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赚点零花钱:莫言斋之 如愿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西欧教育 时间:2020/04/09 05:21:57
  • 莫言斋之 如愿果

      太阳暖洋洋的,乞丐长长地伸了个懒腰。重新将自己全身上下仔细检查了一遍。衣服要破,但是不能油黑发臭,手脚要粗糙,最好有几个疮疤,头发要乱,但不能让人觉得有成群跳蚤出没。总之,贫穷可怜相儿要十足,但不能浑身发臭流脓,让人看着恶心生厌;不然未近人身前,就会被驱赶或躲避,当然收入也会少很多。
    乞丐又摸了摸怀里的那张不大不小的破纸,那上面大概写着:自幼耳聋,口不能言,被双亲弃至大街等等;但事实是:乞丐既不聋,也不哑,更没有被抛弃。可怜的乞丐曾经双亲健全,只是半年前都被他一先一后的气死了。说实话,这等本事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对了,想当年,自己也曾富贵过,想到这里,乞丐不由一阵的得意。出门还有家丁簇拥,人人都称他为万公子,到哪里都有笑脸相陪,那千红楼的花魁,那聚财庄的众赌徒们,哼,现在都对他冷了脸儿,世态炎凉啊。
    突然,乞丐的眼发了亮,准确的说是发亮又发直。因为在离他不远的台阶前,刚刚落了一顶雕花小轿。轿帘儿一挑,钻出个蒙纱带幂的妇人来,看她衣着华贵,一定是个有钱人家。身边却没有带几个家人随从,好像只有一男一女。妇人的样貌看不清楚,不过那个丫头,的的确是丽人一位,看的乞丐心里痒痒的。
      这种有钱还带人不多的妇人,对乞丐来说,只怕是最好不过乞讨对象了——容易接近,出手也大方。
    乞丐装作有气无力,手里举着那张标明自己可怜身世的破纸,半瘸半拐的蹭了过去。装聋子哑巴有好处:不用说话,也不用唱那莲花落,省劲儿,还更容易被人可怜;但也有坏处,不能见缝儿插针,骗得那施主们多掏几文铜子儿。乞丐到了妇人面前,双膝一软,扑通爬在地上,吓了随从们一跳。倒是那妇人,平平静静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
      乞丐倒头就拜,当然那张破纸是不能忘的,一定得举好了,不能随着身体的起伏晃动,这样才让人看的清楚。乞丐曾经试着将纸放在地上,结果被人在纸上结结实实的踏了一脚,给的几文铜钱还不够他找那城东的穷酸秀才再写一张。

    >
  • 就听那妇人低低的咕哝了句“有趣”,随后转身对后她身后的白衣少年说了什么,乞丐竖起耳朵,虽听的不是十分清楚,但那“赐钱两吊”是绝对没错,呵呵,两吊!发了,乞丐一阵狂喜,早知道,再多磕几个响头。那妇人吩咐完少年,仿佛又瞄了一眼地上的乞丐,才带了丫头,轻飘飘往潜龙寺大殿方向去了。乞丐突然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寒战。
      只见那白衣少年皮笑肉不笑的蹲在乞丐的跟前,手里不知何时多了吊铜钱,在乞丐面前晃了晃,打手势让乞丐跟自己来。乞丐犹豫了一下,少年又做吃饭的手势,这个乞丐看的懂,忙从地上爬起来紧紧跟上。七拐八绕的,来到一个小小的侧厅,乞丐不知道这潜龙寺的后边还有这么一个去处。推开门,桌上已经摆好了素斋。
      这饭菜安排的真快啊,乞丐暗自琢磨。
    那少年看左右无人,拉了乞丐道:“别装了,你不聋不哑。”
      乞丐一脸无辜。
      少年笑的不良:“有好几种方法可以让人变聋,反正你已经聋了,一定不怕都试试。”
      乞丐瞪了眼:“不聋又怎的?你小子欺负贫困可怜人,哎呀,没良心啊。”说着便满地打滚,哭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少年皱皱眉头,爬在桌子上喘气儿。干脆堵了耳朵看那乞丐任劳任怨的在那里用身体擦地板 。
    “夫人施舍你如愿果。”
      乞丐马上收了声,一骨碌从地上站起来“啥?”
      “如愿果,”少年一脸羡慕的说,“吃了可以让你脱胎换骨,事事如愿。”
      说着递给乞丐一个小小的锦缎盒子。
      “呸,真有这好东西,还不让你先吃了。”乞丐一边嘀咕,一边打开盒子。一枚鲜红的核桃般大小的果子呈现在乞丐眼前。闻一闻,没有什么味道。
      “信则有。”少年依旧笑嘻嘻的。
    乞丐想想,反正是白给,便把这叫什么如愿果的东西收了。甩开腮帮子海吃一通,才打着饱嗝,满意的离开 。

    摸摸怀里的铜钱和锦盒,拍拍饱饱的肚子,今天才是赚到了,潜龙寺是个好地方啊。看看四下无人,乞丐又掏出锦盒拿在手里玩弄,天底下真有这样神奇的宝贝?怎的就能到我手里?闭上眼,乞丐仿佛又回到从前,那前呼后拥,花天酒地的称心日子……乞丐一横心,奶奶的,豁出去了,打开盒子,拿着那果子就咬,顿时鲜红汁水四溅,咦,没有果核?咋咋嘴儿,似乎有点酸甜的味道,还成。乞丐三下两下就把本就不大点儿的果子吃完了,然后静静躺在地上,许了个愿,等天上掉黄金。太阳不错,热乎乎的,等着等着,乞丐就睡着了,等醒来,天色已晚,黄金是半点儿没有,只是脚边多了几十文铜钱。这世道,有一天他横尸街头怕是也没人管的。> 
  • 乞丐爬起身,一边骂那少年骗子,一边晃晃荡荡往自己的破棚子走。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似乎是一条青石铺就的路,一边是店铺,一边是灰色的高墙。
      突然,一个东西越墙飞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乞丐面前,听那东西扑通落地的声音,似乎十分沉重。乞丐本想骂人,可是打眼一瞅,那落在面前的仿佛是个小小的包裹,透过布缝儿,里边隐隐的有东西反射着黄色的微光。于是立刻扑上去连撕带拽的打开一看,不由啊的叫出声来,那是结结实实,黄澄澄四大块黄金!乞丐怕是在梦中,连掐自己两下,疼!突然听到围墙里大乱,有人声嘶力竭的喊 “有强盗……”。
      乞丐忙抱了金子撒丫子就跑,自打出娘胎以来,乞丐从来没跑这么快过,也不知狂奔了几里,听听身后静悄悄没了声音,乞丐才一屁股坐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了。娘的,这包袱还真沉。休息一会儿,乞丐回过神来,又打开包袱看了一遍,四块都还在,用牙齿咬咬,不是那么硬,还有点儿带金属味的甜头儿,是金子没错。
      这还真是天上掉金子啊,哈哈哈,看来咱真是吃了如意果了。
      狂喜过后,乞丐心里开始打算,方才那家怕是遭了强盗,这金子就是脏银,如果被官府逮到,自己是浑身有嘴也说不清了。这一带是呆不下去了,不如带了金子,到别地享福去。
      主意一定,这乞丐便趁着夜色,往邻县去了。
    乞丐现在又是当年的万公子了,豪宅良田,娇妻美妾,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这如愿果还真真神奇。不过,三个月来,乞丐,不,是万公子发现,他的愿望不是随时都可能实现的,每个月只有月初第三天里的最后一个时辰,他许的一个愿望会变成现实。万公子的愿望太多了,只好排个队,分个先后次序。
      眼下就是许愿的时辰,先许那个愿呢?俗语道,保暖思淫欲,虽然手头女人不少,可万公子的眼前,最近总晃着在潜龙寺那俏丽丫头的身影。就是她了。许完愿的当晚,万公子搂着三夫人做了许许多多的好梦,美的口水都流了一枕头的,日上了三杆,方才起身 。
    >
  • 听外面管家压低了嗓子叫公子,万公子披了衣裳懒洋洋开了门。
      “门外有个乞丐老头……”
      “去,去,去,让他滚!”没等管家说完,万公子就不耐烦了。
      “是,公子爷,不过那老头带了个漂亮姑娘说要卖给公子……”
      “哦?”万公子突然想起昨个儿的愿望来,一边穿衣,一边道“带来瞧瞧。”
      很快,两人就被带到万公子面前,看老头那穷酸打扮,难怪管家说他是要饭的,不过那姑娘,哎呀,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吗?虽然衣着褴褛,模样可分毫没变。许德愿实现了,呵呵……
    万公子乐的几乎忘了自己姓名,盯着那姑娘问“老头,你要多少银子?”
      老人哆哆嗦嗦的回答:“家乡遭灾,公子肯给小的孙女一条活路就是恩德了。”
      万公子眼睛一眯“给你一百两银子,随管家去写文书吧,人,我要了。”心想自己如此大方,一定讨的那妙人儿欢心。果然不出所料,那丫头听到万公子的吩咐,眼波流转,微微一笑。人道千金难买美人笑,这区区百两银子又算的了什么?
    不管那目瞪口呆的管家,磕头如捣蒜般的老头儿,万公子携了佳人,得意洋洋的往后堂去了。
      万公子吩咐下人服侍这新得的美人儿去后庭沐浴更衣,自己懒懒的半躺在贵妃塌上,目送佳人背影,突然觉的这美人儿的一举一动,有种说不上的怪异。是什么来着?对了,有点僵硬。也许是没见过这样的豪宅和场面,吓到了?万公子得意的笑了。
    安排了酒宴,布置完房间,又交代了自己大大小小几位夫人,全宅上上下下,万老爷要娶新夫人,今夜就是那洞房花烛夜。万公子眼下美的鼻涕泡都出来了。
      挑了盖头,喝了交杯酒,那美人儿一直低头不语,很害羞的样子。灯下细看,真真是形容如画,不过脸色微微有点发白,定是家里贫苦饿的,日后要好好补补。
      芙蓉帐里暖,巫山云中浮,(以下去百字),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万公子伸了伸发酸的腰腿,看看身旁的人儿正睡的沉。一头秀发铺在枕上。万公子伸手摸摸佳人乌发,奇怪,那头发竟然随手而落,满满的抓了一大把下来。万公子大惊,扳过那女子身子一看,只吓的是魂飞魄散,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 床上分明是一具冰冷僵直的女尸,像是刚死不久,正直勾勾看着万公子。这女子生前怕是长的还不错,如今却是点点尸斑布满半个脸颊,形容狰狞,哪有半点佳人模样?万公子打赌从没见过这女人!
      闯进来的丫头仆役看到这诡异的情形,也尖叫的尖叫,逃跑的逃跑,乱作一团。
      万公子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盘算如何先处理了这女尸再说,就听管家狂呼“公子爷,官府拿人来了!”
    话音未落,就有凶神恶煞的差人从外边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不由也愣了愣,不由万公子分辨,夹了他就走,万公子只有狂喊冤枉的份儿了。
      大堂上惊堂木一拍,青天大人他查的清楚。原来近日里颇不太平,三个月前,邻县发生了一桩血案。陈进士家,半夜里有一伙贼人翻墙而过,抢了黄金珠宝,还杀了陈家待嫁的二小姐和两个丫鬟。

    这陈家本就是有些势力的人家,更要命的是,那死掉的陈二小姐本已许配了镇国公的儿子。这可是捅了天大的篓子,附近各州县都在严查,好容易捉住犯案的一干贼盗,追回脏款,无奈少了四锭用作聘礼的金子。更添乱的是,月前本已经下葬的陈二小姐的尸身三天前被盗了,那陈家疯了般悬赏破案,捉拿犯人。可就那么巧儿,今天一大早就有个老头儿来报案,说是本县万员外就是众官家要捉之人,还递上了一锭黄金作为罪证。那金块背后,清清楚楚刻了镇国两字。官府不敢轻视,忙派衙役去探,正捉的那万公子和女尸在床。回头找那老头,竟然不见了踪迹。
    仵作验了尸体,直道怪哉,为何这尸体三月不坏?而且有过交合痕迹。等到陈家来人一认,不由大放悲声,这是二小姐死不瞑目啊,可怜她大家闺秀,死了还要受这般侮辱。很快有人认出那万公子本是邻县的乞丐,本来家有万贯,但因为嗜赌好色,耗光了家产,甚至卖掉了夫人,气的双亲一命呜呼。
      官家认定证据确凿,怒他品行为人不齿,报上刑部,就断了个腰斩。这万公子欲辩无门,说天上掉金子,女尸爬上床,谁信啊?可叹那如愿果有效的日子太远,挨不到那天就被拦腰截了。
    万公子断气的当天,阿宝将一个锦盒递在一红衣女子手上:“夫人,那个东西在这里了。”
      那红衣女子打开看了一眼:“呵呵,看来,明年,后院的如意树又可以结果了。”
      将盒子递给身后的阿蛮,夫人停了一停,道:“把剩下的尸首埋了,算是谢他,这样的心还真不好找。””
      万公子受刑后,众人恨那他无德,任其暴尸荒野,忽然有一天,不知谁将他埋在乱坟岗上,连墓碑都没有。


      如愿果 完