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热传说技能怎么放:拆迁专业不过是翻版的“城管秘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20/03/29 21:04:43

近日,曾有十年拆迁经验的民革长沙开福区主委黄嘉杰建议,在大学设拆迁专业。他认为城市化进程中有些建筑不可避免被拆。问题是,主导和参与拆迁的人都是凭经验办事,需规范现由杂牌军组成的拆迁队伍,维稳成本可用来打造拆迁专业,此外可以提高学生就业率。(1月13日《潇湘晨报》)

在目前维稳成本居高不下、就业形势严峻这一背景下,这一建议的出笼,让人不得不佩服黄专家的“智慧”和“胆识”——当下中国,已经进入一个拆迁“大跃进”时代,拆迁事业在各地搞得如火如荼。然而遗憾的是,如此火爆的拆迁市场竟被一些“杂牌军”垄断着,真正的“高素质”人才寥寥可数,而与拆迁相关的专业更是阙如。从这个意义而言,黄专家的这一建议,不仅具有前瞻性,而且堪称“伟大的构想”,充分体现了“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我们可以预见,黄专家的这一“伟大构想”一旦变成现实,估计“拆迁专业”将在各大高校遍地开花,学生报考的火爆程度也将毫不逊色于公务员报考。

但我们需要追问的是,究竟有没有必要在大学设置“拆迁专业”?设置“拆迁专业”是因为拆迁过于复杂?拨开拆迁的迷雾,其实拆迁问题原本不复杂。拆迁问题的本质是经济问题,而它的核心问题是房屋补偿问题。拆迁人与被拆迁人之间的关系首先是民事法律关系。根据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民事协议的签订,应当按照自愿、公平和等价有偿的原则。可见拆迁问题的核心是平等协商。只要秉着公平、合理这一原则,拆迁也就不成其为难事,“血拆”、“强拆”也就不会出现。

然而在“搞地皮”的GDP政绩观驱使下,地方政府必然大肆卖地捞钱。这就使得原本不复杂的拆迁问题,由于地方政府的介入而变得错综复杂,并充满了血腥气息。拆迁问题也就成为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合谋算计被拆迁人的游戏。在这种权钱共舞的游戏中,唯一受损的是夹在开发商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老百姓,因而这种沾染了权力毒素的拆迁关系,注定是一个零和博弈的过程,老百姓只能是“推土机经济”下的受害者。

基于这一背景,如若地方政府不斩断权钱勾结的利益链条,依然热衷于靠卖地自肥,那么“血拆”“强拆”也就难以遏止。所谓在大学设置“拆迁专业”,则不仅难以打破目前这种严重不平等的拆迁格局,而且在我看来,这种专业无异于另一种版本的“城管秘笈”——黄专家认为目前拆迁中出现问题的原因是杂牌军们“没有经验、不专业、沟通方法不对”,设置“拆迁专业”培养一批“懂法律”的拆迁正规军,将使得拆迁变得“文明一点、有道理一点”。然而,透过“文明”“法律”这些“优雅”词语的背后,我们所看到的却是教导拆迁人员在对抗“钉子户”时怎样不落下把柄。

黄专家建议开设“拆迁专业”,显然是开错了药方,不仅根治不了拆迁矛盾,反而是在助纣为虐。说到底,无论是“拆迁专业”,还是“城管秘笈”,无一不是对底层弱势群体生存空间的进一步压缩。拆迁官员建议设置“拆迁专业”,其实与宜黄官员“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的谬论,尽管话语方式不同,但都生动地揭示了在拆迁问题上一些地方官员的认识和态度,和盘托出了一些地方官员敢于强拆和血拆的理论基础。

无疑,一群“文明”、“懂法律”甚至还会“攻心术”的拆迁队伍,其战斗力将是何等的强悍。拆迁运动将会以“有理、有利、有节”的方式向前推动。在如此精明能干的拆迁队伍面前,对法律一知半解甚至是“法盲”的“钉子户”而言,其以非常手段来对抗的空间将愈益狭窄,甚至根本就没有发挥的余地。其结果将以被拆迁户束手就擒或温柔就范,接受不平等条约而收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拆迁维稳的成本的确有所下降,就业率也会有所提高。但是,这种建立在牺牲一部分人利益之上的就业率,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