核那一套。《金瓶梅》里,西门庆大官人的述职报告未见其详,而上级机关对西门庆的考核评语倒写得真真切切,读来很有些意思。

  对西门庆的考核先后有两次,先说第二次,报告云:“提刑副千户西门庆,才干有为,精察素著,家称殷实而在任不贪,国事克勤而台工有绩,翌神浑而分毫不紊,司法令而齐民共仰,宜加转正,以掌刑名者也。”

  瞧瞧,又是“才干有为”,又是“国事克勤”,又是“齐民共仰”,廉政勤政加善政,就是昔日的包拯、寇准一干才俊贤良,今朝的焦裕禄、孔繁森几位英雄模范,也不过如此吧。

  可是对西门庆的第一次考核报告的内容却与第二次恰恰相反,语曰:“理刑副千户西门庆,本系市井棍徒,夤缘升职,滥冒武功,菽麦不知,一丁不识;受苗青夜赂之金,曲为掩饰,而赃迹显著。”

  前后两次考核,不过相距一年时间,评语却天差地别,水火难容,一个把西门庆说成是包青天再世,寇老西又生,一个把西门庆说成是无恶不作的混世魔王,胡作非为的流氓恶棍,孰真孰伪?参阅全书,显然第一次考核恰如其分,第二次考核是胡说八道。

  问题在于,为什么在很短时间内对同一个人的两次考核评语竟是这样的天壤之别?当然,如果通读全书,也不难理解。第一次考核报告是由山东监察御史曾孝序所为,此公素清廉,公正不阿,没有接受西门庆的任何好处,所以写出了比较接近事实的考核报告。第二次考核报告出自谁手,书中没有交代,但却不厌其详讲述了西门庆此前所做的一系列铺垫工作。西门庆先是拐弯抹角巴结上了蔡京的管家翟爷,多送金银不说,还给他送去一个小老婆,因此攀上亲家关系。有了这些精心准备,第二次考核报告把这个恶棍写成一朵花,不仅考核合格,还升了官职,就没什么好奇怪了。

  考核西门庆是小说家言,乃文人虚构之事,可类似的考核经历,不论是彼时还是近日,都屡见不鲜,且更生动。譬如,贪官污吏被考核为清正廉洁,胡作非为被考核为作风正派,劣迹斑斑被考核为政治合格,花天酒地被考核为洁身自好,投机取巧被考核为德才兼备,声名狼藉被考核为“齐民共仰”,这种走样考核我们见的还少吗?那些边腐败边升官的官员,年年作恶却年年考核优秀,真比考核西门庆更有戏剧性,也更让人瞠目结舌。

  于是,不由得仿照罗兰夫人一声叹息:官员考核,多少丑事假汝而行!

  摘自《上海法治报》作者: 陈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