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翻译软件什么好:一棵小白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20/02/23 00:27:23

(一)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北疆,微风吹吹得绿叶沙响罗喂,太阳照得绿叶闪银光,小白杨小白杨,它长我也长……”耳边又飘来了这优美的旋律,我用口哨很熟练地吹着,逗得从小白杨下匆匆而去的她直笑。
偌大的中学校园里,好像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她和这棵教室后面阴暗角落里的小白杨。这正是春花烂漫的五月,我在周末的午后竟神使鬼差地树下遇见了同桌的她。
她长得很清爽,高挑的个儿,文静得就像教室外边的这棵正茁壮成长的小白杨。
我突然很奇怪,她的名字为什么也叫白杨。
这么好听也很好记的名字,可惜我从没敢问过她。我怕一不小心亵渎了她的清纯,触伤了那晶莹剔透的梦境。
但我却禁不住去想,放飞思绪,把她与窗外这亭亭玉立的小树联系到一起。
多少次,课余时间里,我一抬眼,望见往外的小白杨,就会联想到的身边的她,那些迎风飘扬的绿叶,不就是她身后的那条麻花辫子么?
尽管如此,我们在教室里可是从不说话的,而且我们彼此的眼神都从没敢正面影响过对方。
那正是心事疯长的季节,秘密就像浓叶遮掩的蓓蕾,只有风儿知道。
多少次,课余时间里,我一抬眼,望见往外的小白杨,就会联想到的身边的她,那些迎风飘扬的绿叶,不就是她身后的那条麻花辫子么?
她总是不言不语地坐着或翻书,或想那成堆的心事,似乎对我的感觉也是淡如清风。偶尔目光相撞,便感到立刻是红霞满天。
接着,禁不住莫名的伤感与幸福瞬间爬满心头……
无聊的时候,我也会有意或无意地吹起得意的口哨,能感到,她的思绪里已经融进了快乐的震动。能看到,她那不易察觉的笑颜里在静静的绽开这一种芬芳。
于是,我也沉醉了。
可是,好景不长,我这如梦如幻的故事就被不可阻挡的高考激流,冲得支离破碎。
在沉闷的苦夏,我与梦中的她从此天各一方。
(二)
大学毕业后,我到了一家报社工作。为了生活,也为了我钟爱的新闻事业,苦苦在飞红流绿而有竞争激烈的都市夹缝里拼命挣扎。在静静的夜晚,偶尔喘息的时候,也会想起教室窗外的那棵小白杨,也会想起那个叫白杨的女孩,但是我却不知道她在哪里?
我却知道,那棵沉默的小树一定长高了,在经历岁月的洗礼后,一定有了新的成熟的姿态了。它会记起我的,记起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足迹,一定会记得那朝气蓬勃的青春韶华,也一定记得那如风的快乐时光。但,它可能永远也记不起那个爱吹口哨的痴狂少年了!
可爱的小白杨,你可曾知道那些不为人知的往事,你可曾听到那细雨无声的心迹?你可曾理解,我一直在遥远的地方在思念着你吗?
岁月无情,造化弄人。十年后,当我应邀参加同学聚会重返昔日校园的时候,我专门撇开众人,偷偷跑到当年我曾吹口哨的那棵白杨树下,惊喜地发现,它已经长成了一棵根深叶茂的参天大树,树旁全是焕然一新的建筑和陌生的气息。
一切好像上帝的安排,就在我满怀憧憬而又无限失落的一刹那,却与曾经的她目光神秘相触。立刻,我脑海里一片空白。这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
是呀,时光匆匆太匆匆,可惜啊可惜,我不再是那个青涩的少年,她亦不是那个羞涩的少女。不过,在我们目光碰触的那一瞬,我似乎又见往日的深情。
年少时的许许多多,就像昨夜的一场梦,在眼前浮现。那时的我们,正是花开的季节,一切都来得那么自然,那么美好,校园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我们欢快的笑声,也都留下了我们美好的回忆。我们在享受着生活,在憧憬着未来,可是就在我们把这份情感幻想得最甜蜜的时候,严峻的现实考验了我们,也证明了那是一份微不足道的恋情,就像夜空中两颗流星的一闪而过,让人来不及捕捉,就稍纵即逝了,从此在各自的生活轨道重复着父辈们预设的命运怪圈。
大胆地望着那一张稍有陌生的脸,我的心像平静的水面,不再有任何波澜。
彼此无语……
过了很久,她说,这些年,你还好吧?
我笑了,很好呀,其实我一直都好的。她还娓娓地说,她最喜欢的声音,尤其是吹口哨的旋律会时常涌上她的心头,为此,她常常失眠,醒来泪湿枕巾。
我不知怎么回答她才好,语气有些寒颤。只好缓缓地点燃一支烟,作些遮掩。
一瞬间,多少往事随着徐徐的烟圈层层升腾,升腾,升腾为清风一缕,热泪两行。
你知道吗?我好恨我自己,那时年纪小不懂珍惜,在失去之后,才发现你才是我今生该等的人,我们可不可以再回到从前?
我已经分辨不出这是谁的声音了。只觉得,一些显得那么苍白无助。
天空飘着一些高远的云雾。我望着眼前这个女孩,不,应该准确而尊重地叫她女士,此刻,我这个可怜可笑的男人竟没有勇气面对……
如果再回到从前,真的能吗?我觉得好荒唐啊!这个变化无常的世界,怎么会突然间能由我决定和主宰?但我怎么也控制不住内心翻滚的情绪,一任泪湿眼角,觉得那些曾经的真挚的情感,自己多年来并没有随着世事的沧桑而泯灭,而割舍……可是,我又不能够呀,老天!
她在等我的答案。
我打开手机,调出“音乐播放器”里储存的《小白杨》:
一棵呀小白杨
长在哨所旁
根儿深,干儿壮
守望着北疆
微风吹吹得绿叶沙响罗喂
小白杨小白杨
它长我也长
同我一起守边防
来来来来来来
小白杨小白杨
也穿绿军装
同我一起守边防
当初呀离家乡告别杨树庄
妈妈送树苗对我轻轻讲
带着它,亲人嘱托记心上罗喂
栽下它,就当故乡在身旁
来来来来来来
“这是我最爱听的一首歌了,我们一起唱好不好?“她几乎是乞求,明亮而无助的眼神,像个可怜的孩子。
我说:“我陪不起你呀,尽管我很想跟你一起唱,但我实在是唱不好了,对不起!”
剩下的,就是大片大片的沉默。
曲未尽,她已泪流满面。
我眼望着天边那一抹高远的蔚蓝,呆若木鸡,一时,亦无语凝噎。
人生如歌,悲欢离合终有时,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年华似水,春夏秋冬任自流,落花有情而流水无意。那边,众人的等候与招呼,让我们如梦初醒,为了保持彼此的简约和纯净,我们收住飘零的思绪,彼此华丽转身,忍恨消失于茫茫人海……
只有那棵高高的白杨,依旧坚守校园一角,静静地追忆着我们远去的足音。
哦,小白杨,你是我心中永远化不开的愁,飘不远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